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一旁,雷霆的脸色却越来越沉。

    这女人,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在哪。

    看着视频里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雷霆恨不得将手里的鼠标捏碎。

    等到视频播放完毕,他想都没想的驳回。

    墨宝小心翼翼地看向雷霆,见他也转头看向自己,忙低下头去。

    “你知道她错在哪里了吗?”

    雷霆冷淡的声音响起。

    有些迟疑的墨宝点了点头。

    雷霆放松挺直的背脊,靠在椅背上,神情似笑非笑,“说说看!”

    墨宝小嘴抿了抿,开口道:“妈妈不应该冒着巨大的危险来救我,她应该先保护好自己,将事情告诉爸爸,让爸爸来救我!”

    他也不知道说得对不对,只好将心里的猜测说出来。

    雷霆脸色迅速好转,颇为意外地看了墨宝一眼。

    不愧是他的儿子,脑子就是好使。

    比苏悦那个蠢女人强多了。

    “说得不错!”

    雷霆赞道。

    他的视线又转移到屏幕上。

    画面里,苏悦应该看到了被驳回的视频,正一脸茫然地思索着什么。

    雷霆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语气颇为无奈,“笨死得了!”

    他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快速点了几下,对着墨宝道:“你去检讨室,提点一下苏悦!”

    墨宝嘴角抽了抽,但想到可以去见苏悦,神色又欢快起来。

    他冲雷霆摆了摆手,“爸爸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检讨室里。

    苏悦现在很是能体会到刚才墨宝愤怒的情绪,因为她现在也是这个状态。

    墨宝被驳回的视频里,好歹还有点提示。

    可是她呢,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

    她现在真的怀疑雷霆在故意整她了。

    就在她百思不得其解而有点焦躁时,墨宝走了进来。

    “妈妈!”

    墨宝直接扑到苏悦怀里。

    苏悦接住墨宝,一脸诧异,“你怎么又被关进来了?”

    “妈妈,我来陪你!”

    墨宝忽闪着卷翘的睫毛,声音糯糯的。

    看着墨宝那黑白分明透彻的眸子,苏悦心都要化了,原本焦躁的心也渐渐平息下来。

    她忽然觉得,待在检讨室里也挺好的。

    至少在这里能跟墨宝待在一起。

    如果出了检讨室,万一雷霆再发疯,又不让她和墨宝见面了怎么办了。

    于是,苏悦也不着急了,干脆拉着墨宝聊起天来。

    她仔细询问墨宝这些天是怎么过的,有没有哭闹,有没有好好吃饭睡觉,简直事无巨细。

    墨宝也以一一回答,还将自己好几次恶整范映涵的事情绘声绘色地讲述了一遍。

    看苏悦听得抿嘴直乐,他兴致更高,又开始讲述自己在医院怎么对抗范映涵,完全忘了他这次进禁闭室的任务。

    雷霆透过屏幕看着一大一小聊得飞起的两人,英俊的脸庞变得铁青,恨不得一把揪住墨宝这个小没良心的揍上一顿。

    还保证完成任务呢!

    恐怕他现在连自己这个爹都忘到九霄云外了吧。

    墨宝现在已经开始讲述自己怎么找到关子石的过程了,正要说自己差点被一个猥琐中年男人给打了时,房门被敲响了。

    巴顿推开门,手中还端着一杯水,“小少爷,渴了吧,喝点水润润喉咙。”

    “哎呀,我不喝,你不要打扰我们!”

    墨宝正说得兴起被打断了,不耐烦地挥挥手。

    苏悦却不敢让巴顿一直端着水,想要过来。

    只是巴顿却固执地这杯水放进墨宝手中,神情还带着一丝古怪,“少爷吩咐,您辛苦了,一定喝这杯水!”

    见巴顿提到雷霆,墨宝立刻想起自己这次的任务。

    他小脸白了白,知道雷霆这是生气了,在提醒自己。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他忙接过杯子咕嘟咕嘟喝完,将水杯还给巴顿,还拍了拍胸膛,“替我谢谢爸爸,我记得的,让他放心!”

    巴顿完成任务,放心离开。

    苏悦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还在揪心墨宝差点遇险的事情,也没太注意。

    等巴顿离开,墨宝简单地讲述了被关子石救的过程后,开始转移话题。

    “妈妈,你认错视频录完了吗?”

    苏悦长叹一口气,摇了摇头,“被驳回了!”

    “妈妈,刚才我也在书房,爸爸看了你的认错视频,说你完全不对,是不是你思考的方向不对,不如你往相反的方向思考一下!”

    墨宝也不绕弯子,直接提醒。

    相反的方向?

    苏悦眉心轻皱。

    刚才她是往自己去救墨宝过程中的不足考虑的,如果往相反的方向,岂不是不要去救墨宝。

    她果断否决,“不可能!”

    墨宝:“……”

    还能不能愉快地聊天了。

    他乌溜溜地大眼睛转了转,挽住苏悦的胳膊,准备走迂回路线。

    “妈妈,你想想看,如果你接到绑匪的电话后,直接报警或者给爸爸打电话,让他们来救我,是不是成功率更好一点呢,这样你也不用冒险了。”

    苏悦爱怜地摸了摸他的小脑袋。

    “傻孩子,你说得简单,当时的情况下,我不能有一点大意和反抗,你说的那两种情况才是冒险,万一激怒了绑匪,你就会危险,我宁可受到伤害,只要能将你救出来,就值得!”

    她的声音很坚定,仿佛这就是她的信念。

    墨宝都不知道该怎么劝了。

    好像不管他怎么说,苏悦都坚定的认为,他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而她自己却不值一提。

    他再次感受到这份沉甸甸的爱,嗓子里满满地,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房门很快再次被推开。

    这次进来的不是巴顿,而是雷霆。

    他脸色冰冷,让本就空旷的检讨室里温度迅速下降。

    苏悦和墨宝立刻从地上站起来,有些不安地看着雷霆。

    “你先出去!”雷霆冲着墨宝道。

    墨宝非但没动,反而张开手臂,以一种保护的姿态挡在苏悦面前,警惕地看着雷霆。

    妈妈可以不顾一切地保护他,他也可以不顾一切地保护妈妈。

    雷霆怒极反笑。

    “巴顿!”他喝了一声。

    巴顿立刻推门进来,身后跟着两个健硕的保镖,二话不说,直接将墨宝抱起来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