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小舞已经起来,她更换了上班的衣服,是一套轻便的素色连衣裙,然后在镜前照了一遍

    「这套好看吗?冥陌,你们说呢!」

    小舞在询问冥陌熊的意见,不知怎的,她好像看见冥陌在点头,她揉了揉眼睛,只见冥陌熊乖乖坐着

    「是我看错了吧!」小舞暗暗道

    此时,有人叩了门

    「妹妹,可以吃早餐了!」幽冥大声唤道

    「来了!」

    小舞回神过来,她打开了房门,正和幽冥碰个正着,她的唇不小心和碰到了幽冥的嘴,幽冥立即退後幾步

    「对对不起!」小舞道歉道

    「不是,是我对不起才是!」幽冥尴尬道

    「我们我们不是要吃早餐吗?」

    「是是的,妹妹,走吧!」

    他们二人有点不自然,然后他们一起下楼到大厅去

    「水陌哥!」小舞随即大唤道

    「你们下来了?来!快坐吧!」水陌向他们道

    「是!」

    他们坐了下来

    「好像很好吃呢!」小舞拍手叫道

    小舞的碟子里有一双很美丽的太阳蛋配以蜜汁豆,还有一杯鲜榨的橙汁,小舞高兴吃着,这是她觉得最好吃的早餐,高级餐厅也比不过水陌的水平。

    「水陌哥可以开餐厅了!」小舞笑道

    「妹妹在取笑我了!」

    「怎会,连高级餐厅也吃不到这么美味的早餐,我真的很幸福呢!」

    「有妹妹的赞赏,我的信心大增了!」水陌大笑道

    他们三人愉快吃着早餐,然后他们准备上班

    「妹妹,我们坐大哥的车,走吧!」

    「水陌哥懂得驾车吗?」小舞惊呀问

    「当然!我们特别去学驾车,我和大哥一次就完成了,明天到我去驾车!」

    「真谢谢哥哥们特地学驾车,平常应是唤小妖抬你们的,而现在却为我驾车,我真的很荣幸啊!」

    「只有妹妹,我们才这样做!」幽冥解释道

    「坐好了!」

    幽冥为小舞扣上安全扣

    「谢幽冥哥!」

    水陌开始驾车,这里的车程还真的要一个小时,然后到了公司

    「我们到了!」水陌向小舞道

    「真的要一小时才到公司呢!」小舞向他们道

    「是啊!」幽冥点头道

    待水陌停了车后,他们三人下了车

    「蝶衣!」有人叫唤小舞道

    「是宇衙哥!」

    叫唤小舞的正是宇衙,他在等待着小舞到来,然后他拉着小舞,让她靠到自己身边

    「小舞,他们有没有对妳怎样?」宇衙担心问

    「没有,他们对我很好!」

    「若他们对妳不怀好意,一定要告诉我,我会带妳远离他们并且」

    「并且什么?」

    「没什么,记得一定要告诉我!」

    「我知道了!对了!宇衙哥,阿爸阿妈他们还好吗?」小舞提起双亲问

    「他们很想念妳,不过,他们也过得不错,放心,我会待妳探望他们的。」宇衙向小舞保证道

    「好的,那有劳宇衙哥了,有空我一定会回去探他们的!」

    「好!那我们走吧!」

    「等等,我去找哥哥们,他们在我呢!」

    「去吧!」

    当小舞转身后

    「并且消去妳的记忆,让妳永远想不起他们!记忆中只有我就可了,我心爱的小舞!」宇衙暗暗道

    「宇衙哥那句并且应该是要消去我和幽冥哥他们的记忆,我一定不会让他这样做的,哥哥们的记忆,我一定要守着!」小舞暗暗道

    「妺妹,他有说什么吗?」幽冥问

    「没有,他只说父母想念我,他会代我去照顾他们!」小舞回神道

    「那就好!我们走吧!」水陌笑道

    他们四人一起到公司里,其他职员用了奇异的眼投向了水陌和幽冥那里,可是他们并不在意,他们只在意小舞,而宇衙却想到了一件好玩的事,他们在一条特的升降机等待着。

    「叮!」

    「蝶衣,我们进去吧!」宇衙拉着小舞道

    「水陌哥,幽冥哥,我们也一起进去吧!」小舞向他们道

    「好!」

    可是当小舞进去后,宇衙立即把升降机的门关上

    「幽冥哥,水陌哥!」小舞大声叫道

    小舞来不及按开门键,升降机已经向上升了

    「宇衙哥,他们还没进来,你为什么急于关门?」小舞轻责问

    「人满了自然要关上!」宇衙爽快答道

    「只有两个人,怎会满了?」

    「两个不就够了吗?」

    另一边的幽冥和水陌正等待着下一部升降机

    「宇衙可要夺走妹妹呢!」幽冥不忿道

    「走吧!我们去等他们!」

    小舞那边还在生宇衙的气

    「宇衙哥真小气!」

    「当然!妳本应该是要和一起住的,却被他们抢走了!」

    「什么本让和你一起住?」

    「小舞,妳知道我一直都喜欢的,我的家人都想妳成为我的妻子,所以我本来打算妳找不到房子,就向妳求婚,然后让妳搬进我这里,可是他们破坏了我的计划,不过,现在也不迟的,妳」宇衙突然剖白道

    「叮!十三楼!」

    「宇衙哥,我们到了!」小舞避开宇衙眼神道

    当他们一起到逹十三楼时,小舞却碰到一个人

    「对不起!」

    「无妨!蝶衣妹妹!」幽冥笑道

    「幽冥哥,你们怎会」

    「我们被某人禁止进入那升降机后,便另找办法,然后我们直接升上十三楼呢!」水陌解释道

    「你们说笑吧!只有这一部升降机才可以直逹十三楼的,你们可不是跑了阶梯吧!」宇衙嘲笑道

    「呵!这里没有阶梯吧!不过你管我们,总之我们到了便是!」

    「那我们进去吧!」小舞笑道

    宇衙一脸困惑的看着冥陌他们,可是冥陌却只注意小舞,他们到了办公室里,小舞为他们送上热茶

    「祝我们开工大吉!」小舞举杯向他们道

    「好!」

    他们品尝小舞的热茶后,便坐在那里等待着一些灵魂,而水阳和幽冥看着那幅壁画,壁画里的人物已经不是背影了,他们已经是侧面,而且很清晰。

    「若我们不在,你们也要好好保护她!」他们异口同声道

    壁画中的两个人点了头,冥陌他们笑了起来

    「谢了!」

    「幽冥哥,水陌哥,你们对那壁画有兴趣吗?」小舞好奇问

    「很好看啊!」

    「真的吗?这里的一切是我的主意呢!」小舞自豪道

    「很好啊!」水陌赞赏小舞并摸了她的头道

    「咳咳咳!」宇衙突然咳嗽

    「宇衙哥,你怎么了?」小舞紧张问

    「我只是被呛到!」

    小舞轻拍宇衙的背部,宇衙的眼光投向了幽冥,像在向他们示意小舞始终是关心他似的。此时,灯光突然昏暗,一阵阵寒风吹进了灵异持搜的办工室里

    「怎么突然有风?」宇衙不禁问

    「看来有鬼找上门了!」幽冥笑道

    一对情侣在升降里,男子一边安慰那女子

    「娜娜,别哭,妳的事他们会解决的,来!」

    男子为女子抺了抺泪水

    「谢火点哥哥!」女子道谢道

    「叮!十三楼!」

    「有客到!」幽冥大叫道

    「什么?」宇衙不明所以问

    他们站在升降机前,升降机的门打开了

    「汪汪汪」一只狗向宇衙吠道

    「喵」

    一只猫试图让那只狗放松下来

    「是小火点!」小舞叫唤道

    「汪!」小狗声音放下道

    牠在小舞的脚边磨擦着,然后再走向幽冥和水阳做同样的事,可是当牠走向宇衙时,却向轻咬他的裤脚。

    「你是哪来的狗?」宇衙气愤道

    「宇衙哥,何必同一只狗计较。」

    「好吧!幸好伤口不是很深,我去清洗一下就回来,妳小心点,不知哪来的疯狗!」宇衙叮嘱小舞道

    「什么疯狗,牠是客!来,进去吧!」幽冥带领道

    「喵!」小火点的头轻碰娜娜道

    小舞一把抱起小火点和娜娜,然后安放他们在一张长椅上

    「你们坐吧!」幽冥命令道

    当他们坐下后,他们突然变成一位男子和一位女子

    「你你们」小舞惊讶道

    「蝶衣姐姐,不要惊讶,我是小火点,是妳抱我入睡的小火点!」小火点自我介绍道

    「你们可以变成人形吗?」

    「我们是灵体,当然可以随意变成人形,对了,她叫娜娜。」

    「娜娜,妳好!」小舞伸手道

    可是娜娜还有点害怕,迟迟不敢开口

    「娜娜,放松些,他们是很可靠,而妳面对的是冥王和海王,所以妳不用怕,可以把整件事情的始未告诉我们!」小火点开导娜娜道

    「冥王大人吗?我还不想转世,请大人让我找到那个人,我才可以安心转世!」

    「准!」

    「谢大人!」

    「娜娜,妳先喝一杯热茶,这样妳可以放松心情告诉我们始未。」小舞放下热茶道

    「谢谢蝶衣姐姐!」

    娜娜拿起热茶,然后慢慢喝了一口

    「火点哥哥说蝶衣姐姐的茶好喝,现在我尝了,火点哥哥说得没错呢!」娜娜笑道

    「娜娜笑起很美!」小火点赞赏道

    「火点哥哥在说笑了!」娜娜害羞道

    「好了!娜娜,妳说吧!」水陌向娜娜道

    「是!」

    小舞透过娜娜双眼,然后进入了娜娜的视角

    是一个寒冷的冬天,刚出生不久的娜娜瑟缩在一角,牠双眼才可以张开却是一个寒冷的地方,牠被人遗弃了,然而有一个男子看见牠这么可怜,便抱来了牠

    「怎么有人可以遗弃这可爱的小狗?才出生不久呢!我带你去看看兽医。」男子向小狗道

    小狗双眼看着他,然后打了呵欠

    「你真可爱呢!」

    那男子带了娜娜去见兽医

    「凡峰,你忙吗?」那男子问

    「今天的症都看完了,怎么了?」

    「你帮我看看这只可怜的小狗,牠才出生没多久便被人遗弃了!」男子怜惜道

    「你给我看看!」凡峰接过小狗道

    「小家伙,不要担心,我的朋友友会好好的帮你细心检查。」男子安抚小狗道

    「我们走吧!」凡峰温柔道

    凡峰细心为小狗检查着,经过一轮工夫后

    「好了,妳真坚强!」凡峰轻摸小狗的头

    然后他抱了娜娜到外面

    「怎了?」男子紧张问

    「牠很健康,你不用担心!」

    「真的,那太好了,但牠很可怜,我想收养牠啊!」男子向凡峰道

    「我看看牠有没有芯片。」

    「好的!」

    经过凡峰检查后,没有发现任何芯片

    「没有啊!那你可以收养牠,有想过为牠起个名字吗?」凡峰问

    男子想了想

    「妳就叫娜娜吧!好听吗?」男子笑道

    「娜娜吗?你不会是看了那套鬼片才改成吧!」凡峰取笑道

    「当然不是!娜娜别听他的,今天起我是妳的主人,我叫晓旭,娜娜多多指教!」晓旭提起娜娜的脚道

    娜娜打了呵欠,然后牠的舌头了晓旭的脸

    「太好了!对了!我有什么要注意的?」晓旭问

    「牠会有发情期的需要,你是要牠绝育还是」

    「不行,我想娜娜找到好的伴侣,对吧!娜娜!」晓旭摸了摸娜娜的脸道

    「旭,那我给你些建议,不要弃养,要真心真意的对待牠,还要准时给牠吃饭、运动等等」

    「我知道了!我绝对不会弃养的!」晓旭握着娜娜的小爪道

    「娜娜在6至8周后要打第一针啊!」凡峰提醒晓旭道

    「好的!」

    然后凡峰和晓旭一起离开诊所,凡峰带晓旭到宠物店购买一些适合娜娜的物品和食品

    「那是我第一次见主人,他真的待我很好!」娜娜哭道

    「娜娜妹妹,别哭,来!」

    小火点为娜娜抺了抺泪水

    「谢火点哥哥!」

    「那之后发生了什么事?」小舞好奇问

    「蝶衣姐姐,主人他是一个富有的少爷,但他真的很有爱心,我住进了那间大宅和主人一起生活,主人每天都带我去散步的。」

    小舞再次入了娜娜的视角,她看见了晓旭正在抱着娜娜

    「娜娜,能让我遇见妳真好!」晓旭摸了摸娜娜的头道

    「汪!」娜娜高兴答道

    「今晚看鬼电影怎样?我准备好了!」晓旭狡滑道

    「汪!汪!」娜娜发抖道

    「别怕,有我陪伴妳啊!」

    晓旭大力抱紧娜娜,他先帮娜娜洗了澡

    「好了!娜娜变得漂漂亮亮!」

    小舞感到晓旭真的很宠爱娜娜,他还为娜娜细心的梳毛,而娜娜也很信任晓旭,到了晚上娜娜和晓旭一起看鬼电影,他们一人一狗的看着鬼电影十分紧张,娜娜看似害怕却又想看,而晓旭紧紧的抱着娜娜,当突然有些鬼出现时,娜娜也闭上双眼,这样他们度过了可怕却温馨的一夜。

    「好了!电影看完了,娜娜要去睡啊!」

    娜娜打了呵欠

    「好!今晚娜娜上我的床睡吧!」晓旭笑道

    晓旭抱起娜娜在睡床上,经过一□□夫后,晓旭也要睡了

    「晚安!娜娜!」

    关灯后,他们一人一狗便熟睡了。

    小舞从娜娜的视角回到现实,她感受到晓旭对她的宠爱。

    「晓旭真的很宠妳,但妳为什么成为亡魂?」

    此时娜娜的样子变得很紧张,好像感到有什么发生似的

    「主人,主人出现了意外!」

    娜娜随即离去

    「小火点!」幽冥大唤道

    小火点立即跟上了娜娜

    「妹妹,我们走!」幽冥向小舞道

    「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边走边说!」水陌解释道

    他们离去时,刚好碰见了宇衙

    「你们要带蝶衣去哪?」

    「你也跟上来!」幽冥吩咐道

    宇衙听见幽冥的声线突然严厉起来,他为了小舞的安全也跟了他们一起离去,幽冥和水陌他们凭着小火点留下的气息到了一个地方

    「是这里!」幽冥大唤道

    他们来到一间医院的外面

    「医院?」小舞好奇问

    「妺妹,接下来我们得好好保护妳,妳不用怕的。」水陌简单道

    「好的!」小舞爽快道

    小舞对水陌和幽冥有着肯定的信任和默契,这使宇衙有点不悦,水陌突然在宇衙身边

    「你想怎样?」

    水陌没回应他,只见他在宇衙身边唸唸有词的,好像在控制了什么似的。

    「好了!我们进去吧!」

    幽冥他们进入了医院,才刚进去却遇见了一些鬼魂

    「妹妹别看!」

    幽冥拿了一个球,就是和小舞一起到鬼屋那个球,他轻轻一抛,鬼魂便摄进了那些球里

    「小妖!」幽冥命令道

    「我知道怎样做了!」

    小妖收起那些球,然而有一团像恶鬼的,打算向小舞埋手,可是幽冥和水陌冷眼一瞪,那些恶鬼做不了什么,幽冥抓着其中一个恶鬼

    「别想对她下手,她是本王的娘子!」幽冥在恶鬼耳边道

    「可恶!」

    小妖把那恶鬼也收了

    「有我在谁也碰妹妹不得!」幽冥大唤道

    那咆吼声只有那些鬼听见,就是幽冥下的话,他们也很顺利地到了一间病房门口,小舞看见了病房门口那个名牌

    「张晓旭!」

    她还看见了那男子仍然在昏迷

    「我们进去吧!」幽冥向他们道

    小舞跟着幽冥和水陌,一位男子和一位女子坐在晓旭的床边,一场紧张的生死关头,在幽冥他们到来前已经稳定了。

    「你们是谁?」一位男子问

    「我们吗?我们是晓旭的朋友!」水陌冷冷答道

    「什么?怎么不曾听见阿旭提起你们的?」男子怀疑问

    「你在怀疑我们吗?」水陌不悦问

    「阿峰还是算吧!他们可能真的是阿旭的朋友。」女子小声道

    「他们真的很可疑!」

    「阿旭告诉过我,他养了一只很可爱乖巧的狗,叫娜娜,他救了娜娜后还找了你帮娜娜检查身体吧!」水陌淡然坐在沙发道

    「他连娜娜的事都告诉你们?」

    「何止,他还说他交了一个很好的女朋友,而且还是你介绍给他认识的。」幽冥冷眼道

    「什什么?」凡峰惊讶道

    「阿峰,你看他们是阿旭的朋友,所以别再怀疑了。」女子劝道

    「对了!这束花和水果是探望晓旭的。」小舞拿着花束和水果道

    「你们有心了!我来放下吧!」

    「我姑且相信你们是阿旭的朋友,但她不是吧!」凡峰指着小舞道

    「阿峰别这样!对不起!我是阿旭的女朋友,我叫婉薇!」婉薇打断凡峰道

    小舞向婉薇行了礼

    「妳好!我叫蝶衣,是他们的妹妹,他们十分关心这个朋友才会这样,希望你们体谅!」小舞为他们打圆场道

    「我明白的,你们也别怪阿峰问长问短,他也很担心这个朋友。」

    「是的!」小舞笑道

    「妳买的花束和水果很合阿旭的心意,我相信他会很快醒来!」婉薇摸了莫晓旭的脸道

    「刚才的事很对不起,我是怕阿旭被人欺骗才怀疑你们呢!」凡峰解释道

    「无妨!看见他稳定下来,我也安心了!」幽冥语气温和道

    幽冥看不见晓旭的灵魂,他想有人在晓旭的身体动了手脚,可是现在有凡峰和婉薇在,他不能去检查清楚。

    「对了!娜娜在哪?」小舞突然问

    「什么娜娜?」

    「阿旭不是养了一只狗叫娜娜的,牠在哪?」幽冥质问道

    「我不知道你们说什么!」凡峰心虚道

    「阿旭说过若娜娜有了孩子会送一只给我们养的,我想知道娜娜在哪?婉薇小姐,妳知道吗?」水陌望向婉问

    「我我不清楚!」婉薇垂下双眼道

    「哎呀!阿旭你听见吗?他们不清楚娜娜在哪?你为了娜娜,一定要醒来啊!」幽冥大唤道

    「不用你说阿峰也一定会醒来的。」凡峰双眼瞪着幽冥道

    此时

    「汪汪汪」

    「喵噢!」

    「你们听见狗吠声吗?」小舞突然问

    「什么?妳别说笑了!」凡峰紧张道

    「汪汪汪」

    「是娜娜吗?」幽冥叫唤道

    「汪汪汪」

    「不可能的!」

    「你听清楚!」

    「汪汪汪」

    「是别的狗叫唤罢了!闭嘴!」凡峰否认道

    就在此时,一双红色眼睛在看着凡峰

    「是是娜娜?」

    然后下一秒娜娜扑向了凡峰

    「呀!」凡峰双手挡在脸道

    「汪汪汪」

    叫了几声后,变得平静,他松开双手,却看见娜娜变得血肉横飞,那些血和肉正正打向了他

    「呀!」凡峰大叫道

    「峰,你在做什么?」婉薇担心问

    凡峰看着自己一身的鲜血,地上留下了娜娜的狗头,而他正和地上的狗头对望着

    「汪汪汪」

    「走开!」

    凡峰想用脚啺走娜娜的头

    「喵噢!」

    可是小火点狠狠的咬了他的脚

    「呀!哪来的臭猫!」凡峰大怒道

    「峰,你干什么?」

    「薇,妳看不见吗?有只臭猫啊!」凡峰望向婉薇道

    「什么猫?峰,你别吓我!」

    「没有?」

    凡峰回神过来,本来一身血的他,什么也没有,而地上更没有娜娜的头。

    「是娜娜!」小舞一把抱起小狗道

    娜娜在小舞怀里睡得安祥

    「妳怎可以吓人的!」

    当凡峰想走近小舞时,她怀里的娜娜却自动分裂,血肉再次飞向凡峰那里

    「娜娜乖!」小舞摸着娜娜道

    但在凡峰眼里,小舞摸的却是血肉尸块。

    「恶心死了!」凡峰害怕道

    「娜娜,我们回去了!」小舞向娜娜道

    「汪汪汪!」

    娜娜点了头,然后牠从小舞怀中跳了下来,牠自然地站在小火点身边

    「我们不打扰你们了,迟点再看他吧!」幽冥向他们道

    「那我们不送了!」凡峰勾起笑意道

    他们离开了病房,当他们离去后,凡峰抺了抺头上的汗

    「薇儿,我到外面散散心,妳来吗?」凡峰问

    「不了,万一他醒来后看不见我怎么办?」

    「只是这样吗?没有别的?妳可不要忘记自己的本份!」凡峰警告婉薇道

    「我知道了!」

    这句话让小舞十分在意,而且看见娜娜对凡峰有所不满,小舞猜想凡峰,婉薇对晓旭和娜娜所做的事是脱不了关系,但要怎样才可以让他们露出尾巴才是关键。

    「娜娜,妳别太担心,晓旭一定会醒来的,他离死期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幽冥安慰娜娜道

    「真的吗?」

    「本王是谁?本王说的就不会发生!」幽冥肯定道

    「我们一定会好好保护晓旭的,娜娜,妳别哭了!」小火点吻了娜娜的额头道

    「是!」娜娜点头道

    「但我们不能排除有人会向晓旭下手!」水陌突然道

    宇衙听了这句话,想着他们可能要小舞做什么,他拉开小舞

    「宇衙哥,你做什么?」小舞小声问

    「我不会让妳卷进奇怪的事,妳跟我回去,开这个部门是我的错,我要」

    「宇衙哥,你是向我报复吗?」

    「小舞,妳胡说什么?我当然不是!」宇衙紧张道

    「宇衙哥,对不起!我一时口快,但请你别关闭这个部门,我很高兴能够参与这事件的,就算最后我死了也是不后悔的。」小舞握着宇衙的手道

    「好吧!无论如何我也会保护妳的。」宇衙无奈道

    「宇衙哥,谢谢你!」

    「只要小舞别误会我就好了!」

    「是!」

    小舞知道这不是误会,而宇衙也清楚自己是在向水陌他们报复,只是在小舞面前装作不是的样子,现在只要小舞欠下他的人情,迟些就可以以这个作借口,让小舞待在他身边,这样才是他要做的事。

    「姐姐!」娜娜向小舞道

    「噢!娜娜,妳有没有受伤?」小舞担心问

    「没有,那我有吓怕姐姐吗?」

    「娜娜还是那么可爱和漂亮!」小舞摸了娜娜的头笑道

    「谢姐姐!」

    小舞转向了水陌他们

    「我们现在应该怎样做?」小舞问

    「我们在深夜时份再来这里!」幽冥向小舞道

    「好的!」

    幽冥他们离开了医院,而凡峰则为幽冥他们的事而咬着指头

    「不可能的,娜娜的事和我没关系的,对!没有关系的,晓旭是我的好朋友,我」

    凡峰在喃喃自语,而在病房里的婉薇则一直握着晓旭的手

    「阿旭,对不起!我想不到你待我是真心的,我和你的一切是阿峰安排好的,但我也想不到自己的心也动摇了,真的很可笑!你快些好起来吧,我一定会向你剖白一切!」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很快到了深夜时份

    「薇儿,夜深了,我送妳回家吧!」

    「好吧!」

    婉媚坐上了凡峰的车

    「薇儿,妳爱上了阿旭吗?」凡峰质问婉薇

    「没有!」婉媚极力否认道

    「没有就最好!妳要知道我才是妳的男朋友!」

    「哈!我们真的是男女朋友吗?」婉薇心痛问

    「妳说什么?」

    「若我们是男女朋友,那为什么你要我去阿旭身边做他的女朋友?我知道,你想说这一切为了我们将来什么的,可是我不在乎有这些,而你就把我推向他身边!」

    「妳不是也答应了吗?」

    「是!我答应是因为我天真,真的以为你是对我好,但是原来阿旭才是对我最好的那个!」婉薇坦然道

    听见婉薇这个答案,凡峰不禁大怒起来

    「这不是爱上他吗?」凡峰质问道

    「我没有这个资格!现在我只想阿旭快点醒来就好了!」

    「妳别痴心妄想,阿旭最疼爱是娜娜,而不是妳!」凡峰气愤道

    「是你做的吗?」

    「妳妳说什么?」凡峰心虚问

    「没什么了!你在这里放我下车吧!」婉薇突然道

    「这里是天桥来的!」

    「停车!」

    婉薇不想再坐凡峰的车,她想到外面透气,车里混浊得过份。

    「好吧!」

    最终凡峰停了车,让婉薇下车

    「妳回去后再打电话给我!」

    婉薇并没有回应他,就在她下车后,她感到有一双眼睛透过车里的玻璃窗看着她,她回头看了看,却看见一个女子在凡峰的车里,而女子向着她诡异的笑了起来,她清楚看见那女子半身是流着血的,她冒了汗,立即走了起来,此时,有一辆大货车要碰向她,幸好有一只手在拉了她回到行人桥那里。

    「得救了!谢谢!」婉薇低头道谢道

    「无妨!」男子答道

    婉薇抬起头惊讶起来

    「你是」

    「婉媚姐姐有没有受伤?」小舞关心问

    「没没有,你们怎会」

    半个小时前,幽冥他们离开医院后,打算深夜再去探访,就在此时,幽冥看见了一只怨灵在凡峰身边,她双眼发出了极度怨恨的红色眼光,幽冥勾起了笑意

    「看来这个凡峰还有一个秘密了!小妖!」幽冥叫唤道

    「大王,有何吩咐!」

    「跟着那人,他身边的怨灵随时会对其他人不利,去吧!」幽冥吩咐道

    「是!」

    小妖转便消失了,小舞听见十分好奇

    「幽冥哥,出现了什么情况了吗?」小舞紧张问

    「有只怨灵在那男子身边,这可会出大事,我们跟踪着他们,你守着医院门口。」幽冥吩咐宇衡道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要保护蝶衣!」宇衡反对道

    「宇衡哥,我不会有事,你就留在这里等我们回来吧!」小舞握着宇衡的手道

    「也好!我看在蝶衣份上,你们一定要好好保护她,不然我不会放过你们!」

    「不用你说,我们也会拼死保护妹妹的!妹妹,走吧!」水陌拥着小舞道

    「你」

    「娜娜,小火点,我们走吧!」

    现在,水陌救了婉薇,婉薇差点成为车下亡灵,小舞本想救婉薇,水陌明白小舞的心意,快她一步把婉薇拉回来。

    「妳被一只怨灵叮上了,她一定不会放过妳的。」幽冥开口道

    「什么怨灵?我不清楚呢!」

    「呵!那真的很有趣呢!」幽冥勾起笑意道

    「你是说凡峰他有我不知道的事?」

    「或许吧!好了,妳一定要放在身边,这样她不会接近妳。」幽冥拿着一个火球道

    「好的。」婉薇半信半疑的接过火球道

    「婉薇姐姐,那我们送妳回去吧!」小舞向婉薇道

    「那」

    「蝶衣说得对,留妳一个人她不会放心的,就这样吧!」水陌向婉薇道

    「好吧!」

    「妳只需把手交给我。」幽冥伸了手道

    「好好的。」婉薇半信半疑道

    婉薇伸了手,小舞也把手放到水陌那里

    「走吧!」

    一会儿后,终于来到了婉薇居住的附近地方。

    「你们怎会知道我住哪的?」

    「本王要知并不难,妳只需相信我们就可!」

    「我知道了,那我回去了。」

    「婉薇姐姐,希望妳能好好睡一觉!」小舞握着婉薇的手道

    「谢谢妳!」

    「娜娜,小火点,我们走吧!」小舞抱着牠们道

    大堂的门打开了,婉薇走进那大堂里,然后等侍着升降机,在升降机里,亮灯突然忽闪了几下,婉薇身边突然多了一位女子,她悄悄的站在婉薇身边,婉薇感到有点不妥,升降机突然坠下,婉薇害怕起来,她想起了那颗红色的火球,她从口袋里拿出那火球

    「呀!可恶!」怨灵大唤道

    她大唤后,从升降机里消失了,升降机回复正常。

    「刚才」婉薇抺了头上的汗道

    到了她住的层数后,婉薇飞快地走进屋里,然后好好洗澡,让自己可以平静下来,那怨灵已回到凡峰身边,她断了的头正伏在凡峰的肩膀上,不知就里的凡峰觉得肩膀很重,以为自己疲劳过度,他松了松肩膀,怨灵的头颅滑碌地滚到地上,她双眼正看着凡峰,凡峰从电视机的倒影赫然看见了那怨灵

    「呀!」

    突然,他被人推了一下,在电视机的倒影里,看见了凡峰刚好和那怨灵对吻着,凡峰赫得立即起来。

    「谁?」

    当他再看电视机的倒影后,什么也没有

    「是是我的错觉吗?」凡峰惊慌道

    凡峰抺了汗,正要打电话给婉薇,可是婉薇却不想听他的电话,索性把关上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