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砸过来的矿泉水瓶根本没开封,直接将原秋林的鼻梁给砸断了,青年两手捂着脸,殷红血丝顺着指缝往下淌,发布会现场霎时间陷入到一片混乱中。

    助理和保镖护着受伤的原秋林退场,记者们也没有追上去,反正原秋林已经交代了大部分内容,只要将这些东西写成文章,以最快的速度发布出去,便能博得公众的关注。

    与原秋林相比,顾菀的处境则要更加艰难,她开着路虎碾轧谢颂与顾纤的视频被传到了网上,这种切实证据摆在眼前,无论菀粉有多爱自己的偶像,现在也不由失望到了极点,还有很大一部分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脱粉回踩。

    如今顾菀在网上有了新的外号,被称为“穴居狼蛛”,明辉娱乐将她除名,后援会给纷纷解散,她的微博下一片骂声,简直成了硝烟弥漫的战场。

    由于慢性排异反应的缘故,顾菀的血压一直不太正常,此时听见广播的内容,直接昏迷过去。

    小警察瞥了她一眼,面上露出几分为难,“张哥,顾菀昏过去了,要把她送到医院吗?”

    名为张哥的中年人狠狠吸了口烟,即使对顾菀这种恶毒的女人万分厌恶,也不能违背自己的职责,摆手道:“掉头去医院,别让她死在车里。”

    等顾菀幽幽转醒时,首先便看到了自己被铐住的双手,她眼底划过一丝讽刺,冲着面前的警察发问:“谢氏发微博了吗?”

    “发什么微博?”小警察有些不解。

    “谢颂死了没?我记得他好像伤的挺严重。”她略微皱眉,那副思索的模样让人不寒而栗。

    小警察再也不想跟她共处一室,偏偏不能违背上级的吩咐,只能硬着头皮坐在原地,免得顾菀再闹出什么幺蛾子。

    没多久,就有医生走进来,语气淡漠道:“你体内的肾脏原本就出现了排异反应,近段时间还服用了某种药剂,对代谢产生极大的负担,最好的方法就是摘除移植肾,保住原本的器、”

    话还没说完,就被女人尖利的叫声所打断:“你休想骗我!我好不容易才等到肾.源,就算是死也不会摘除的!”

    此时的顾菀有些发烧,她面色涨红,肾部也传来极为明显的胀痛,她一整天都没有排泄过,说明肾脏确实快坚持不住了。

    “既然顾小姐不愿意做手术,便用药物控制吧。”

    医生又检查了顾菀的症状,说完这句话后,才离开病房。

    顾菀先收买卢仁,对剧组吊灯做手脚,险些害死戚如霜,而后又开车驶入民宅,触犯了故意杀人罪,检方很快便收集了证据,向法院提起诉讼,因顾菀本就是公众人物,造成的影响又极为恶劣,此次审判一直被媒体追踪。

    最终顾菀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法院开庭那天,只有顾临州一个人出现了,看着骨瘦如柴的大侄女,男人眉宇紧皱,内心充斥着复杂的情绪。

    顾菀给顾家造成了极大的影响,老爷子与顾临呈都怨她恨她,说什么都不会出现,甚至巴不得和她断绝关系。

    等法官做出判决后,顾菀被法警押着往外走,顾临州来到她身边,哑声问:“你害戚如霜还可以说是一时糊涂,为什么要对纤纤下手?”

    蜡黄的脸庞扯出讽笑,顾菀望着小叔,尖声道:“我所有的一切都被顾纤给毁了,要是她最开始就同意做移植手术,事情也不会发展到这一步,她改变了我的人生,我让她也尝尝同样的痛苦,有错吗?”

    直到现在,顾菀仍不知悔改,顾临州深感无力,也不再浪费口舌,摇头离开了法院,驱车前往谢氏旗下的私立医院。

    顾临州赶到病房时,顾纤正坐在床头,眼神落在昏迷不醒的男人身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纤纤。”顾临州有些不忍。

    “阿颂昏迷七天了,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醒,之前我们说好了,要在下个月举行婚礼,但他食言了。”

    顾纤眼圈通红,却没有流泪,她很清楚眼泪是最没用的东西,除去给别人增添负担外,什么都做不到。

    “医生不是说了,他这几天就有可能醒过来,你别太担心。”

    少女缓缓摇头,谢颂做了颅脑ct,脑部的血块压迫到了神经,即使醒了,也不能像以往那样。

    顾纤从来没有这么憎恨过自己,她总以为她能应付得了顾菀,在后者监视居住时,便彻底放松了警惕,却没想到会将阿颂害到这种地步。

    “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今天法院开庭。”她脸色苍白,身形瘦弱,分明刚生产不久,整个人却消瘦的让人心疼。

    “对。”顾临州点了点头,“顾菀被判了十二年,她身体不好,心理也出了问题,估计争取不到减刑的机会了。”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