关灯
护眼
    “你是谁?”

    叶凡扫了一眼这年男人冷道,而对方直接喝道:“吾乃天渊城许家二爷许山!”

    “叔叔,就是他,我要他生不如死!”

    这时之前被叶凡一巴掌扇飞的许家二少爷出现在这,一脸狰狞的盯着叶凡。

    “敢动我许家的人,找死!”

    许山神色一冷,杀机四射的喝道。

    他一步踏出,一掌朝着叶凡拍去,欲要将其镇压!

    而他一掌轰出,气势如虹,极其恐怖!

    这位许家二爷一身实力已经达到了天王境!

    道祖境之上,便是天灵境,然后便是天神境,天君境,天王境,天尊境,古尊境和至尊境!

    而许家二爷一身实力达到天王境,这在天渊大陆已经属于一流强者了,但在叶凡面前却有些不够看。

    啪!!!

    不等对方这一掌落下,叶凡便后发制人,又是一巴掌扇了出去,当场打在许山脸上,将他这位天王境强者给扇飞了出去。

    噗嗤!

    许山的身子砸在许家二少的面前,疯狂吐血,半边脸都被打烂了。

    这一幕直接惊呆了在场所有人!

    他们一个个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看着叶凡,此子不仅丹术强大,竟然还有着如此强大的实力,先是镇压天丹阁大长老,如今又一巴掌镇压了天渊城大家族之一的许家二爷,这份实力太强了!

    “你……”

    许山吐着血,死死地盯着叶凡。

    轰!!!

    叶凡一步踏出,来到许山面前,一脚跺地,便将这位许家二爷的脑袋给踩爆了。

    “你……你竟然敢杀我二叔?”

    这时那位许家二少看着叶凡难以置信道。

    “我不仅敢杀你二叔,还敢杀你!”

    叶凡冷道,他闪电般挥手而出,瞬间掐住了这位许家二少的脖子。

    咔嚓!

    当即,叶凡没有任何犹豫便将这位许家二少给捏碎了喉咙,同时昊天之火席卷而出,将其焚灭成了虚无!

    至此,天渊城大家族之一的许家二爷和二少双双陨落!

    这一刻,全场寂静!

    “伤我天丹阁长老,杀许家二爷和二少,年轻人,你的胆子倒是不小啊!”

    蓦然,一道低沉森冷的声音回荡在叶凡耳边。

    唰!

    叶凡目光一扫,发现一行人走了过来,为首的乃是一位身穿白袍的年男人。

    “阁主!”

    那天丹阁大长老看着白袍男人连忙叫道,而对方正是天丹阁阁主。

    叶凡扫了一眼这阁主,眼泛着冷光。

    “老祖残魂呢?”

    这时那天丹阁阁主看着那位大长老问道,后者颤颤巍巍的说着:“那古玉碎了,老祖残魂……”

    “原来那道灵魂是你们天丹阁老祖的残魂啊!”

    “怪不得你们要举办这个丹术大赛,原来是想给你们老祖找一个宿主啊!”

    叶凡冷笑着。

    唰!

    那天丹阁阁主猛地盯着叶凡,说道:“你……”

    “你们老祖残魂已经被我吞噬了,不用找了!”

    叶凡直接打断对方的话冷冷地喝道,而他的话则让天丹阁阁主的脸色极其难看,眼闪烁着浓浓的怒火。

    轰!!!

    顿时,那天丹阁阁主身上爆发出一股骇人的威压,煞气四射的盯着叶凡:“你竟然吞噬了老祖的残魂?”

    这位老祖乃是天丹阁一位古尊级别的超级强者,只是因为进了某个禁地才只剩下一道残魂逃出来,而一旦这老祖残魂能夺舍重生,便能让天丹阁拥有一位古尊境强者坐镇。

    只是这老祖残魂打算夺舍的对象必须要有足够强大的精神力量,而天丹阁内的人符合要求的都是天丹阁长老级别的人物,牺牲一个自然不值得。

    所以他们才会举办这次的丹术大赛,打算从外人下手,却没想到最终老祖不仅没有夺舍重生,反而被人给吞噬了,直接让天丹阁一下子损失了一位古尊境强者。

    这让那天丹阁阁主如何能不怒?

    “去死吧!”

    随即,天丹阁阁主没有任何废话,身上爆发出骇人的天尊境威压,便要对叶凡出手,将其斩杀!

    而叶凡眼闪烁着冷芒,刚要动手,结果虚空便传来一道喝声:“天丹阁阁主,你一个天渊大陆顶级宗门之主竟然对一个后生晚辈动手,这传出去,怕是天丹阁将会颜面尽失吧?”

    唰!

    随着这道声音落下,一位身穿赤红色长袍,身上散发着炙热气息的男人出现在这里。

    “烈啸天!”

    天丹阁阁主注视着此人,其眉头一皱。

    而此人乃是天渊大陆第一大丹道宗门烈火宗宗主烈啸天!

    “天丹阁阁主,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这么一个后生晚辈下手,不怕丢脸么?”

    烈啸天看着那天丹阁阁主开口说道。

    “烈啸天,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想要多管闲事?”

    当即天丹阁阁主神色一冷,一脸不善地盯着烈啸天。

    “当然有关系,我打算将这位公子招进我烈火宗,你说和我有没有关系?”

    烈啸天看着叶凡直接说道。

    唰!

    天丹阁阁主面色一沉,冷冷地喝道:“你若要招他,便是和我天丹阁为敌!”

    “烈啸天,难道你想让烈火宗和天丹阁开战么?”

    此刻,天丹阁阁主一脸强势冰冷的姿态,语气充满了威胁。

    “你觉得你们天丹阁是我烈火宗的对手么?”

    “若是开战,怕是最后遭殃的还是你们天丹阁?”

    烈啸天不屑道。

    “你是打定主意要保他了?”

    这时,天丹阁阁主神色极其难看,眼闪烁着阴森的寒芒,身上杀气冲天!

    “没错,这位公子,我烈啸天今天保定了,谁若要动他,那便是和我烈火宗为敌!”

    一时间,烈啸天一脸强势霸道地喝道,身上同样散发着一股恐怖的天尊之威!

    而随着烈啸天这番话一出,天丹阁阁主神色不断变化着,内心在思索着如何处理。

    他自然不想和烈火宗开战,但今日他若不杀叶凡,那天丹阁威严何在?

    “你们烈火宗好大的口气!”

    “今天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护得住这个孽障?”

    蓦然,一道冰冷无情,充满滔天怒火的声音炸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