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2494章去会会他们

        叶辰的话,让这七名骁骑卫,以及坐在另一侧的五四七都目瞪口呆!

        他们不知道叶辰为什么会忽然问出这样的问题,但这八个人,此时的表情都有些激动的模样。

        五四七最先开口,握着拳头厉声道:“叶先生,若是真像您说的那样,我们死士一定会组织起来杀出重围!就算是死,我们也要死在阳光底下!”

        骁骑卫中为首的那人也下意识的说道:“没错叶先生......如果真发生这种情况,骁骑卫也一定会趁机拼死反抗的!”

        五四七感叹道:“对所有死士来说,组织的枷锁主要就是体内的剧毒和自己的家人,一旦解决了剧毒的麻烦,死士就能够用自己的实力去拼死捍卫亲人的安全,而且有机会带领自己的家人逃出生天,这是每一位死士几十代先祖最大的梦想,一旦有机会,每一位死士都将为这个梦想全力以赴!”

        五四七的话,让其他几名骁骑卫十分赞同并且感同身受。

        他们与这些死士一样,也都渴望着有朝一日,能够彻底脱离这个神秘组织的掌控。

        之所以一直都没有站出来反抗组织,主要也是因为体内的剧毒根本无力对抗。

        他们之前也并不是没有前辈这么干过,可是反抗也好,逃走也罢,每一个人逃走后的最大寿命,就只有七天而已。

        所以,这种完全没有任何机会成功的事情,久而久之也就没人愿意去做了。

        但如果真发生了叶辰所说的那种情况,体内的剧毒忽然之间被彻底清除,他们也会像死士一样,立刻站起来反抗到底。

        夜辰在看到几人的态度之后,便满意的点了点头,开口问道:“节度使需要定期服用解药吗?”

        “没听说过。”为首的骁骑卫开口道:“节度使为人神秘、行事低调,是否也要像我们一样服用解药,我们也无从得知。”

        夜辰又问:“那每一次解药送到之后是如何派发到你们以及所有死士手中的?”

        那人解释道:“每一次解药送到之后,都是由节度使亲自和负责运送解药的邮差对接,解药是以十枚为一封,用防水的蜡纸进行包裹,再用特殊的火漆与印章封住,每次解药送到,节度使都会亲自检查每一封药的包装情况,在确定没有任何问题之后,将这些解药交给他的贴身侍卫,再由他的贴身侍卫来亲自为我们这些骁骑卫发放。”

        说着,他又继续道:“解药发放的时候,我们会按建制列队,排队领取解药,并且在领取到解药之后,必须立刻将解药服下,不得将解药悄悄带走。”

        “等我们在节度使贴身侍卫的监督下服用完解药之后,还要与他们一起,将解药发放给死士及死士的家属,整体的流程基本一致,死士及其亲属也必须在我们的监督下完成服药,如此,一次服药的全过程就算是走完了。”

        一旁的李亚林忍不住问道:“我有个问题请教一下,既然你们在得不到解药的情况下,只能活7天,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要监督你们必须要把解药吃下去呢?难道还会有什么人故意不去吃他们给你解药吗?”

        那人苦笑一声,道:“无论是我们还是死士,其实一直都想过反抗,虽说明知道自己没有能力与整个组织对抗,但还是多少会有一些侥幸心理,所以,以前也发生过多名死士故意不吃解药,将多人的解药留给一人,再想办法帮助那人逃离驻地的情况发生,希望能够通过向外界求援、揭露整个组织的内幕,来换取外界的帮助,但无一例外都失败了,不过正因为有了这种事情发生,所以组织的要求就是服药时必须有人监督。”

        叶辰听到这里,开口说道:“也就是说,给你们的解药是有特殊防伪的,但具体是通过哪种手段防伪,只有节度使一人知晓,所以解药送到之后,由他来进行对接并且鉴定真伪,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才会先发放给骁骑卫,其次是死士及其家属。”

        “对。”那人点头说道:“整个流程其实是非常严密的。”

        叶辰又问:“在你的印象中,解药都有哪些防伪特征?”

        “这哥......”那人迟疑片刻,开口道:“我也不能确定都有哪些防伪特征,虽然每一封药都是当着我们的面拆开,并且发放给我们的,但用来封住蜡纸的火漆,每次都是重新加热过的,您也知道,那种东西一旦加热,原本印上去的图案就不存在了,所以我也不知道火漆在原本的药封上,究竟是什么样子。”

        叶辰轻轻点了点头,道:“如此说来,想不露声色的来个偷天换日,然后再骗过那个节度使,应该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了,如果我中间找个环节把药换了,必然会在一定程度上破坏原本的防伪印记,等节度使拿到药,第一时间就会意识到出了问题。”

        “是。”那人赞同的说道:“我们都不知道药封上到底会有多少防伪印记,很可能不止是火漆印章一种,只要稍有疏忽,就会前功尽弃。”

        李亚林听到这里,不禁一脸可惜的说道:“若是真能给这一千多名死士、两百多名骁骑卫解掉体内的毒,就算不把他们收为己用,他们一旦逃出去,也够这个组织喝一壶的,上千人逃走,抓都抓不过来,到时候必将让他们方寸大乱。”

        叶辰不由笑道:“其实对组织来说,就算这一千多人都跑了也没什么影响,毕竟这只是他们多个死士驻地的其中一个,就算整个被人连根拔起,也不会伤筋动骨,若是跑了一两个人,他们为了保住这个驻地,一定会拼命追击,以免秘密泄露,可一旦整个驻地的人全跑了,这个驻地对他们也就没有价值了,一个没有价值的驻地,直接放弃就好,对他们来说,算不得什么麻烦。”

        说着,叶辰又道:“这就像美国在全球有那么多的军事基地,如果真有哪个被人一窝端了,对美国来说,除了让白宫紧张、愤怒以及肉疼之外,不会对美国的整体国力带来任何真正意义上的伤害。”

        李亚林微微一怔,旋即点头说道:“叶少爷说得对,这个组织的势力大到超乎想象,区区一个驻地可能还真不算什么。”

        叶辰玩味的笑了笑,随口道:“既然没办法瞒过节度使,那就干脆把他变成自己人,这样一来,就能真正意义上实现瞒天过海!”

        为首的骁骑卫不解的问道:“叶先生,您打算怎么实现这个想法?节度使就是组织上的封疆大吏,对整个驻地的人都有着生杀大权,这样的人,怎么会成为自己人呢?”

        叶辰笑了笑,淡淡道:“这一点你们不用担心,只要我见到他,就能让他对我唯命是从。”

        用灵气给一个人洗脑,是叶辰屡试不爽的招数。

        如果自己能够给塞浦路斯的节度使洗脑,让他成为自己的傀儡,再顺势为所有死士与骁骑卫解了体内的剧毒,便可让这些死士与骁骑卫加入自己的麾下,同时又要让他们继续留在塞浦路斯的驻地,与成为傀儡的节度使,继续为组织扮演出一切正常的模样。

        如此一来,不仅能够瓦解他们的一个驻地,甚至还能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安一只眼,一旦组织有任务给到塞浦路斯,自己就能第一时间知晓。

        想到这,叶辰问他们:“如果死士和骁骑卫,真像你们说的那样渴望打破这层枷锁,我到时候可以给他们这个机会,但前提是,他们必须宣誓向我效忠并宣誓加入万龙殿,如果他们答应,待解毒之后就继续留在驻地,为彻底击垮组织做准备,你觉得他们会答应吗?”

        五四七不假思索的说道:“叶先生放心,我相信所有的死士都不会拒绝的!”

        为首的骁骑卫却有些担忧的说道:“叶先生,不瞒您说,在骁骑卫的队伍里,已经有个别人产生了继续向上爬的念头,他们的心,与组织是走得很近的,一心想着为组织立功劳,继而能够更上一层楼,如果这些人不除掉,恐怕将来会坏事。”

        叶辰点了点头,淡然道:“这些好解决,到时候只需要略施小计,就能让这些人主动冒出头来。”

        说着,他又问道:“你们下次送药是什么时候?”

        “四天后。”为首的骁骑卫开口道:“正常情况下,我们五天后就要服用下一轮解药了,药一般会在服药前一天的夜里抵达,在完成核验之后,会在凌晨四点到上午八点的时间段集中服药。”

        叶辰问:“药与其他物资一样,都是从土耳其运过去的,是吧?”

        “没错。”对方点头道:“其他生活物资也会随运输船一起运抵塞浦路斯。”

        “好。”叶辰微微笑道:“四天之后我一个人过去一趟。”

        说着,他又看向万破军,嘱咐道:“破军,你这几天准备一下,到时候带着人在公海上等我消息,一旦我解决了问题,你就带人登陆,和我一起接手那座铜矿。”

        万破军不假思索的说道:“好的叶先生,属下一定全力以赴!”

        叶辰点点头,开口道:“几千人的解药,我也需要几天时间准备一下,四天之后,我会直接飞去黎巴嫩贝鲁特,破军提前给我准备一艘小艇,我一个人过海去会会他们!”

        /73/73981/31318801.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