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宋冠封想要有心包庇,在这么多的事实面前都无法开口。加之此事凶险非常,若不是女儿结识了高人,只怕整个宋家怎么死的都不知。

    看向邱秀的时候,宋冠封眼神除了深深忌惮,还有畏惧在里面。

    「既然彦氏都这样了,那以后这个家就让邱秀来当,邱秀,那前辈和你是什么关系?你们以后还有往来吗?」宋冠封试探问道。

    原本以为这媳妇只是普通的农家女,毕竟冲喜过来,谁也不知体弱的长子能不能活下来,谁知道这个儿媳妇背后居然还有这等强者,这是他们普通人都招惹不起的存在。

    邱秀正要回答说没有往来了,只听宋安真先一步开口:「爹,那位前辈说了,这次的事情他相当的生气,虽然他平常忙于修炼,闭关起来几年甚至十多年不出都是有可能,但他说过只要活着就会关注邱秀,不会让邱秀受到欺负。」

    邱秀听了宋安真这话,忐忑不已,可想到这次都是宋安真帮了他们,她连忙点头表示宋安真说的这些都是真实的。

    宋冠封大感可惜,不然他还想要借着邱秀去拜访一下那位修炼高人。

    「那帮了我们的那位大师呢?咱们家可要好好感谢人家。」宋冠封看向女儿。

    「大师说和女儿的缘分就到这里了,她离开觞城去往别的地方了。」

    「可惜,可惜呀,你怎么也不挽留一下。」若是他们家有这样的一个高人驻守,那情况完全不一样了,不再是一般的商人。

    「爹。人家那是什么人?王孙公子都未必能将人请去当座上宾,你看那些道人什么时候将那些达官显贵看在眼里?哪里看的上我们这小商人。」

    宋安真觉得自家老爹那就是异想天开。

    不过想当初自己也有这样异想天开的想法,后来见实在无法挽留住,也就不再多想罢了,谁要是这样的遇上,她想都会贪心,想要留下这样的高人。

    对苏云来说,宋家的事情不过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若不是修士的身份曝光,她还能多留一段时间,但随着身份曝光,她知道此地已经不宜久留。

    苏云非常果断的离开了,觞城她也不过是一个匆匆的过客。

    离开了觞城,苏云在半路上搭了一个车队,给了十两银子一路向南行去。

    行走了半月有余,这一路行来却是非常的平静。

    不过苏云想来这是路上有一个中阶武者押送队伍的原因。

    到了云川城,苏云就感觉到了地势的变化。

    这里城池听人说并不大,只有觞城的三分之一。但这里却是山川环绕。以山丘为城墙,三面进出城都是要爬山才能出去,只有往西的一面是比较薄的山体,前人开凿了一条约莫五十米长的隧道,兼当了城门。

    在云川的北面、东面和南面,三面山势环抱,像是将云川这个城被环抱了起来。

    可想而知,有这样的山势环抱,云川城的气候极为宜人,是真正的冬暖夏凉,气候也一点都不干燥,这里的姑娘小伙皮肤都极为的好,山上物产水果,远近都颇有名气。

    朱雀山位于云川城南面的山脉,古时不是说南朱雀,苏云听到此名时候猜想当初起名之人大概也就根据方位来起的名。

    山上常年雾气笼罩,来到山脚下,车队的一个主管就找到了苏云:「从这里就能看到云川城了,我们车队接下去会上山送一些物资,不是前往云川城的,你要去云川城就可以在此处下车了。」

    「这段时间多有叨扰,就此告别。」苏云抱拳同管事告辞。

    她下了马车,就开始慢悠悠的一边欣赏山下风光,一边就朝着城中走去。

    别看从这里就可以看到了城池,但走过去

    还要花一些时间,苏云现在是不介意这样慢悠悠在路上走的。

    就是想起刚才那管事,苏云觉得对方面相从近期看,有些说不上来的古怪,感觉他们这趟会白跑。

    正好她看到路上有一个茶棚摊子,正好走累了她就在茶棚摊上坐下,叫了一壶茶,就这么喝了起来。茶棚上这时候没有什么人,就一个老汉在这里煮茶。

    「老人家,怎么会想到在这里摆茶摊?这里好像生意不太好。」

    「以前的生意还是可以的,不过自从雾气弥漫到半山腰,引得人不断在山上失踪之后,这生意就差了起来。」

    「这山上有什么吗?要人上山?」苏云想起商队上山送货,猜想这山上应该有门派或者道观之类的,毕竟周唐国是一个信奉道教的国家,道观道教宗门无数。

    「山上有一座寺庙,不过自从宗升大师圆寂之后,山上忽然就起了大雾,之后不少上山的香客在山上失踪,就算是官府派人过来查找,官府的人也差点在里面失踪了。

    后来派了高人上山,发现山上的和尚在下山的时候都失踪了好几个。

    现在山上的人不敢下山,想要上山的不敢上山,就这么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一个老头子,也无所谓了,也懒得找个地方支棱摊子,这偶尔不是还有像您这样的路人过来喝茶吗?」老汉笑嘻嘻说道。

    不知为何,苏云总觉得老汉的笑好像具有深意。

    等到苏云差不多喝完了茶,正要准备上路的时候,忽然远处传来车马的声音。

    只见一个人匆忙驾驶着一辆马车过来。

    苏云见到来人,想起那人不就是那位管事吗?自己总觉得他面像古怪,就临走的时候在他身上贴了一张传引符,这会让对方在出事的时候,第一时间能够找到她。

    苏云当时并没有想太多,就是想着一路同行,这也算是一场缘分,若是没有事最好,有事也算是救人于危急。

    管事见到这里有一个茶摊,这时候才全身放松,瘫软在了地上,苏云上前一步,递了一杯茶水过去:「你怎么这么匆忙,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商队的其它人呢?」

    「死了,都死了,山上的和尚全都死了,我们车队的人在大雾里面大喊大叫,发了疯一样的攻击同伴,我吓得赶紧乱跑,跑了出来。」一边说,他还一边气踹嘘嘘。

    424

    「全都死了?你不会看错吧!」老人这次也惊呆了。

    「我现在要去通知官府。」说完男子就再次上马,朝着云川城而去。

    老者和苏云相看一眼:「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你呢?」苏云露出会心一笑,都是同道中人。

    苏云这也是第一次遇上同样选在世俗界生存的分神修为的修士。

    对方和她一样没有一点的灵力波动传出来,但分神修为和分神修为之间似乎有一种感应,所以在苏云第一眼见到老者的时候,就感觉到老者的不平凡。

    苏云和老者一边走在山道上,苏云一边问老者:「你在此摆摊,难道就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人?」

    「你这话说的,我也就闲来无事摆个摊子打发无聊的时间,今天的摊子也就刚刚支棱起来,压根没有注意到山上的情况。」

    「那山上的雾气呢?你就没有一点的差觉不对劲的地方?」苏云又问,他可不相信老家伙真什么都没有发现,毕竟这里出事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既然知道这雾气伤人,总会有所发现才是。

    不过这回,对方叹息声更重了:「你看了就知道雾气为何伤人了。」

    苏云看到了雾气,此时上山的那些商队的成员已经全都昏迷,躺在地上,而

    边上还站着几个同样是修士的人,三个元婴修士,十来个结丹修士。

    而且这三个元婴修士苏云认识,其中一个就是不久前苏云刚刚见过面还交了手的彭剑。

    另外两个是李浩源和施丽姬。

    见到苏云三人都露出了诧异的样子,李浩源和施丽姬到底和苏云一起并肩作战过,所以这会儿就算是苏云易容了,两人也马上认出来。

    见到来人,苏云一惊,看样子这里确实是有事,只是这些人来的未免也太快了一些。

    见到苏云和老者过来,原本一个结丹修士就要呵斥两人,不过话还没有开口,那人就被彭剑给一脚踹了出去。

    开玩笑,连他都看不清修为的人能是普通人吗?他可是一点都不想将人给得罪了,何况现在又加上一个,看着就头皮发麻。

    「前辈,您怎么就过来了?好巧。」

    苏云的,目光则是落在了李浩源和施丽姬身上。

    两人诧异过后就是掩饰不住的惊喜:「苏云,再次见到你真是太好了,这位是?」两人随后将目光移到了和苏云一起的老者身上。

    「你们称呼为山竹道人就好。」老者撸着胡须开口说道。

    「你们怎么会过来?」苏云开口问道。

    「这里的事情您不知吗?」李浩源和施丽姬原本还以为苏云是收到了消息这才赶来,谁知居然还问他们。

    苏云摇头:「我该知道什么?」

    她能说就随便在地上画了几个方向,然后那个勺子转,勺子转到哪一个位置她就往哪一个地方走。

    说出来都觉得尴尬,苏云觉得没法说。

    「有传言三方神兽聚集山脉上,浓雾加剧的时候,也是石门打开之时。」

    「石门?难道是墓穴?」苏云问道。

    「不知道,反正这个传言已经在大陆上流传了上千年,无人不知。」

    「我不知道。」苏云很坦然的说道。「你也是来看热闹的?或者你守在山下,就是为此而来?」苏云看向老者。

    老者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一笑:「我也没有想着得到什么,就是好奇过来看看,可惜了宗升大师,居然在这个节骨眼圆寂了,他守了一辈子的宝山,却什么都得不到。」

    「我觉得这不一定是宝山。说不准石门背后藏着什么大妖大魔之类的,不然哪里会有这样的巧合,大师圆寂,石门出山,而且这流传了上千年的话含湖不清,石门打开,背后有宝物也说不准就是怪物,让世人警惕。死了一个宗升大师对方不解气,干脆就将庙里的和尚都弄死了。山竹道人您说是吗?」

    「与其咱们在这里猜,不如就上山去看看。」被苏云这么一说,众人神情都沉重起来。

    彭剑还好,毕竟彭剑和苏云也就见过一次,就算是苏云过往的丰功伟绩,别人看来那也就那样,不是亲身经历,那是根本不知她多厉害。

    李浩源和施丽姬就不同了,两人已经偷偷的和苏云传音,问她建议,要不要到时候发现不对就跑路。

    两人表示以苏云马首是瞻,同进退。

    施丽姬可以说看着苏云成长起来的,和苏云不打不相识,那时候苏云才结丹,而现在苏云已经恐怖的成长到了分神,这也没有几年的时间。

    可以说苏云的成长之路实在是太快了,别人这么短时间只怕才筑基,修炼到结丹都是厉害的。

    苏云用几年时间,走完了别人一辈子都没有办法走完的路,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天才吗?

    苏云一边和两人传音说着没有营养的话题,一边就在询问系统这个便宜师父,问石门背后的事情。

    「你刚才猜测和我当年猜测是一样的,宗升呀

    ,小宗升圆寂了吗?这时间过得飞快。」

    「师父,我就问你石门的事情,你说这些有的没有的做什么?对了你认识那个什么宗升大师吗?」

    「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原本想要收他为徒,结果阴差阳错,他入了佛门,我早就说过,入佛门,他一辈子修为也就那样,根本不会飞升。

    哎他就是怎么都不愿意从佛门出来,果然吧,我看人看事都很准的。这石门的事情也一样。」

    「师父,你到底说些什么?什么一样?你说这石门里面会有什么恐怖存在?」

    「无非就是佛门以前研究的一些东西,你那是不知道,在我那个年代,道佛并驾齐驱,佛门中的那些都是疯子,什么都敢拿来做研究。

    还说什么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那时候心想着,你们这么能耐,怎么不把地狱的门去打开来看看。」

    「师父,那石门背后不会真是什么地狱之门吧?」苏云后怕的问道。

    「你不用害怕,能有什么?」他咕哝一声。

    「师父,那您知道里面有什么吗?」

    「不是和你说了,这佛门的人是疯子,指不定研究出什么鬼玩意发现消灭不了就圈禁在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