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自己的仇自己报,自己的孩子自己照顾!”

    苏渊大概了解清楚,也不打马虎眼,直白的说道。

    老者的脸色一白,充满慈爱的望向了旁边的瘦猴和另外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子,满眼苦涩:“苏先生,并非是老夫不愿意照料他们。只是老夫现在的情况,自顾不暇,如何还能够照撩得了他们?苏先生以恢复公道为己任,内心纯善,还请看在我们因为维护原则才遭此大难的份上,帮我们一把,帮这两个孩子一把!”

    “等你恢复过来了,自己的孩子自己管。更何况,既然觉得不公,难道你们就这么认命了?”

    苏渊已经开始探查老者的身体状况。

    虽然经脉被断,可他体内经过灵力淬炼,还是十分康健的。

    一个月的时间,灵力并没有完全的散尽,只要将经脉重新的连接起来,打通经脉,功法就可以重新运转,修为自然能够恢复一大部分。

    甚至,说不定重回巅峰,也只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而已。

    罗家的事情,自然要由他们自己去解决最好。

    “恢复过来?”老者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好像一下子没明白这几个字的意思。

    旁边的瘦猴却一脸的激动:“爸,苏先生的意思是可以帮你医治!”

    瘦猴的话一说完,即便是旁边那个一直没有太大变动的年轻男子,都不由得动了动嘴唇,眼珠子也斜了过来。

    老者更是惊愕的望着苏渊久久无言。

    良久,才哆嗦着嘴唇,不可思议的问道:“苏先生,您真的可以治好我?”

    苏渊也不遇到废话,手掌已经躺在他的眉心之处。

    白色的光华顺着他的眉心渗入到老者的体内。

    温热的力量酥酥麻麻在身体之中,缓缓的流动游走。

    老者激动的脸庞都在微微的颤抖。

    自从经脉被废,他就没有再感受过这种舒适的感觉了。

    “集中精神,别分神!”

    苏渊的声音淡淡的传递过来。

    老者立马收起了心中的杂念,心神跟随着苏渊控制的力量一点点的摇动。

    他半点灵力都调动不起来,连身体之中的情况都无法探查。

    随着那种舒适的力量,一点点的增强,温热的力量越来越多,在身体之中四处游走,舒适感也越来越强。

    尤其是身体之中散落的各种灵力。竟然开始集中起来。

    甚至他已经能够调动一些。

    这种不可思议的变化,让他也变得更加激动。

    想要将经脉重新的连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阎罗手之中勃勃的生机似乎能够将已经断裂的经脉重新的激活,虽然过程比较缓慢,可是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就能够彻底的连通。

    一旁等待的众人看着气息渐渐强横起来的老者,神色各异。

    顾绍忠和王向东早就已经见惯了这样的场面,已经是见怪不怪。

    这世上本就没有苏渊治不好的伤。

    这是瘦猴却一脸震动,惊喜地望着苏渊,神色变得激动兴奋。

    本以为已经到了末路,没想到竟然又有了转机。

    “看来,我真是找对人了!”

    瘦猴小脸上都浮现着笑容。

    自从家里出了变故,只能为了生计而笑,早就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开心。

    可现在,一点点的希望又重新的升起。

    苏渊并不知道自己做的一切,承载了他们多大的希望,这是专心的调动着生机之力,一点点的激活着罗中洲体内的经脉。

    苏渊仿佛已经忘了时间,直到将所有的经脉全都连通起来,薄薄的灵气在经脉之中游走,吸收着天地之间的灵气,他才从治疗的状态之中退出。

    罗中州依旧沉浸在修炼的状态之中,并没有苏醒过来的迹象。

    经脉恢复,连带着灵气开始复苏,修为这一点点恢复,气息变得越发强悍。

    苏渊看着罗中州的状态,轻轻的点了点头。

    “恢复的还不错!照现在的状态,半年的时间右肝就能够恢复到巅峰的状态,说不定经此一劫,修为也会再度攀升!”

    瘦猴点点头,连连附和:“苏先生太厉害了!这样的状态,以前我们想都不敢想!不知道,苏先生可有办法让我哥能够苏醒过来,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只能做个活死人!”

    “你的意思只是让你哥苏醒?”苏渊皱了皱眉。

    “我哥现在的状态,能够苏醒过来,已经算是不错的了。他的情况比我父亲要严重的多,能苟且留下一条性命,也不过是因为心中的怨气和不甘太重,才死死的坚持到现在,否则他现在已经是死人了。我哪里还敢想那么多?”瘦猴苦笑了一声。

    苏渊这才明白自己有些误会瘦猴的话,一只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也许,并没有像你想的那么严重。你哥,一样也能够恢复正常。”

    瘦猴噌的一下转过头,眼里流露着不可思议之色。

    “苏先生,你没有骗我?我哥他四肢被废,经脉被断,心神受创,所以才会变成活死人的样子。这种情况也能恢复?”

    “应该没什么问题。”

    苏渊看着眼珠子微微动了动,坐在轮椅上的男子,缓慢的走了过去。

    之前他已经简单的探查过两个人的状况,年轻的男子状况的确要比老者的情况严重一些。

    不过毕竟年轻力壮,受到的损伤并非是难以修复的,以他所掌控的生机之力,自然可以让他受的伤快速的恢复过来。

    若他实力未曾提升之前,这样的修复也许会需要倾尽全力。

    现在,只需要恢复一下状态,就可以开始治疗。

    瘦猴激动的张大了嘴巴,就差直接跪倒在地。

    “苏先生,你若是能够让我哥也恢复过来,我们得到的那些宝物,全部都可以双手奉上,到时候再带你们一起去寻到宝物之地!”

    激动的瘦猴,心里更加的明白,他的确是找对了人。

    苏渊并没有过多的回应,指尖的白光就已经弹入到了坐在轮椅上的男子眉心之中。

    生机之力瞬间蔓延开,修复着男子残破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