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看着出现在阳台处的少女,谢颂喉结不住滑动着,冲着她招了招手。

    两人对视时,顾纤捂着砰砰直跳的胸口,神情中透着一丝茫然,她不太明白这究竟是种怎样的感受,但本能却在催促她尽快下楼,将男人带到自己身边。

    “阿颂,你回来了。”

    明亮杏眼紧盯着谢颂,上面仿佛蒙着一层浅浅的水光,比琉璃还要清润。

    这会儿曲外婆正坐在沙发上打毛衣,见隔壁的小伙子来了,苍老面庞露出笑意,转身往楼上走,把空间留给年轻人。

    “我听母亲说,凌雨颜险些用月季花刺伤你,当时是不是吓坏了?”

    要是早知道那个女人会疯狂到这种程度,他一定会尽快出手,阻隔所有的危险,不让纤纤受到一丝一毫地伤害。

    回忆起当日的情形,顾纤难免有些后怕,原本泛着粉的面颊逐渐转为苍白,让谢颂心头一滞。

    “不提那些事情了。最近你过得好不好?我听说你起诉了刘晴美?”

    仔细算算,刘晴美嫁给谢朝阳的时间也不短了,她名义上是谢颂的继母,在谢氏也有属于自己的势力,如今谢颂说起诉就起诉,肯定会侵犯许多人的利益,从而引发不满。

    “我一切都好。”

    谢颂哑声回答,目光却落在少女圆润不少的脸颊上,他掌心升起阵阵痒意,一个没控制住,带着薄茧的指腹便捏出了那处软肉,绝佳的细腻手感让男人黑眸微微眯起,看起来就像游走于山林间的猛兽那般。

    “别掐,怪痒的。”

    顾纤按住谢颂的手,故意板起脸,正色发问:“艾宁医院的资料,是你派人放到网上的吧?”

    顾纤左思右想,也只猜到这一种可能。偌大的南市中,敢得罪顾氏的人屈指可数,谢颂便在其中,就算顾临呈查到了事实真相,他那么渴望跟谢氏合作,肯定会揣着明白装糊涂,不会将这层窗户纸捅破。

    “自打叶楠青嫁到顾家的那天起,叶家人就变得无比嚣张,叶炳的小女儿经常飙车、吸毒,甚至还校园霸凌其他同学,那些受害者碍于顾家在南市的权势,一直没将事情说出去,但他们永远不会忘记这些伤害,一旦有机会了,便狠狠咬在叶家身上,不让叶炳好过。”

    叶家所有的资料谢颂都浏览了,他记忆力不错,虽然称不上过目不忘,但看过一遍后,足有七八成的内容都印刻在脑海中。

    此时谢颂取出手机,点开了一份文件,递到顾纤眼前。

    “这是?”她眼带疑惑。

    “你先看看。”

    分辨出屏幕上的内容,少女杏眼瞪得滚圆,面上的惊讶之色藏都藏不住。

    顾纤曾经读过《千金影后》,但小说是以女主的视角展开的,身为整个世界的核心,顾菀一举一动完全正确,不会出现任何错误。当然了,那些阴暗污浊的东西也不该与她相关,因此顾纤并没有料到,叶楠青居然胆大包天到了这种程度。

    当年她生下顾菀时,还没跟顾临呈结婚,叶家人全都住在乡下,那种闭塞的环境不适合叶楠青抚养一个父不详的孩子,她便带着女儿四处漂泊,不敢再同一个地方停留半年以上,就怕被相熟的人发现。

    那时的她认识了一名半工半读的女学生,恰巧两个人同名同姓,也互换了联系方式。

    在叶楠青跟顾临呈结婚后,女学生考上了研究生,可惜她运气不好,在入学前检查出自己患有重病,根本没有钱治疗。

    叶楠青得知了情况,便拿出一笔钱与女学生做交易,顶替女学生的身份进大学读研。本以为事情能自此了结,偏偏女学生身体痊愈后,她又后悔了,觉得自己不该将学籍都出让给叶楠青,这样她的未来不就毁了吗?

    基于这个原因,女学生三番四次找上门,那段时间叶楠青跟顾临呈还住在老宅,她怕老爷子发现这件事,便收买了一名卡车司机,故意制造一起车祸,解决了所有的隐患。

    看完这些资料,顾纤只觉得嘴里有些干涩,她下意识地伸出舌尖舔了舔唇瓣,并没有注意到青年幽暗深沉的眸光。

    “她疯了吧?为了学历把人害成了瘫痪?”顾纤不住摇头,简直不可置信。

    “叶楠青各方面都不如你母亲,顾老爷子一直看不起她,她迫切地想证明自己,却没有那个能力,只能使出这种卑鄙无耻的手段,将外表包装得光鲜亮丽。”

    听到谢颂的解释,顾纤也觉得有道理。

    像叶楠青这种人,胜负心极强,怕是很想跟曲斓分出高下。曲斓不就是九十年代的研究生吗?那她也要读研,还要像曲教授那样成为高校教师。

    “只要这些文件放出去,叶楠青就会身败名裂,叶家再也没有机会翻身了。”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