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凿齿”巨人的突然苏醒,令血狼部落失去了一直以来的栖居之地,也让两个部落的物资损失惨重。

    待危机解除后,在这片荒芜的旷野上,众人有的焦虑地踱来踱去,有的坐在地上脸色阴沉,忧心忡忡地思索着接下来应该何去何从。

    许久的沉默后,赤火部落的高辛首领和血狼部落的明苍首领又一次找上了顾旭。

    他们一边再次诚恳感谢顾旭的救命之恩,一边恳请顾旭为他们指点迷津。

    “神明大人啊,我们原本的家已经毁于鬼怪之手,”只听见他们说道,“现在我们流落荒野,四处皆有鬼怪环伺,实在不知该去哪里寻找新的安身之地……”

    顾旭静静听着他们的叙述。

    他能感受到,经历刚才的一战后,这些远古部落众人已经对他产生了一种言听计从的依赖。

    待两人倾诉完面临的问题,顾旭没有说话,取出“惊鸿笔”,施展“流星走月”身法,以两人所站之处为中心,凌空画了一个方圆近十里的圈儿。

    在这圆圈的边缘,能隐隐约约看见一道金红色的光幕。

    顾旭将“万籁空寂”与“东风夜放花千树”的法术真意融入其中,变成了一座强有力的防御阵法。

    “在这个圈内,只要不遇到太过强大的鬼怪,你们基本上是安全的。”他淡淡道。

    “游魂”和“野鬼”级别的鬼怪,只要跨入阵法,就会瞬间被抹去一切非凡属性,然后被烈火焚烧而亡。

    “恶灵”级别的鬼怪或许可以抵抗阵法的攻击,但是它们的数量毕竟远远少于“游魂”和“野鬼”,平日里极难碰见。

    以曦那恐怖的修行天赋和血脉力量,说不定用不了多久,就能够跟“恶灵”单挑了。

    听到他的话,两位部落首领面色又惊又喜,再度双膝跪在顾旭的面前,要向他叩首道谢。

    顾旭操控真元,阻止了他们的举动。

    “我不需要这些形式上的礼节,”他说道,“我只需要你们在心里头认可我,记得我。”

    两人连连道:“您的大恩大德,我们永生难忘。”

    …………

    顾旭并不喜欢长时间被一群人盯着看的感觉。

    自从他击败“凿齿”巨人后,部落众人都在用一种不寻常的眼神望着他,就仿佛他长了三头六臂似的。

    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又戴上了黑色面具,化作透明人,隐匿在了人群之中。

    他答应过要给曦做一件法宝。

    至于法宝的式样,他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来考虑,便决定照着赵嫣的长枪“一丈威”来做。

    远古时代并没有炼铁的技术。

    因此他只能选择用削尖的兽骨来制作枪尖。

    不过当他在上面镌刻了阵法符文之后,此枪虽材质简陋,却仍吹发可断、锋利无比,且能与曦的“圣火图腾”相互配合,为她的每一次攻击都附带火焰灼烧的效果。

    曦看到这件礼物后,无疑兴奋无比。

    她一边向师尊道谢,一边迫不及待地握住枪柄,朝着身边的一块大石头狠狠刺去。

    她的枪法看上去并不标准,很是笨拙。

    跟赵嫣行云流水般的“燎原枪”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但即便如此,在枪尖触碰到巨石表面的瞬间,依旧发出了天震地骇的巨响,紧接着伴随着耀眼的火芒,巨石裂成了一地的粉末。

    看到这一幕,曦站在原地,神情怔怔,一时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所作所为。

    周围的部落族人们更是惊骇不已。

    他们深刻体会到,顾旭的强大,并不仅仅在于其自身——他还能把自身的力量,传授给其他的人。

    过了好一会儿,曦终于回过神来。

    她小跑着,朝着顾旭直冲而去,撞进他的怀里,给了他一个大大咧咧的熊抱。

    “师尊,您真是太好了,”她把脑袋埋在他的胸口,小声地说道,“您说,我应该如何报答您呢?要不我以身相许吧?”

    因为她抱得太紧,顾旭肋骨被她勒得生疼。

    他吸了口气,神情严肃地说道:“你这孽徒,整天只会想这些不正经的东西,以后出去可别跟人说,你是我教出来的。”

    曦见他有些喘不过气的模样,不禁嘻嘻一笑,然后松开了胳膊。

    她只觉得,师尊跟这个时代的其他男人都不太一样——别的男人都在觊觎她的美貌,而师尊却在想方设法地回避她的告白,就像是在躲洪水猛兽一样。

    不过她转念一想,师尊长得这么好看,若是两个人真的能在一起,还真说不准是谁占了了谁的便宜。

    现在看样子,好像是她更垂涎师尊的美色一点点。

    “除了这根长枪之外,我还要给你一件东西。”这时,顾旭再次开口,打断了少女的胡思乱想。

    “什么东西?”少女充满期待地睁大眼睛,“还是给我的礼物么?”

    “准确来说,是为你的族人们准备的。”

    顾旭一边说着,一边心念一动,从“闲云居”中取出了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

    其通体呈黑色,泛着暗沉的光泽,表面上雕刻着仿佛浑然天成的花纹,与曦身上的“圣火图腾”有着不少异曲同工之处。

    “我的族人?”曦好奇地打量着黑色石头。

    在她的感知里,这石头并不像兽骨长枪那样蕴含着强大的力量,但却莫名让她感到一种源自血脉的亲近。

    “你和你的族人,都具有一种名叫‘炎灵之体’的特殊体质,”顾旭向她介绍道,“只是血脉力量有的浓郁,有的稀薄。

    “他们不一定拥有你这样的修行天赋。

    “我应该很快就要离开了。

    “如果能让他们也觉醒血脉力量,面对鬼怪时拥有一定的自保之力,或许能减轻一些你以后的压力。”

    顾旭话里的“离开”二字,几乎吸引了曦全部的注意力,以至于她没有太听清楚黑色石头的作用究竟是什么。

    “师尊,你真的要离开了吗?”她抬头望着顾旭,声音微微颤抖,像是掺杂着一点点哭腔,目光中全是不舍。

    短短一瞬间,她的情绪如坐过山车般,从高峰跌入了谷地。

    顾旭点了点头,回答道:“是的。我今日离开后,应该再也不会回来了。所以你要坚强起来,才能保护所有人。”

    借助“星盘”给他预知能力,他已经推算到,今天晚上,大概就是他离开远古时代的时刻。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把黑色石头塞进曦的手心:“这块石头,名叫‘燧石’,它上面的阵法,能帮助‘炎灵之体’的拥有着觉醒血脉之力,对你和你的族人都有大用。在我走后,一定要保管好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