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有时候顾菀真觉得活着比死了还要痛苦,由于排异反应的缘故,她的身体一天天衰败下来,面色青黑,浑身浮肿,几乎使不出半点力气。

    她触犯了故意杀人罪,被判处十二年有期徒刑,在监狱中日复一日地承受折磨。

    监狱里的犯人虽然失去了自由,但还能获取到外界的信息,此刻顾菀坐在食堂中,抬头盯着电视内播报的内容,谢氏财团的总裁于海岛举行婚礼,即便现场的照片仅有一张,顾菀依旧看见了顾纤那张脸。

    那个贱人!

    要不是她从中作梗,自己早就得到了最匹配的肾脏,拥有了健康的躯体,哪会日日承受着病痛的折磨?

    右手死死攥着筷子,女人一张脸也变得扭曲而狰狞,坐在旁边的叶楠青见了,不由摇了摇头,“事情落到现在这种地步,就算你再嫉妒顾纤也无济于事,还不如好好表现,争取减刑。”

    顾菀的性格最是执拗,若她能听进去劝告,也不必在监狱里呆着了。

    “你何必说这种风凉话!以我现在的身体素质,根本活不到出狱!都怪你收买了医生和麻醉师,把我害成这副德行!”

    早在刚进监狱的那一年,顾菀的身体就有些承受不住了,不过她命大,靠着药物硬生生地熬了过来,如今失去了明星的光彩,削薄的嘴唇也显得格外刻薄。

    “你再气、再怨,除了伤害自己的身体,还有什么用?”

    到底也是养育了二十几年的女儿,叶楠青深恨顾临呈不假,对顾菀还是有几分感情的,否则也不会在监狱里照顾着她。

    顾菀没吭声,端起餐盘坐在另外的桌前,还想再看看有关顾纤的消息,却发现电视开始播报其他的内容了。

    头一两年,顾菀的身体还能坚持下去,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排异反应越发严重,短短一周内,她在监狱里昏迷了十几次,医生建议她摘除移植肾,但她却舍不得,毕竟合适的肾.源可遇不可求,现在的她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富家千金,而是灰头土脸的囚犯,一切都不一样了。

    顾菀的病越发严重,监狱的管理人员联系了顾家人,让亲属申请保外就医,也算是送她最后一程。

    但接到监狱通知的顾临呈却直接挂断了电话。

    顾菀抢走了她的肾脏,害得他失去了总裁的职位,眼下只能靠着公司的分红度日,远远不及先前风光。

    骤然失去了这么多,顾临呈恨不得顾菀马上从世界上消失,又怎么把人接出来碍眼?

    等老宅的人收到消息时,顾菀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叶楠青站在病床前,看着狼狈不堪的女儿,终于明白了后悔是什么滋味。

    当年她被顾临呈的花言巧语蒙骗了,真以为他对自己是有感情的,却没想到男人生了副铁石心肠,不止背叛了曲斓,也同样背叛了自己,这算不算报应?

    顾临州搀扶着顾奶奶走进病房,昔日光鲜亮丽的长孙女,如今仿佛濒死的鱼那般,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顾奶奶抬手抹了抹眼角,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叶楠青冷眼望着两人,嘴角勾起一丝讽笑,“顾临呈还没有来,他是不是已经放弃菀菀了?也是,他一共有三个孩子,顾纤嫁给了谢颂,现在正是最风光的时候,养在外面的情人又给他生了个儿子,何必将精力投注在菀菀身上?”

    听到这一番话,顾临州暗暗叹息。

    来医院前,他曾经通知过大哥和父亲,但他们无论如何都不愿出现,生怕丢了自己的脸面。

    “菀菀确实做错了事情,但顾临呈却没有资格指责她,他才是罪魁祸首!”叶楠青眼底爬满血丝,面上尽是厌恶及憎恨。

    顾临州不知该如何回答。

    下午三点时,仪器发出刺耳的声音,顾菀终于去世了。

    因为顾菀生前犯下了太多的错误,顾临州操办后事时并没有通知外人,但不知是怎么回事,媒体竟然得到了消息,在葬礼当天混了进去,拍下不少照片传到网上,还就此事写了篇新闻稿。

    按常理而言,死者为大。

    即使当事人再是劣迹斑斑,公众也不会在这时候多说什么,偏偏顾菀恶毒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她本就是私生女,还想利用权势夺走婚生女的器官,失败后又恼羞成怒,想方设法地陷害,最终开着路虎碾轧谢总夫妻。

    这一连串的举动恶心到了极点,微博的风向几乎往一面倒,全是辱骂顾菀的,甚至这件事还上了南市新闻。

    顾老爷子气得浑身发抖,勒令手下的人去联系新浪的工作人员,让他们撤热搜。

    但撤热搜的举动做的太明显,网友们纷纷涌到顾氏的官博底下留言,官博不得不关闭了评论私信功能。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