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爱是世界上治疗孤单最有效的灵药,同样,也是世界上谋杀单纯最毒的毒药。——简寸安

    …………………………………………………

    简道安瞧着简寸安没有反驳总算是露出了微笑道:“山水以形媚道,玄,乃是至高无上的神学。当年小神君出生时,不幸夭折。神君为了救活小神君便去找游迹四方的老子玄君……”

    “停停停……”简寸安在一旁边听边点头,好似都听懂了似的。

    可是当简道安说到老子玄君时,她瞳孔不觉放大了许多。

    简道安被她一打断打的有点莫名其妙,她盯着简寸安道:“怎么了?”

    简寸道:“老子玄君?该不会是写《道德经》的吧?”

    对于老子,一直有个传说,说老子自己骑着青牛出关西行,成仙了!这么说来不是成仙了,而是先是仙后来只是回去了?

    简道安道:“既是,也不是。”

    说罢,她微微呼了一口气,从腰间取出一颗淡紫色与深紫色相间的颗粒状的物体。

    挽起了简寸安的手臂并且将其缓缓放在了简寸安的手臂道:“这就交给你乐,一定要妥善保管!”

    当这颗似紫非紫的物体,触碰到简寸安手心的刹那,她只觉着一股暗流从她的小腹窜流开来,甚至脚趾都能感受到那种并非属于自己身体内部的能量!

    且有一股微弱的紫光从这这物体周围散发开来。

    她不觉抿了抿嘴,双手微微颤抖着道:“这……这是什么东西?”

    简道安望着简寸安微微皱起了眉头,想要回答简寸安却又张不开嘴说话。

    此刻的她只觉得脑袋里有只巨大的虫子不停的蠕动着它的身体,那种感觉简直是……!

    “你……你怎么了?”看着简道安脸上痛苦的表情,简寸安更焦虑了。

    她挑了挑眉毛看着简道安道:“要不这个东西你拿回去吧,它可能有点认生……”

    她盯着这团淡紫色的光芒,不觉咽了咽口水,缓缓的将手伸到了简道安面前,好像怕一个不小心它就会爆炸一般。

    简道安依旧是皱着眉头,反手推了推道:“吃了它!”

    简寸安一脸惊讶道:“哈?吃了它?我?”

    简道安不停的用手掌拍打着前额,好似这个毒虫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了。

    “没错,快点!!!”她这几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吐出来的,太难受了。

    不知为何,周围竟呼呼刮起了风。槿干树枝也发出了“嚓嚓”的声响。

    简寸安望着槿干树,内心不觉颤抖了起来。

    这乌云好像越来越浓烈了,这雷霆也好像越来越密集了。

    风越刮越大,简道安的长发随风而起,拍打在了简寸安的脸颊上。

    简寸安放大了分贝道:“艹,这到底是怎么了?”

    简道安并没有理会简寸安,甚至没有抬头去看她一眼。

    简寸安急了。

    “你TM倒是说一句话啊!!!”

    就在这个时候简道安突然抬起了头,一把手握住了简寸安那只躺着淡紫色物体的手。另一只手抓住了简寸安的肩膀,一个转圈将将简寸安拉进了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