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我盘腿坐在元点世界里。

    我的头顶白光上下四围冲射而出

    天云无限延长地从上而下。

    那情景,可想而知。

    我的身体渐渐没有了感觉。

    当我睁开眼的时候,我已然是回到了人间。

    当我回来的时候,孙紫瑾已死。

    孙卿也死了。

    无法救活,至少我现在是没有那个能力可以救活他们了。

    好小子,你又立了一大功!

    葛大帅这一巴掌拍在我的肩头的时候,我已然是虚脱到顿时倒地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此时,我深深感触到神力的巨大威力。

    这是以前,葛大帅可吃不消我一拍,而现在我竟是不能吃了葛大帅这一拍,要知道葛大帅可还只是个凡人。

    我知道,我的所有能量都被释放了出去。

    花莫宇的死,让众人都被解锢了,唐蕾婷查看了下孙卿和孙紫瑾,死了。

    樊泽早已被代莘葶和芷鸢制服。

    想来代莘葶和芷鸢也将会加入扫灵组的大趋势不可避免。否则她们就不能由此换得属于她们的自由。

    血玉宝甲回罩在我身上,樊晴晴也被解封。

    葛大帅唐蕾婷樊晴晴代莘葶芷鸢。

    我把事情大致地解释了一下给樊晴晴听。

    樊晴晴看向唐蕾婷你不是他未婚妻?

    唐蕾婷:呃

    葛大帅:那你俩到底怎么回事?

    我大致解释了一下。

    唐蕾婷:小宝,那你现在

    我:我现在什么能量都没有了。我现在比普通的凡人还普通,是个人都能弄死我。我现在就这样。大帅唐蕾婷,你们放过我吧。我想一个人离开这里,走到一个无人的地方。

    你想去哪里?唐蕾婷问道。

    我:昊子我突然想起来昊子。

    小宝,你想去魔界?葛大帅道。

    我:或许他那里也挺好吧。

    唐蕾婷:可以,不过我要提前告诉你一声,我们也要去魔界,逮捕昊子,并重新设置魔界。

    啊?为什么?

    唐蕾婷:以防万一。给予人间平安的保障。

    唐蕾婷,你们有没有想过会不会因此而挑起三界大战呢?这也太冒险了吧。

    唐蕾婷:要来的终归会来,要怎样不是我们所能控制得了的。小宝,你跟我们一起过去吧。

    唐蕾婷,你们这是要统一全宇宙的节奏啊。

    葛大帅走到我身边,站定:小宝,其实我们都是身不由己的。不过你要相信,我们所做的都是正确的。

    我呸!万物都有其自然的法则,你们这是去找死!我吼道。

    唐蕾婷:你去吗?

    不!我道。

    葛大帅:小宝,那就拜托你照顾我们家人了。

    大帅,你是不是疯了,就我?我现在这样子?我照顾我自己都不行!你还让我照顾你们的家人,你们咱们到底谁疯了?!

    樊晴晴默默地走开

    晴晴,你去哪里?我喊道。

    樊晴晴:我想脱离凡尘。

    别,你听我说我连忙上前一把拉住了樊晴晴。

    樊晴晴轻轻推去我的手,道:我想脱离尘世,只是想要出家的意思,再说了,我还有家吗?你也不必再纠缠于我,你于我何益呢?

    只这话,我无力回天。我彻底放弃了。

    樊晴晴离去之后做了尼姑。

    代莘葶和芷鸢架着我,我扑腾着。无济于事。

    唐蕾婷和葛大帅带着我先回到他们的基地。

    穿越到魔界的机器都已经准备好了。

    或许是对我太过放心,或许是葛大帅和唐蕾婷并没有意识到现在的我的思维完全不是那般正常的了。

    这天夜里,我潜伏到机器里,我提前按动了穿越的按钮,然后留下一颗手雷。

    手雷去了保险,爆炸的瞬间,我已然被送走,进入穿越时空。

    而那穿越的机器在轰隆一声爆炸中彻底完蛋。

    或许是爆炸的缘故吧,我知道我这回穿越的恐怖可能是要乎我的想象,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要被送去哪里。第一,这东西我不会用。第二,爆炸的影响,肯定是有的。或许我要在穿越时空中被撕裂,或许我要被送去不可名言的恐怖地带,总之,我是豁出去了。

    唐蕾婷葛大帅站在灾祸现场,四围工作人员慌慌忙忙地跑着喊着救着还希望没事了的那机器。

    这种穿越的机器可不是说造就能来一个的。这一炸毁,今后的几十年几乎都不可能再造出来一个了。无论是技术上还是庞大的消耗上。

    唐蕾婷和葛大帅互望一眼,似乎眼神中有着无限的意义所在。

    葛大帅低声地道:师姐,你怎么知道小宝会这样做?

    唐蕾婷:谁有我了解他。

    葛大帅:可是师姐小宝还能回来吗?

    唐蕾婷:我等他,一万年都等。

    葛大帅:呃

    唐蕾婷:大帅,明天你就可以回家陪巧云了。好好过日子吧。这回,只怕扫灵组都要重组了。

    葛大帅:师姐,那你呢?他们会不会调查你?毕竟那颗手雷是你留下来的。他们会不会现是你故意要让小宝现的呢?至少也是你玩忽职守

    唐蕾婷把秀一撇地道:那然后呢?

    葛大帅:至少都是撤职查办。

    唐蕾婷:那然后呢?

    葛大帅:呃

    唐蕾婷:丢掉工作了呗。

    葛大帅:师姐

    唐蕾婷:其实我早就看透了,世间之道自有其道,我们或许都是在画蛇添足。我早就厌倦了。

    葛大帅:师姐,最后一个问题,我还是不明白。

    唐蕾婷:说。

    葛大帅:为什么要选择小宝?为什么不能使代莘葶和芷鸢她们呢?为什么不是其他人呢?

    唐蕾婷:小宝就这命。反正都是我承担着。其他人我承担不起。我等他回来,他可以的。就算是真的不能回来了。我也等着哼!他欠我的!

    唐蕾婷泪眼婆娑中。

    葛大帅咽下苦水,也是一时心中起伏,极力掩饰着。

    我感觉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所冲击,那力量不断往我身上撞击,好似被我身体所吸收。然后我就像是一块吸铁石般,那无数的力量如同是铁块般不断地往我身上撞来。

    我感觉被压抑到要被压扁了。

    我感觉自己快窒息了。

    我感觉我快不行了。

    我感觉我蔫了

    飘飘荡荡地,我似乎感觉身体开始舒服了些,然后就是一阵呕吐,头昏目眩!

    头晕的我只感觉天旋地转,无可站立。

    我也没有站立,就是飘荡在真空中般。

    眼睛也睁不开来,我难受的奄奄一息,呻吟不断。

    然后连呻吟都没了。

    我好似要死了。

    我突然感觉有什么向我靠近,我极力想要看看是什么,却只见了两条腿来。

    然后我就听见一声咦?

    咦什么咦

    我一口苦水吐出,然后昏厥了过去。

    浓浓的中草药味道扑鼻而来。

    什么东西灌入我的口中,好似什么液体,我也就喝了。

    然后我舒服滴睡去

    待我睁开眼的时候便不敢再闭眼了,我极力地撑着身体,我第一感觉就是我在床上,这屋里很破旧,没有什么现代家居,都是古朴而潦倒的一些摆设。

    这是在地球吗?还是难道我还是穿越到了魔界?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头已经不晕了,但是身体还是非常虚弱无力。

    我笑了

    幸福!这个结果非常令我满意了!

    好!

    熟悉的环境房内的锅碗瓢勺桌椅板凳看来至少也是跟我以前生活的差不多的环境。

    这样的结果,真是十全十美了。

    这个结果,可是比我最差预想的都要好上了千百万倍。

    我等着谁进来招呼我。

    我爸进来了。

    该上学了。

    却原来都是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