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那一双冰凉的手就如同铁钳一样卡着我的脖子,越来越近,我甚至没有办法呼吸,感觉已经到了极限。渐渐地,我就开始感觉脑袋一阵阵犯晕,眼前的那脸也一阵阵模糊。

    我疯狂的挣扎,可是我发现无论我怎么挣扎,根本都没有一点作用,直到后来,我感觉自己渐渐地开始脱力。

    而模模糊糊之中,我看到我的屋门被打开了。

    我看到一个人影走到我的屋里,因为我的视线都变得模糊,而且屋子里很暗,我根本看不清楚那个人是谁,但是可以根据她的身形判断出她是个女的。

    李爱国的那张惨白的脸上也是一愣,可是他那双铁钳一样的手,掐着我的脖子却越来越紧。

    我看到那个女人的身影一点点靠近,她好似穿着白色的衣服,朝着李爱国这边走过来之后,她一把揪住李爱国的后背,李爱国就好似被啥东西烫到了一样,发出一声尖叫,一个踉跄就朝着后边退去。

    我脖子上的手终于松开了,我剧烈的咳嗽着,脑袋是一阵阵眩晕,一时间还没有恢复。只见到,那个白色的身影快速的跑到我的床头附近,她低头看了一下,从地上捡起了那个之前被压在我枕头下的香囊。

    香囊竟然掉在了地上。

    李爱国的魂冲着她就扑了过去,可是当他看到香囊的时候,一下子呆呆的站在了原地就彻底不动了。

    那个女人深处白皙的手指,冲着李爱国的眉心之处点了一下。

    一瞬间,李爱国就好似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了下去,然后,就变成了一缕青烟渐渐地消失。

    她缓缓地向我这边走过来,白森森的月光洒在她的脸上并没有诡异的感觉,我渐渐地恢复,也看清楚了她的脸,她竟然是苗小玉。

    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会是她突然出现救了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脑海中瞬间就有一些凌乱,我记得睡觉前的时候,苗小玉还被一只老鼠给吓得扑到了我的怀里,而现在竟然出现在这里,她竟然能够想到对付李爱国魂魄的方法,她还救了我。

    简直不可思议至极,我呆呆的看着她,而她却一句话不说。

    她的脸上挂着十分迷人的微笑,看着我,我有些不好意思,就问道:“苗老师,你怎么知……”她伸出一根手指放在了我的嘴唇上,然后,她将我屋的门给关上了。

    我一直到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我发现自己就单挑了一根内裤,她看着我,我一下子就脸红了,我直接跳到了床上,紧紧地裹着被子。

    她的脸上也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还有一抹绯红。

    “苗老师,对不起!”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刚才的经历真的是太尴尬了,可是,她还是不说话,就是那样微笑,她一直看着我。

    我咋感觉这就像是做梦一样呢?

    苗小玉也朝我的床边走了过来,她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衣,这肯定是她支教的时候带来的,没见她穿过,但看起来很漂亮。

    我本以为她也就是坐在我床边,没想到她微笑着走过来,竟然直接在我的旁边躺了下来。

    我一下子就想到了晚上那段经历,刚才的那种寒冷也不知道啥时候都已经消失了,反而被窝里是一种燥热,完全无法压制的燥热。

    她身上的睡衣挺薄的,秋天晚上也不暖和,我悄悄地朝她瞄了一眼,就说道:“苗老师,那边的衣柜里还有被子,天这么冷,要不您自己过去拿一个被子盖上。”

    我其实担心她冻着了,可是我现在的情况也不适合出去拿给她拿被子,而且随着某些东西的变化,真的,越来越不适合拿了。

    可是,她就好像是没有听见一样,她就是躺在我的床边,眼睛缓缓地闭上,睡衣鼓起来的地方还一起一伏。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