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宣明帝是来不及听楚奕轩将这些话说完的,耳边嗡嗡作响,眼前忽的一黑他就没了知觉。
三天后,宣明帝病重,以一道圣旨宣布退位,将皇位传给楚奕轩,湘云郡主离奇暴毙,楚奕轩蚁近来携岁,诸多唯有特许叶灵雨与慕如渊早日完婚,并赐予嫁妆五十件,黄金一百两,破格分为外姓公主,赐号为鹤。
除此之外更是亲自去请叶君清回朝,封为丞相。
所有人都不大明白。叶灵雨的绰号是为何意,就连小蓝也表示有些迷茫。
毕竟。身为公主封号是不可少的,光是礼部理出来的名号就要着重挑选,怎么楚奕轩随口就说了这么一个字出来。
他到底是重视叶灵雨还是蔑视他呢?
这日,叶灵雨和柳雪兰坐在一处为娘家给自己准备的嫁妆做清单。
无缘二人坐在窗前外头,昨夜刚下了雨,湿润的落叶就掉了一地,现在已是中秋时节。
雀儿还是那样的多。
拿起针线从花崩子上穿过,很快又提起来,柳雪兰笑呵呵的说道:“眨眼的功夫你就要嫁人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呀。”
叶灵雨嘻嘻一笑,从柳雪兰手里拿过花公子,照着娘亲的征缴,学了几下很快又放下来,嘟囔着说道:“幸好阿渊不会让我学这些东西,否则我连他家的门都迈不进去了。”
针线活这几种事情做起来简直太难了。
瞧见女儿的半撒娇柳雪兰又揉了揉眼睛,感慨万千的同时,心中又起了一道悲愤之意。
扭头看了一眼窗外情形,不知为何他就僵在那里也没有动静,叶灵雨从清单上挪开目光时,发现母亲盯在外面,不知道在思量什么半晌才问:
“娘,你在想什么?”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柳雪兰又默默的看了一把眼睛,说话时就哭腔拉满清,颤了一会儿,才缓了缓说道:
“我在想我的女儿什么时候再给我抱个外孙子回来?”
一听这话叶灵雨羞的满脸通红,班上都没能回答出一句只吱吱呜呜的说:“我和阿渊还没想那么多……”
闻言柳雪兰呵呵一笑,抬手扶了扶对方的脸,温热从脸旁上滑走,很快柳雪兰又道:“叶轻衣若是还在,现在也是他家人的年纪了,你们相差不多。”
听到这里叶灵雨顿着抬头盯着母亲,班上又往窗外望去,看着树下的一层落叶,他心中思绪翩翩然。
叶轻衣死了很久了。
原本他是能保住一条性命的,但是。他一口咬定是萧云郡主与宣明帝联合,要求他带着那个印记去找他与他会面,但是这件事情若是传扬出去,损坏的是整个皇家的名声,也会让人觉得楚奕轩和小蓝是谋权篡位,至此,楚奕轩将他赐死。
毕竟只有死人会永远闭嘴。
自那天晚上之后到现在已经过了两个月,秋天已经过了大半天,气早就开始转凉,吹来一阵风从窗户里呼的两个人打了个喷嚏。
搓了搓手,叶灵雨起身关上窗户,随即看向母亲笑,“不过是她咎由自取罢了,母亲何必担心这些?
二叔也封了很久了,现在整个叶家都安定下来,只有哥哥还是孤身一人,你舍不得我我知道,或许您可以早日给哥哥找一个办,生个孩子也当是玩乐了。”
听过这话,柳雪兰瞬时两眼一瞪,“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给你哥灌输的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思想,说什么遇到真爱在成亲生子,你哥哪能打光棍到现在?要不是因为你,我早就抱上孙子了!”
哈哈大笑,叶灵雨往一边躲去,“我还不是为了我哥的终身幸福着想,但是找不到合心意的两个人渐渐疏远,又或者是找个母夜叉回来看看咱们家里谁受得了没有,我在家里制服你们俩一个个都哭鼻子去吧!”
说到这里,两个人又是一通大笑。
很快到了来年开春,这日三月初一,是叶灵雨出嫁的日子。
早早到母亲为他梳好头,泪眼婆娑的抱了抱她,待他三跪九叩拜别,父母便被慕如渊抱着上了十六抬大轿。
这一日整个京城都是沸沸扬扬,王府不仅有高官厚爵,又有新皇楚奕轩坐镇。
这里热闹极了。
慕如渊牵着叶灵雨的手,一步一步踏过铺着的红毯,缓缓走入高塘之中,这一路走来,他脑子里面全是过往与叶灵雨经历过的一切。
生离死别,他差点都经历过一遍。
不用红绸作为中间牵线,是慕如渊和叶灵雨共同决定的。
他们认为他们之间不需要有任何东西来做红线牵桥带路。因为他们就是彼此照亮回家之路的光。
“一拜天地!皇天后土证我意!”
“二拜高堂!皇恩浩荡赐福儿女成双!”
“夫妻对拜——”
随着礼官高喊,慕如渊和叶灵雨转过身去,面对着对方中间只隔了一把孔雀团扇。
但叶灵雨并没有遮挡起全脸,而是露了一双眼睛出来,眨巴着盯着对方。
慕如渊脸上笑容更显幸福,就是他盼了多少个日夜才换来的幸福结局,有的时候他做梦都不敢想,他居然真的将心上人娶回家了。
在众人期待之下,二人缓缓对半,只听礼官又大喊道:“恩爱白首两不离!”
雷鸣般的掌声在这里响起,慕如渊和叶灵雨只觉得眼前模糊。
不等礼官在说什么,小蓝横抱起叶灵雨就冲向自己的房间。
众人被逗的哈哈大笑。
棋王到底是等不及了。
就连叶灵雨也忍不住调侃说道:“原来阿渊是猴子附体了?”
将它放在床铺之上,慕如渊连忙摇头,从一侧拿出红红的盖头给他盖上,又自己取来撑杆,笑呵呵的就说:“历朝没有掀盖头的习俗,我从别的国帮听来特地想跟灵儿进行一番。”
说把它快速调节,开头很快又坐在叶灵雨身边,先让他的手迫不及待的就说。“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妻子,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叶灵雨感动的泪目连忙点头,扑在他怀里两人相拥。
这夜烛光荏苒,第二日太阳照进来之时,地上只多了一堆衣物。
齐王府连着三年办了三场喜事。
第一场是娶了个齐王妃回来,第二场是喜得双生子,第三场是给这对双生子办一场周岁生辰宴。
又是一年春暖花开时,叶灵雨牵着两个儿子在院子里面玩,像个孩子头一样带着走路还带领磕磕绊绊的,他们四处跑。
慕如渊下了早朝回来,看到母子三人在院子里面嬉耍,意思就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等下一秒就招手示意奶妈过来带走了两个孩子,随即抱歉,叶灵雨去往自己亲手扎的秋千那边坐着,笑呵呵的就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
“相公今日为何回来这么晚?”叶灵雨笑眯眯的问,“我不是看上了别家姑娘想要拉回来做妾?”
一听这话慕如渊眉头轻跳摇,手都捏了捏她的脸,“为夫有你一人便够,那两个猴崽子我都觉得多余了。
回来的晚是因为下了早操的时候收到了一件来自千里之外的故人所送来的礼物,你要不要看看?”
闻言叶灵雨立马来了兴趣,勾上他的脖子就笑,“给我的吗?快拿来让我瞧瞧。”
宠笑着,慕如渊从怀里取出一只盒子,在轻轻打开里面藏着一只精美的簪花。
在看到簪花的一瞬间,叶灵雨两眼睁大,似乎还放着不少的瑞光,他激动大叫道。“是柔儿送我的东西!”
那这簪花的做工方式和风格都是柒域才有的东西。
能送他这种东西的必然只有宋衔柔!
“不知娘子还记不记得那年我们从皇宫逃出来之后,与北沉星在客栈对峙之时,他手里始终捏着的那只发簪?”
慕如渊轻笑着说话,将她拉的更紧,使她靠在自己肩上,随即又补充道。“北沉星走到哪里都带着那发簪,因为那是他心上之人的物品。
如今我送你,这只是为了让你时时刻刻记住你是我的人,也每时每刻将我放在心头第一位,而不是把那两个猴崽子看的那么重要,他们还有奶妈呢。”
原本有些感动,听到后来叶灵雨只想笑,原来这家伙是吃醋。
吃的还是自己儿子的醋?
真有出息。
回捏了他的脸,叶灵雨将发簪递到他手里,说到。“那你还不给我带上,否则怎么彰显我的身份?”
慕如渊狂喜,将发簪别在他的发间,温柔一笑又道,“其实很多时候我都在想,那年去往柒域,好像只是我做的一场梦,一直到现在我的梦都没有醒。
但是我好害怕醒来。”
闻言叶灵雨只反手将他抱住,蹭了蹭他的下巴,“这不是梦,如果是梦的话,我岂不是真的死了?”
一听这话,慕如渊当即摇头说道。“那不好还是不要这样想了。”
见状,叶灵雨只笑:“我的阿渊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呆子?”
随即二人又是一道轻语。
小半个时辰之后,一个老婆匆匆走来,对着二人请示道。“王爷王妃,明天是太上皇的生辰,你二位要进宫祝贺吗?”
相视一笑,慕如渊变这样小蓝勾勾唇角便揽着叶灵雨起身,牵引着他往另一处走去,“还同往年那样便是,我今年依旧没有空闲时间。”
……
新日黄昏。
宣明帝这些年苍老了不少,今天他站在宫门口的一树快枯死的桃花之下,身上披着的披风,摇摇欲坠。
他还在等着什么人来。
时至天黑,他终究没有等到那些人。
最后在一个老仆的呼唤之下,他缓缓回升,往自己的宫殿走去。
而这座宫殿正是他当初用来囚禁慕如渊的那座,里面的布置没有变化,但宫殿外面新砌了一圈子围墙,他看不到外头的景色。
一眼都看不到。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