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网友们有多欣赏顾纤的那张脸,在发现“真相”时就对她有多厌恶,他们纷纷在这条微博底下出言辱骂,甚至还有人找出了之前慈善晚宴的照片,以此作为证据,言之凿凿地说顾纤肚子里的野种是许董事长的。

    一般情况下,公司的官博并不会回应高管的绯闻,但顾氏最近牵扯到了多桩丑闻中,要是不尽快撇清关系的话,说不准还会影响天恒集团的股价。

    出于对自身利益的考量,天恒官博直接发布了一篇声明,进行澄清,大意就是:

    互联网并非法外之地,本公司董事长只与顾纤小姐在晚宴上见过一面,并没有任何亲密举动,请网友们不要捏造事实,影响许董事长的家庭关系,我公司已委托律师介入调查,如果相关方再不停止抹黑行为,将依法追究责任。

    这篇澄清的文章甫一发布,便吸引了公众的视线。

    由于微博并不限制转发条数,菀粉们拿出打榜的动力,拼了命地转发,热度很快就起来了。

    【清清白白的顾小姐,简直就是一滩散发着恶臭的呕吐物,连天恒集团都迫不及待地撇清关系,也能看出她人品怎么样了。】

    【楼上是菀粉吧?就算顾纤再不要脸,也没做出买.凶.杀.人的事情,比你家主子强多了,赶紧滚吧!】

    【顾纤本来就人品差,还是个撒谎精,我们为什么不能骂她?她也就只有一张脸能看了,说不定还是整容整出来的!】

    【既然顾纤的孩子跟许瑞逢无关,那究竟是谁的种?她露在外面的左手并没有戴婚戒,说明还没结婚,不会是乱搞弄出的人命吧?啧啧,顾家还真是一片瓜田。】

    网上的骂战愈演愈烈,顾纤却并不知情。

    她每天都呆在家里照顾花草,弄出的息壤大部分都给了那两株“金缕梅”,剩下的三分之一才会被她送到后山,滋养那些移栽的树木。

    息壤的效果并非立竿见影,而是循序渐进,一点点产生出来的,初时闻召并没有发现异样,等他看到枝茎上冒出的嫩芽时,斯文俊朗的面庞涨得通红,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顾纤扯了扯徐姨的袖口,杏眼中透出几分疑惑:“两株普通的苗木而已,闻叔叔为何这么激动?”

    “植物学家和咱们正常人的脑回路不一样,你别管他。”

    徐雁边说着,边点了点少女的鼻尖,眼底透着浓浓宠溺,若不知情的人见了,恐怕会以为她们俩才是亲生母女。

    闻召在庭院中来回走了数圈,被初春夹杂着寒意的冷风一吹,激荡的情绪才逐渐平复下来,他蹲下身,不错眼地盯着两株银缕梅,万万没想到困扰了研究所数年的项目,竟然会在南市的小镇上取得进展。

    “纤纤,你是怎么做到的?同一批次的苗木我们试种了很多次,却从来没把它们栽活过,是有什么诀窍吗?”男人的嗓音中透着急切,眼神也格外明亮。

    息壤是顾纤最大的秘密,她自然不会说出口,此时只能佯作茫然地摇摇头,表明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

    “闻叔叔,金缕梅不算难养吧?难道这批苗木受过伤?”

    之前闻召并不认为面前的少女能够养活国家一级保护植物,为了不让顾纤产生心理压力,便一直隐瞒了真相,但现在她将苗木培育的极好,告知实情也无妨。

    “纤纤,这可不是金缕梅,而是形态特征与金缕梅极其相似的新属新种——银缕梅,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可惜只能在野外生长,不适合人工培植。”

    听到闻召的话,顾纤拿出手机,特地搜索了银缕梅的资料,才发现这两株苗木究竟有多珍贵。

    “闻叔叔,您把银缕梅放在我家后院里,就不怕被别人偷走了?”

    “普通人根本分不出银缕梅的价值,自然不会对苗木动心思,这座庭院里任何一棵树都比它们长得茁壮,别担心。”

    顾纤张了张嘴,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以后要是再弄出息壤,首先得用来培养苗木,等它彻底成熟后,才能用在别处。

    徐雁两手按着少女的肩膀,仔细打量着她的腹部,轻声问:“这个月去做产检了吗?”

    “还没,阿颂说下午来接我。”

    说这话时,顾纤面上不由露出了一丝羞赧,毕竟她跟谢颂还没有正式确定关系,每一次产检都由他陪伴,说起来确实有些不妥。

    像是猜出了她的想法,徐雁低笑着道:“阿颂的相貌、性格、才华都不差,纤纤觉得他怎么样?”

    “阿颂很好。”顾纤的神情极其认真。

    闻言,徐雁更是笑得见牙不见眼,将儿子从小到大发生的趣事都给顾纤讲了一遍,连说带比划,简直生动极了。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