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大概是一个刚被暴风雨洗礼过的城市,并且淅淅沥沥的小雨点儿还在下。

    人们都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停,甚至不知道它会不会停。

    也许三年,也许五年,谁又知道呢?

    远处乌云依旧密布,在这乌云之下,住着世世代代的燕京子民。

    白墙黑瓦的建筑,俨然有序的排列着,像极了一排排的哨兵,他们好似在保卫着燕京。

    碧绿的湖水不停泛起阵阵涟漪,犹如一个思春少女。

    燕京这个地方,渺小而伟大、平凡而又神奇。

    这个地方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细细的说一说,可是今天,我什么都不想说。

    如果你听了燕京的故事,却又不感兴趣,那么子修说再多也是徒劳。

    如果你感兴趣,那么你必定还会对燕京的人感兴趣。

    燕京是个充满奇遇的地方。刚下过雨的天空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一尘不染,当然,也没有就此晴朗起来,反而悠悠的飘着小雨点儿。

    空气昏昏沉沉的,屋外除了雨拍击地面的声音,好像还参杂着些其他音色。

    陶尚奚突然睁开了他的双眼,一个激灵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整个人都往门的方向冲去。

    大概是因为起的太猛、动作太快的缘故,他竟然一个踉跄直接从床上摔了下来。

    “呼……呼……”这名男子发出阵阵喘息声,

    喘息声伴着他,最终他连滚带爬的打开了门,随后便大步流星的向客厅奔了去。

    这一系列动作引发的动静,显然惊醒了床上那名女子。

    淡紫色的毛毯犹如一席盛开的紫藤花,和她那淡紫而又晶莹的长发相互融合着,那紫藤花蔓竟直接从女子的身体上长出来的,顺着她的身体结构蔓延。

    纤长的手指手紧紧的的抓紧了那席紫藤花,似乎在寻找着某些安全感。

    简寸安睁开了双眼,眉头微微一皱。

    她瞧了瞧四周,有些惊讶。可她的表情又有说不出的自然。

    嘴里喃喃道:“TMD,老子怎么又在这了?”

    随着她起身的动作,紫藤花蔓缓缓的化为一席绒毯从她的**上缓缓滑过,这种触感一瞬间直接蔓延到了她的嗓子眼!!

    她缓缓的呼了一口气,嘴角紧紧的抿在了一起,内心道:“艹,陶尚奚这个王八蛋!!”

    正在简寸安内心无比狂躁之时,门外竟传来了熙熙攘攘的吵闹声。

    简寸安:“呵,这两口子!”

    她现在无暇理会这两口子,只想着赶紧逃离这个是非之地,免得战争的火焰蔓延到自己身上。

    可是简寸安又低头瞧了瞧自己的身体,不由得感叹道:“呵呵哒,我自己就是那颗火源,还害怕什么火焰蔓延?”

    四处张望着的简寸安,企图找到自己的衣服。

    果不其然,又没找到。她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了——第几次莫名其妙的出现在陶尚奚的“床上”!

    拿起毛毯裹住了自己身体的简寸安,自然而然的走到了陶尚奚的衣柜前。

    看着满满一柜子的衣物,简寸安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里想道:“管它男装女装,最起码不用衣不蔽体不是?更何况,我也没少穿陶尚奚的衣服。”

    客厅里

    “是不是又是那个小贱蹄子?”女子微微抖动着她的红唇,一席淡绿色的长发从头顶宣泄到腰间。

    陶尚奚不语。

    他身长一米八有余,是个三级绘神。这个世界的衣服,鞋子,各种布制品通通由他的笔下戴着金丝眼睛,镜片下的一双玲珑大眼中早已没了神色。

    那名女子也是见怪不怪了,包轻盈但我甩在了沙发上,利索的脱下了高跟鞋,从腰间的口袋里捻了根香烟点上了。

    她现在想干嘛?吸烟吗?呵,那可不是她的风格。

    陶尚奚:“秦贝雅,我说了,不准对我使用幻术”

    他无色的眼神中多了分怒意,语气中更是带了绝对的命令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