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世界上有很多不能自控的东西,但是——亲爱的你,别放弃,放弃了就真的没有反击的余地了——简寸安.

    .................................................

    看着眼前这位敦厚温雅的男人简寸安一脸惊讶,反问道:“穆辛?”

    那名男子透过金丝眼睛撇了撇简寸安,眉头微皱。

    简寸安又道:“难道你也死了?”回想起前面发生的事,莫不是他不会是发现自己摔死在他们小区楼下,也跟着殉情了?

    那名男子正准备说些什么,可是那金丝眼镜镜片闪过的那抹影子让他把嘴巴给闭上了。只见他伸出纤长的手指托了托镜框,眼神微撇,看着远处的人,微声道:“这笔账我记着了”

    他宽袖一挥,便消失在了简寸安眼前。

    简寸安一脸惊愕,完全没看明白他是怎么消失的,四周转了转道:“这……这……,艹,这绝对是大神级别的!”

    远处的女子面色凝重,似乎有些不悦。

    可是这种不悦之色也只是一瞬间的事。

    看着简寸安她双手环抱着,用身体抵在那环满紫藤花蔓的柱子上,用响亮的声音喊道:“仗义总是忠心狗,负心总是读书人啊!”

    简寸安被这个声音拉回了现实,看着远处的那个女人心道:“是刚才那个好看的小姐姐”。

    便喜上眉梢的跑了过去。

    女子看着简寸安如此,不免嘴角挂上了微微的笑容道:“这才多久不见,你就想我了?”

    看着面露微笑的女子,简寸安就大胆了起来道:“刚刚我差点被一群羊给当晚餐了,你都不知道那群羊……,不过还好有个帅哥救了我。”简寸安边说边手舞举蹈着,丝毫没有注意到对面那个女子逐渐消失的笑容。

    “简寸安,我再说一次,仗义总是忠心狗,负心总是读书人!!希望你能记得住。”这名女子露出了异常严肃之态,在她眼里看来,闫子恒算什么?衣冠禽兽吗?哼,说他是禽兽都算是赞誉了,最多他也就算是只虫子,而且还是只——害虫!!

    “读书总是负心人?”简寸安微微邹起眉头。

    “是负心总是读书人!!!”那女子摇了摇头表示无可奈何,顺便送了一记白眼给简寸安!!

    她看着那名女子心里想道:“真是不公平,长的好看的人连翻白眼都这么好看!不对不对,搞不好是人皮面具呢,这个地方怎么会有人?”

    带着这份恐惧,简寸安尴尬的笑了笑,可是她又十分好奇这个女子为什么会有这般说辞。

    便道:“难道刚才那个大神——不不不,那个垃圾是个负心男?辜负了你?”

    那名女子差点没一口仙血喷出来。只得露出了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道:“像吗?你只要记得——刚刚——那个男的,是只虫——还是害虫,就行了!”她对简寸安着实是没招了,没办法,她反复的告诫自己,自己眼前的这个人非痴即傻,包容,包容。

    “啊?嗯……”简寸安点了点头,她现在只想知道对面的人怎么称呼?这里又是哪里?为什么她知道她叫简寸安!

    女子只是看了一眼简寸安,便猜出简寸安心中所想,道:“你不用想了,直接问我!”

    简寸安一脸惊愕,心里想道:“艹,莫不会又是个厉害的角色,不然她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你是……”简寸安还没说完,话便被打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