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顾纤去找曲芸的时候,她正在咖啡店里做兼职,穿着统一发放的深蓝色衬衫,端起咖啡甜点分别送到客人面前。

    早在出门时顾纤就看过曲芸的照片,不过那都是七八年前拍摄的,像素不高,只能呈现出大致的轮廓,具体长什么模样实在看不真切。

    即便如此,顾纤也能确定这位表姐是个纤细柔弱的美人,但此时此刻,见到了曲芸左边眼角下的那颗泪痣,她的手忍不住颤了颤。

    要是她没记错的话,书里面曾经提过,女主身为顾氏千金,曾经帮舅舅聘请了全国最好的律师,解决了大麻烦——一个长了泪痣的疯女人。

    小说里并没有提到疯女人的姓名,只说她过得很苦,从小没了父亲,母亲出车祸后被送到了艾宁医院。岂料在手术途中,由于主刀医生与麻醉师起了争执,导致了医疗事故,最终落得下.身瘫痪的结果。

    这些年来,女人一直想找医院讨回公道,可惜叶炳身后站的是整个顾氏,为了医院以及公司的名声,他们使出各种手段将这起医疗事故压下去。

    甚至为了遏制住女人的行动,还刻意安排了一场车祸,不曾想没杀死女人,反而将她母亲、妹妹送进了地狱。

    在所有亲人离世后,女人彻底疯了,带着刀去找当年的主刀医生叶炳,想要报仇,却不料被早有准备的叶家人送进了警局。

    后来她被鉴定出精神有问题,之前所说的一切成了谎言,原本被大众质疑的顾氏及艾宁医院得以洗白,而她则在精神病院里待了一辈子。

    在女主看来,解决一个故意伤人的疯子并不算什么,甚至连姓甚名谁都不值得她上心,但顾纤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那个疯子竟是她的亲人。

    想起曲芸未来的命运,顾纤浑身发冷,她点了杯热奶,连喝了小半杯,紧缩的心脏才觉得舒服了几分。

    她在店里坐到下午五点半,好不容易等到曲芸换班,这才叫住了她。

    “芸表姐,你还记得我吗?我是顾纤啊!”

    曲芸偏着头,桃花眼中先透出疑惑,随即盈满了惊喜。十年前母亲出了车祸,甭说亲戚,就连街坊邻居都很可怜她,每次见了面都会塞钱过来,希望母女三人不必活得那么辛苦。

    那时的曲芸年纪虽小,却也明白救急不救穷的道理,她是想照顾好母亲、妹妹没错,却不愿意让自己的不幸连累了别人。

    为了不再给好心人添麻烦,曲芸鲜少到亲戚邻居家走动,就连曲外公葬礼时,也只见了曲外婆一面便匆匆离去,仔细算一算,她足有七八年没跟顾纤碰面了。

    “纤纤,你越长越标致了,来咖啡店做什么?”

    说话时,女人颊边的梨涡时隐时现,透着几分娇怯的感觉。

    这会儿顾纤穿着厚重的羽绒服,她肚子里的孩子还不满五个月,从外表上看,也瞧不出什么来。

    “我们家养了些蜜蜂,产的蜂蜜品质不错,想拿给你尝尝,芸表姐可别嫌弃。”她将帆布袋子摆在桌面上,黄澄澄的蜂蜜装在玻璃罐子里,看起来尤为喜人。

    “这怎么好意思?”曲芸面颊略微泛红。

    “咱们都是一家人,表姐还真是见外。袋子里有晒干的茉莉、桂花、山菊,用来泡水也挺不错的。”

    现在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两人一起走出咖啡馆,顾纤眼神闪了闪,还是想确认一下,曲芸究竟是不是那个疯女人,便问了一句:“表姐,之前舅妈是在哪家医院手术的,有没有去复查过?”

    提着帆布口袋的手紧了紧,曲芸苦涩一笑:“当年救护车直接把我妈拉到了艾宁医院,不过那边的环境不太好,这几年都在市医院做检查。”

    听到这话,顾纤心跳不免有些急促,但她面上却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继续道:“外婆说您住在人民公园附近,怎么来高新区上班了?”

    “这边工资相对高些,而且工作时间不算太长,我能早点回家照顾母亲。”曲芸将帆布袋子挎在肩上,身上的棉服都掉色了,却仍掩不住她的清丽。

    “我有个朋友开了家茶馆,离表姐家很近,要不您去试试?茶馆环境很好,实行会员制,薪水也不算低。”

    顾纤说的正是宁家茶馆。自打茶馆中卖起花茶后,生意一日好过一日,近段时间在南市打响了名气,甚至还有人去宁家录制美食节目,因此更忙不开了。

    昨晚宁岚岚给她打电话,说宁爸打算招几名茶艺师,只要人品好就行,其他不做要求。

    曲芸眼带犹豫,嗫嚅道:“会不会太麻烦了?”

    “他家本来就要招聘,表姐去试试也没关系,万一通过了,岂不就方便了?”

    顾纤将宁家茶馆的地址及联系方式都留给了曲芸,姐妹俩又聊了几句,互加了微信,这才分开。

    曲芸回到出租屋后,先帮母亲解决了个人卫生,洗净了手便开始煮饭,锅里面炖了排骨汤,她记得母亲爱吃甜食,就将蜂蜜倒进杯里,用温水冲开,又加了几粒桂花,顿时便有一股馥郁甜蜜的香气充斥在房间内,驱散了她心中的阴霾。

    白彦君坐在轮椅上,喝了一口蜜水,苍老面庞上透出笑意,道:“芸芸,这蜂蜜是哪儿买的?好些年都没喝过这么醇正了的。”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