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小心地把心脏填回去,齐梦竹给他喂了一颗道家聚灵丹,然后取出刚刚从秋娘头上揪下来的头发,在背上背着的百宝箱里翻出绣花针来穿针引发。

    然后蹲在男子的身边小心翼翼地缝补起来。

    人死后三盏命灯灭,她为这个人喂下聚魂丹,再用伤他的邪祟毛发缝合伤口,待肉身完整后重聚三魂七魄。一般阳寿未尽横死的人,只要魂气还没散去,都是可以聚魂的,只是要消耗点聚魂人的阴德。

    “谁让我心肠好呢。”齐梦竹边补边念叨到,“要耗我一百多年的阴德,真是赔本买卖。”-

    这边齐梦竹正给王阳的肉身缝补,那边宅子门外,一小队军装蔽体的人列队站着,排头一人一身笔挺军装,肩若削成,深蓝的军披风长及脚踝,自有浑然天成的军人气魄。而奇妙的是,他偏生长了一张白净细嫩的脸,薄唇紧抿,俊朗非凡。

    此人正是接管湖中县的革命军团长肖明祖。

    “邵九,敲门。”肖明祖说道,眉眼之中暗藏一丝压抑的怒气。

    邵九是肖明祖的副官,他点点头立刻就上前去敲门,心道,团长这回怕是真生气了,这个王阳,竟然私自偷了警署的一把配枪卖给山匪,团长最恨这种不守底线的小人,刚得到消息就亲自带队上门来抓人。

    敲了半天门,也不见有人来开,邵九朝着肖明祖摇摇头。

    “踹开。”肖明祖皱眉道。

    得了命令,几个士兵并肩踢脚,三下五除二就把宅子门给瞪开了。

    他们踏进门槛,穿过弄堂,先前笼罩在弄堂里的一团黑气已经随着秋娘被封印而消失不见。

    “团长,房间有人。”邵九指着亮着灯的的一间屋子说道。

    肖明祖点头,轻轻抬手,一队人分左右围住出口和窗户,而他和邵九踏进了屋子。

    两个人一踏进屋子就看见这样一幕——一个穿西装的女人蹲在王阳身边,手拿针线,满手是血,一针一针往王明的胸口上戳。

    这样诡异的画面让两人一个激灵,肖明祖瞬间就回过神来,拔枪指向齐梦竹:“你是谁,转过来!”

    齐梦竹刚缝好最后一针,累得腰酸背痛,听见有人叫她本能地转过身去,结果看着两把洋枪明晃晃举向自己。

    “喂,你们干嘛?”齐梦竹一愣,站了起来。

    她愣神的间隙,肖明祖向着王阳的肉身靠了过去,伸出手迅速探了探他的鼻息。

    没有呼吸。

    肖明祖平举着枪,看见眼前人眉清目秀,是个俏生生的小姑娘。

    “没想到姑娘你小小年纪心肠这般歹毒,王明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怨你要加害于他?”肖明祖冷声说道,虽然王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可人命岂能草菅。

    齐梦祖意识到被误会了,连忙摆手道:“我可没有杀他啊,他自己好色着了秋娘的道,我还白花了一百多年阴德给他起死回生呢。”

    “胡言乱语!”邵九围上来,看见王阳胸口惨不忍睹的缝合,“杀了人还满口荒谬,团长,不能因为是个女人就姑息她啊!”

    眼下王阳的伤口刚缝好,齐梦竹还没来得及施展聚魂术法,自然人还是死的。她一撩袖子,正头疼怎么跟这两凡俗人解释还魂的概念,肖明祖已经抬手示意外面的小队进屋把齐梦竹围住,然后反手拷住了她。

    “带走。”

    “哎,你们怎么回事,我不是杀人犯,你们听我说啊……”齐梦竹挣扎着,她虽然是个道术师,却也是凡俗肉身,邵九和肖明祖都端着枪,她想耍花招都难。

    肖明祖对齐梦竹的话是一个字也不信,绑回县政府后就把人先扣进了牢里。

    关着各路土匪凶徒的牢房进来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一双双贪婪不讳的眼睛就扫视了过来,即便隔着栅栏,也丝毫不掩饰他们眼中的污浊。

    “看什么看!”齐梦竹瞪向其中一个表情猥琐的人,然后身体被一个大力推耸跌进了一间牢房。

    “进去吧你!”小狱兵轰地拉上铁门,严严实实地锁了起来。

    “哎,哎!”齐梦竹挥舞着手臂,“你别走啊,我都说了我是齐家传人,专门捉妖除邪的,哎你听我说啊!”

    挣扎无果,了无回应。齐梦竹气呼呼地托腮靠坐下来。

    这帮乡巴佬,她嘴巴都说干了,也不信自己一个字。

    牢房里虽然没有什么蛇虫鼠蚁,环境也不容乐观,难闻的气味熏得她直皱眉。

    “算了,等天一黑姑奶奶自有办法。”齐梦竹心想道。至于那个木脑筋团长那边,等王阳醒了,自然就懂她没有说谎。虽然没有来得及施行聚魂术,但齐梦竹已经给他喂过聚魂丹,也布了命锆,时间久一点儿魂魄自己也能回到肉身。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