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放开我!”

    墨宝挣扎着连刚练不久的武术招式都使出来了,但在人高马大身手不凡的保镖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分分钟被提到了门外。

    苏悦担忧地看着这一幕,有些着急,却又不敢阻拦。

    因为她知道,雷霆不会伤害墨宝。

    墨宝的喊声很快消失,房间里只剩下他和雷霆两个人。

    以前那种跟雷霆独处时的压迫感再次从心底漫上来,她有些紧张。

    雷霆定定地望着她,眸中带着意味不明的光。

    “苏悦,你到现在还认为你去救墨宝的行为没有任何错误吗?”

    苏悦微怔,又想起墨宝刚才说的话,心底忽然生出一丝恼意来。

    墨宝有危险,她奋不顾身的去救,她有什么错?

    她仰起脸,声音没有任何犹疑,“我没错!”

    “但你连自己都保护不好,又凭什么去保护墨宝呢?”

    雷霆冷淡的声音里带着些咄咄逼人气势。

    只一句话,就将苏悦噎住了。#@$

    她想反驳,可想起这次去救墨宝的结果,是她和墨宝双双被人从楼上推下来。

    如果这不是一场戏,那现在她和墨宝早就在九泉之下了。

    想到这里,苏悦迟疑了。

    她垂下眼睑,遮住眸中少许慌乱。

    难道真的是她错了吗?%(

    不,不是这样的。

    如果真有错,那也是她实力不足,但去救墨宝这件事情本身,她没错。

    而且事情不是这般论的。

    如果因为她实力弱而罔顾墨宝生死,当缩头乌龟的话,那也太对不起墨宝叫得那声妈妈了吧!

    如果时间倒转,让她重新选择一次,她依旧会做出和当时同样的选择。

    苏悦霍然抬眸,白净的脸庞带着从未有过的坚定之色。

    “我知道我实力弱,不能很好保护自己和墨宝,但我是用尽全力去做了我能做的,所以,如果你认为我去救墨宝这件事是错误的话,那很抱歉,我绝不承认。”

    她从未有过的坚定神色,让雷霆有种久违的陌生感。

    好像又回到了幼时,她那般自信坚强,认定的事情绝不更改。

    怔仲之间,苏悦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还要我继续关着我吗,如果不关的话,我要走了,我很忙,还有很多工作没做!”

    这是实话,这两天因为墨宝的事情,她根本没心思工作,积压了好些设计稿,还有一个赢不了就会被淘汰的比赛压在头上。

    苏悦静静地望着雷霆,等待他的回答。

    雷霆眸色更深,微微侧身,将路让开。

    竟是真的要放她离开了。

    尽管心中诧异,但苏悦明白机会稍纵即逝,她逃也似的离开检讨室,生怕雷霆反悔。

    匆匆离去间,苏悦自然没有看到,雷霆那满是震动的脸色。

    今天这是第二次,他感受到了苏悦的变化。

    重逢后的苏悦,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唯唯诺诺的,甚至会曲意逢迎为别人而活的,少有这般坚定强势的时候。

    不得不承认,他内心深处是有些惊喜的,这是他深深期盼的事情。

    但这份惊喜里也带着忐忑不安,因为他不知道这种改变对于苏悦的心理是件好事还是件坏事。

    艾伦医生已经定了机票,但要到明天才能到,他还需要等待。

    苏悦跑出检讨室后,找了一圈墨宝,却没有找到,不知道巴顿将他带到哪里去了。

    总之他们不会伤害墨宝,苏悦也不担心,而是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一头扎进设计稿里。

    现在最要紧的就是颜如玉的礼服,设计已经快快完成了,结个尾就好。

    但她要亲自制成成衣就比较麻烦,必须明天去公司。

    将设计稿画完,苏悦开始绘色,最后端详了下设计稿,开始修改细节。

    因为颜如玉要求很高,既不能浮夸又不能单调,最重要的是要压艳群芳。

    这件礼服整体看起来淡雅高贵,若是参加商务晚宴是够了,但若是要参加星光熠熠的颁奖晚会,未免容易被埋没。

    虽然金子总会发光,但若蒙尘,再被人发现是需要时间的。

    颜如玉没有时间,她想要一枝独秀,就需要一个亮点,吸引人的目光,去发现她在这件礼服衬托出的绝世容颜。

    苏悦想了想,在礼服左胸的位置,绘了一朵小小的折枝莲。

    折枝莲寓意出淤泥而不染,吉祥永恒。

    苏悦伸手轻轻抚摸着这朵折枝莲,眸中闪过一抹哀思。

    折枝莲是妈妈最喜欢的图案。

    记得幼时妈妈闲暇时,总会在白纸上画出这个图案。

    她好奇地问这是什么花,妈妈的笑容就变得有些苦涩,轻声告诉她,这是折枝莲,是他们家的家族图腾,也是她的设计象征。

    只是,在她的作品上,从来都不曾出现过折枝莲。

    她询问过为什么,妈妈却怎么都不肯说。

    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颜如玉早早出道,却迟迟成名,除了跟一个男明星传过一点似是而非的绯闻,再无其他花边新闻。

    跟那些动不动就炒绯闻闹花边的明星不同,也算是出淤泥而不染了。

    她配得上这朵折枝莲。

    另外,苏悦还有自己的心思。

    既然现在她要完成妈妈的遗愿,要找到身世线索,那这朵折枝莲或许能成为一个线索。

    颜如玉是名人,接触的人多且形形色色,说不定就被会被有心人认出来。

    以后,折枝莲也会是她的设计象征。

    别人看到这朵折枝莲,就知道,这是她的作品。

    夜色渐沉,月明星移。

    苏悦将成品图发给颜如玉,不到五分钟,颜如玉就打电话过来。

    “这件礼服设计的太好了,我超喜欢,尤其是那夺莲花,很出彩,本来你让我这么长时间,我很生气,打算明天就从剧组里杀到你们公司,没想到你给我这么个惊喜,看来等待还是值得的,成衣什么时候可以出来,我已经迫不及待要穿了,还有……”

    她的声音里满是惊喜和满意,连珠炮似的,没有给苏悦一点插话的余地。

    好不容易等她说完,苏悦才道:“抱歉,颜小姐,前两天被一点私事绊住脚了,幸好您还满意,否则就是我的罪过了,成衣明天就能出来,最迟后天会送到您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