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眼看着这黑色的气息就要到齐梦竹的跟前,齐梦竹丝毫不惧,单手掐诀,念道:“天地无炁,混元归一……”

    一道炁冲出,将那黑气打散,面前的一切开始变得清晰起来,齐梦竹这才看清面前站着几个黑衣人,蒙着脸,身上都是宽大的黑色的袍子,遮盖得严严实实的,浑身散发着一种奇怪的,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神秘力量,使得旁边的空气都稍微有些扭曲。

    “你们是谁?要做什么?”齐梦竹下意识地往后退一步,手上捏了一道密咒,四处的看了眼,没有发现其他的帮手,这才稍稍安心一些。

    不过面前的黑衣人却并不说话,像是傀儡一般站着,这次齐梦竹看得真切下,一共七个,其中有三个女人,看上去身形瘦弱许多。

    眼见着面前的人没有动作,齐梦竹突然跃起,向前奔跑了几步,手中的炁直接挥出,劈头盖脸的砸过去。

    不过这只是障眼法,虽然这几个人并没有说话,也没有直接出手,可是刚刚的那团黑气已经足够证明他们能力不凡,齐梦竹挥出这一道炁,只是混淆视听,趁着他们伸手抵挡的时候,齐梦竹在地上扔了几个桃木片,不偏不倚的按照五行八卦排列着。

    这一次回去,齐梦竹收获很多,也想了很多,开始尝试着将以前的术法秘术结合自己的理解创造出新的术法来,眼下的这个阵法便是困灵阵。

    先前的黑气虽然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可里面阴煞之气十分明显,想来应该是一些阴邪之物。

    齐梦竹的炁很快就被打散,到了近前便更是觉得这些黑衣人格外高大,看着好像不是国人,至少不是本地人,应该是外地来的。

    最后一道炁被冲散的时候,她的阵法也已经摆好了,随着手中决的掐动,那阵法突然就冒出了一道淡淡的白色的光线。

    天色明亮,这些白光看得并不是很真切,这些黑衣人便就在这个白光中间。

    若是平常的妖邪鬼怪见了这光,早就已经受不了了,可是眼下这些黑衣人竟然没有任何动作,三两步的便迈出了阵中,七个人以一个极为诡异的形状朝着齐梦竹这边攻击而来。

    其中为首的一个人手里面拿着一个金属的东西,形状不好怎么形容,像是一个叉子,也像是一个塑像,嘴巴里面念念有词,像是祈祷,也像是诅咒,声调极为的压抑。

    到齐梦竹跟前的时候,那金属突然就冒出一丝黑气。

    齐梦竹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却是看到这黑气已经化作了一支支的尖锐的箭,飞快的朝着齐梦竹这边飞来,就连空中都好像有一道道的破空的声音传来。

    虽然齐梦竹抬手凝聚一道炁挡在自己跟前,可还是有一支黑色的箭射中了齐梦竹的肩膀。

    顿时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齐梦竹的肩膀一酸,好像有什么阴冷至极的东西钻进了自己的肩膀里面,整个肩膀突然间变得麻木不堪。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矮个子的黑衣人趁着这个机会冲上前,手中捏着一道黑色的气息就朝着齐梦竹刺下来。

    眼见着就要到了齐梦竹跟前,这黑衣人的动作忽然间挺住了,像是被什么东西定住了一样。

    与此同时,齐梦竹怀中的银铃忽然闪过一道白光,娉雨姗的一张脸扭曲着,咬紧牙关,冷冷的哼了一声,竟是散发出一股强大的炁将面前的黑衣人禁锢住。

    紧接着,娉雨姗大喊了一声,便将面前的黑衣人震得往后退了好几步。

    “雨姗!”齐梦竹深吸口气,抬手使出一道炁在肩膀上面用力的点了两下,封住了主要的穴位,控制体内的这阴邪之气不至于乱走。

    “雨姗,不要,你现在还未稳定,我打不过,逃便是了,你快些回去。”齐梦竹说完,手掌轻轻的覆盖在银铃上,一道洁白的炁慢慢的融进了银铃中,娉雨姗也听话的回到了银铃中。

    没有了这道炁的阻挡,几个黑衣人再一次攻击了过来。

    齐梦竹一咬牙,极速的朝着旁边闪身而去,钻进了一边的小树林里面。

    不过那几个黑衣人并没有要放弃的意思,而且速度极快,眼看着距离一点点的缩小,齐梦竹只好一边跑,一边掐诀,制造出一些迷障。

    不过让人奇怪的是,这些迷障对这些黑衣人好像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那些人极速的朝着这边冲来,眼看着便已经到了齐梦竹的身后。

    也在这时,一道黑色的气息猛然间冲过来,齐梦竹听到身后呼啸而过的声音,想要躲避的时候就已经来不及了。

    齐梦竹只觉得身后一凉,脚底下便没有了力气继续往前走,只觉得浑身上下中了麻药一般,虚弱得很。

    于此同时,后面的黑衣人也已经到了近前,七个人将齐梦竹团团围困住,已经没有继续逃跑的力气了。

    “你们到底是谁?”齐梦竹仔细观察着这几个人,试图从这几个人的身上找出端倪来。

    只是这几个人都被黑布遮得严严实实的,根本就看不出任何问题。

    眼看着这几个黑衣人的手就要朝着齐梦竹这边伸来,齐梦竹大喝一声,手中的炁猛地化作一条长绳,缠住了为首这个黑衣人的脖子。

    紧接着,齐梦竹用力的一拉,这个人脸上的黑帽便落了下来,只是齐梦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人竟然还带着面罩,既然是将帽子扯下来了,依旧是看不清楚面前的这个人到底是谁。

    只是这样一耽搁,一失神,就失去了最好的机会了,黑衣人的手中拿着一个银亮的,像是锥子一般的东西,猛地一下朝着齐梦竹扎下来。

    树林子里面细碎的阳光洒在银亮的锥子上面,明晃晃的亮光闪过,齐梦竹的心里面也是为之一沉,从未有过的担心和害怕竟然猛然间袭上了心头,只觉得心里面惶恐异常,下意识地往后缩,并且伸手挡在自己的跟前,脑子里面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