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他这样嘴角含笑的样子帅到极致,简直人神共愤。可是慕清池却没有心思去欣赏季展白的盛世美颜。

    她觉得实在太奇怪了,这love镯子是相爱的人为对方买的,她和季展白不相爱,而是一对怨偶,季展白这突然给她戴上这个镯子是几个意思?

    他不会是又想搞什么鬼吧?想到昨天晚上慕清雅被烫伤季展白到现在还没有追究自己的事情。

    慕清池实在担忧得很,这个卡家的这个镯子可是又叫现代爱情手铐,如果是季展白给她戴上的实在是太惊悚了,她必须搞清楚他要干什么。

    “这个……这个love镯子是你给我的吗?”

    “算是吧!”季展白含糊的回答。

    “你为什么要送我这个镯子?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代表什么?”季展白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问。

    “这个有人说是现代爱情手铐,是送给喜欢的人的定情礼物你知道吗?你是不是一点都不知道它的意思对不对?”

    和收到季寅送的礼物相比,慕清池的反应就太不一样了,没有一丝的欣喜若狂,而是一脸的疑问,季展白瞬间觉得自尊心受到了严重伤害。

    “对,我是不知道它的意思。你也别想多了,我不是要给你买镯子,就是觉得用螺丝刀上镯子好玩而已。”

    季展白这样一说慕清池松口气,她就说嘛,季展白是肯定不知道这个镯子的含义,既然他只是为了好玩,那她放心了。

    “那你帮我把镯子取下来吧,这镯子我觉得你送给慕小姐比较好一些!”

    “什么?”季展白脸上终于有了裂痕。

    “你不是很爱慕小姐要和她结婚的吗?这个镯子你送给她表白最好不过。正好慕小姐现在受伤心情不太好,你送她这个,帮她亲手戴上她一定会非常开心的!”慕清池善解人意的话听在季展白的耳朵里简直就是无法忍受。

    “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凭什么为我做主?”季展白眼睛在喷火。

    慕清池不但不领情他的礼物,竟然还这样嫌弃,还说这样伤人的话,太让人无法忍受了。

    他控制不住的喊起来,“我要和你说几次!我只是为了好玩才给你戴上这个,你自作多情扯这么多废话干什么?再说了你让我把你戴过的东西送给清雅,是几个意思?她凭什么用你戴过的旧东西?”

    “这个……我没有这个意思!”慕清池看他突然暴怒起来吓一跳,“对不起!我真没有这个意思,我就是怕……怕慕小姐看见我戴这个镯子会误会!你别生气好不好?”

    季展白能不生气吗?他简直是要气爆炸了!

    要是江静瑶敢这样说他,他弄不死她才怪,可是对他说这话的人不是江静瑶,而是慕清池。

    季展白恶狠狠的瞪了慕清池一眼,“我告诉你,这个镯子是我对你的惩罚,你给我戴好了,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取下来!”

    说完气呼呼的转身就走,慕清池懵懵的坐在床上,这季展白是真的疯了么?

    买一个几十万的镯子为自己戴上只是为了惩罚?这怎么听起来这么让人不可思议啊?

    她实在想不通季展白这是在发什么疯,镯子季展白不让取她就不取,反正戴在手上和季寅送的手链搭配还挺好看的。

    慕清池起床洗漱下楼,何妈在楼下张望,看见她下来脸上带了笑容,“早餐准备好了,快来吃吧。”

    “谢谢!”慕清池跟着何妈进入餐厅,餐桌上摆放的竟然是燕窝,她有些惊讶,“这是给我的?”

    “对啊,少爷说你身体太弱,让我给你炖燕窝补一下。”季展白又刷新慕清池的三观了,他这是准备把自己养肥了好折磨吗?

    慕清池心里猜测这,何妈看见了她手腕上的镯子,“少夫人你手上的镯子好漂亮啊!”

    “是很好看!”慕清池也笑了一下。

    “是少爷买给你的吗?”何妈又问。

    “算是吧。”慕清池有些尴尬的回答。

    见她表情讪讪的,何妈也没有再问,“少夫人你用早餐吧,我不打搅你了。”

    慕清池肚子也饿了,很快把一碗燕窝吃了精光。

    吃完早餐她主动洗了碗,这才出了餐厅,走到餐厅门口,听到何妈在和罗叔在说话。

    “我听阿臾说,昨天晚上少爷和他去了卡家的专卖店,一口气买了十只一模一样的镯子,就是尺寸不一样。”

    “啊?”何妈愕然,“少爷买这么多尺寸的手镯干什么?”

    罗叔也不知道原因,“阿臾说少爷要送人,但是不知道对方的手腕尺寸,所以就每个尺寸都拿了一只。”

    “这样啊?难怪我刚刚看见少夫人手腕上戴了一只镯子,看起来非常的漂亮。这应该就是少爷买的吧?”

    “差不多吧。”罗叔点头。“我听阿臾说除了买镯子还买了一只镶钻的表,也不知道要送给谁。”

    “肯定是送给那边那个姓慕的小妖精呗!”何妈哼了一声,“那个姓慕的小妖精也不知道哪里入了少爷的眼,少爷对她宝贝成那样。”

    “嘘,主人的事情你少说两句。”罗叔制止住何妈。“镯子和手表的事情你可烂在肚子里,可千万不要告诉少夫人。”

    两人没有再说这个话题而是说起来中午吃什么菜,慕清池这才从餐厅走了出来。

    她就说季展白不可能会这么好心的送自己镯子,看样子是为了给慕清雅买镯子,不知道尺寸,所以买了十个尺寸的,正好有多余的所以赏了自己一只而已。

    季展白没有目的就好,有目的她还不知道如何应付呢。

    季展白被慕清池一番话气得七窍生烟,怒气冲冲的离开了别墅。

    阿臾看他突然变脸在心里纳闷,不是早上还好好的吗,怎么上楼几分钟就变了一个人?

    他也不敢问原因,“少爷,现在去哪里?”

    “去公司!”季展白闷闷的。

    阿臾答应着正准备变道,季展白的电话响了,照顾慕清雅的佣人打来的,“少爷,慕小姐昨天晚上疼了一夜未睡,一直在喊疼,看起来好可怜,您要来看看她吗?”

    “看什么看?我又不是医生,我去看了她就能好啊?”季展白在慕清池面前受了气,正没有发泄的地方,马上就怼过去。

    佣人没有想到季展白语气这样恶劣,吓一跳,还以为少爷对这个慕小姐喜欢得很,这样看来也不过如此啊?

    季展白怒气冲冲的挂了电话,紧跟着又一个电话进来了,是顾子琛打来的,“展白,你马上过来一下,我有话要和你说!”

    顶点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