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陆梅抽眼看了看庄晓捷,觉得这姑娘的表情有些复杂,既有一种淡淡的失落,又有一种正在分析问题的专注,还有一种有所发现种欣喜。她试探着问道:“晓捷,你从你心理学专业角度分析分析,我哥他是不是有心理问题?是不是得看看心理医生呢?”

    庄晓捷一听,专业地说道:“如果是刚分手呢,你哥的这些所有表现都是正常的,也是可以理解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结识新的朋友,应该会没事。但是,从你说的时间来判断,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他的表现还像当初那样,这就不算正常了,而且从那天视频的时候,我观察到你哥态度似乎比较冷淡,似乎在心里压抑着什么东西。我想问,他平时也这么严肃么?还是只是在那天?”

    陆梅想也不想地就说:“你可算说对了,我哥他何止是压抑,简直就是压抑。以前干导游的时候,特别爱说,也特别能说,虽然有时候不着调,但看着让人舒服。可是自从我爸走的前半年,我见他就不怎么爱笑了,回家也不爱再谈他工作上的事。自打我爸走了以后,他就整个换了一个人,每天苦大仇深的一张脸,动不动就玩消失,一走就走一天。有一段时间,他招呼也不打,自己跑南方走了半个多月,原来的手机号也换掉了,幸亏是临走前给我留了信,告诉我们他去哪了,要不然非得把我妈急出个好歹。”

    庄晓捷一听,更加好奇地问:“噢,你哥这半个月去哪儿了,干什么去了,你知道么?”

    陆梅说:“我就知道他跑去贵州了,至于是直奔那儿,还是又绕道去别地儿了,就不知道了。那次他玩消失后到底干了什么,我到现在也没敢问,他也从不说。只是他在走前让我把他的东西收拾一下,把他写过的日记啥的给处理了。等回来后,我就发现他又像换了一个人,虽然不像走前那么消沉,但也没回到正常状态,而是变成想要做什么大事前的那种临战状态。那时他才告诉我们,他辞职了,然后他就一头扎进书堆里,整天就是学习考试,再学习再考试,一下折腾到现在干律师,以前干导游的事他就一个字也不提了。我们有几次出去玩的时候,我看见带团的,还跟他开玩笑,问他想不想过去举旗子。结果你猜怎么着,他就是冷冷一说:不去,那讲的什么玩艺儿了!然后他就走开了。”

    庄晓捷一听陆梅看过陆川写过的日记,大有探得宝藏的兴奋,从心理专业角度讲,一个人的日记往往是他内心深处真实心理活动的写照,也隐藏着某些心理问题产生的背景和原因,这种资源如果运用得当,对于心理分析和问题解决是很有帮助的。她以更加沉稳口气接着问:“那你哥让你处理的那些东西,你都看过么?”

    陆梅说:“看过,但没动,虽然他交权给我,但我哪敢就简单处理了,不得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东西,比如夹着几张大票子或是人家女孩写给他的情书啥的。可结果,啥也没有,全是他带团那几年的一些感想和体会。这不看不知道,一看才明白,原来我哥带团时并不是我们想的那么轻松,里面也有好多伤心、气人的事,也有我哥对工作的各种不满。最可怕的是,越是临近他辞职的那段时间,他写的东西就越瘆人,冷冰冰、凉飕飕的,甚至有那么一两段读着都觉得他想自杀,妈呀,太可怕了!”

    庄晓捷听到这儿,感觉事情比她想像的要严重得多,她接着问:“他关于想要自杀的内容是怎么说的,你还想得起来么?”

    陆梅略作回忆后说道:“嗯,原文怎么说的,我想不起来了,大意是对工作、对社会的失望,内心孤独到无处依靠,每天强言欢笑很累,再不愿不想念爱情之类的话。他还写了一首诗叫《天国之恋》,我也不知道是写谁的,反正读完了,就感觉像是坐着一条冰雕的船,在冰川之间飘流一样,从外到里,一凉到底。就像杰克船长乘船漂冥河时的那处场景。

    庄晓捷一边听着陆梅背诵着这首诗,一边想象着诗里的场景。她低声地问:“你哥写这首诗的那页纸一定是皱巴巴的吧?”

    陆梅不解地问:“唉,你怎么知道?那页纸真的和前后的纸不一样,就像水泡过一样。”

    庄晓捷肯定地说:“估计你哥是哭着写完这首诗的,那些褶皱是他的眼泪浸出来的,而且我想这诗是写给那个女孩的,他是想以此表达对那个女孩的想念和对彼此感情的绝望。女孩倒在他怀里,代表着他对她的恋恋不舍,冰河代表着这段感情在他心里的状态,女孩的死亡代表着他对自己感情的绝望,他为女孩送行的同时,也在埋藏自己的感情,而他的心门也就在这种状态下永远封闭起来了,不然他为什么一直拒绝别的感情,拒绝别的女孩儿呢!”

    陆梅惊讶地说:“啊!这你都能猜出来?哇,你的分析好厉害啊!人都没见,光听这首诗就能找到这么多信息,你真不愧是你们心理系的高材生!说到这儿,我想起一件事,好像我哥当律师后,一直只打经济类和刑事类的案子,从不接离婚类的,有人说我哥心高气傲,瞧不起这些小案子,可我看我哥有时候代理的合同类案子比这还简单还不赚钱,那他也接。你说他这是和心理有关系么?”

    庄晓捷听到这一信息,也有些意外,她原以为新的职业,新的身份会让陆川有所改变,可从他不接离婚类案件的这一情况来看,可能事情并不乐观。她说:“这种情况,不能说没关系,只能做一个假设,那就是离婚类的案子,总是要接触到婚姻关系,而且是破碎的婚姻关系,要面对男女之间的情感纠纷甚至是相互敌对的矛盾,而很多家庭离婚的原因是和一方的背叛、一方的抛弃有关。这些是你哥最不愿面对的,也是他那道心门里最怕见光的伤痛。”

    陆梅听得傻了,她瞪大眼睛望着庄晓捷,此时她只感觉庄晓捷在她面前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她双手合十作膜拜状地说:“庄神,我真佩服你!佩服得不行了,这么复杂的事情,让你说得这么清晰,好像你就是他一样!妥了,妥了,我看,能救我哥的人就是你了!”

    庄晓捷不在她的沉思中,冷不叮听到陆梅这么一说,有些没回个神来地问:“嗯?谁救你哥?”

    陆梅感觉自己又把话说早了,赶紧纠正道:“我的意思是说,我哥的问题这么重,而你又分析得这么到位,那你不正好给他做心理医生嘛,虽然外边都说看心理医生很贵,但凭咱俩这关系,凭我哥救过你的缘分,你怎么也得帮他一把吧?我看就这么着了,我哥,交给你做小白鼠了,你爱用什么招就用什么招,只要能把他弄正常了就行,别让他就这么一直当苦行僧就行,我还等着要嫂子,我妈还等着抱孙子呢!”说罢陆梅偷偷一乐。

    庄晓捷一听此言,双颊顿生绯红,她听出陆梅话中之意是要认自己当嫂子。可是这也来得太突然了,陆梅这丫头真是敢想敢干,啥也敢说。不过,自己刚才也是对陆川经历的种种过往产生了强烈的同情和怜爱之心,这种心理活动在单纯的心理分析师和分析对象之间是不可能产生,也不允许产生的。但这种感情就是真真实实地出现了,自己就应当承认和接纳。

    于是,庄晓捷在心底暗自发誓:陆川,不管你的心门关得多紧,我都要闯一闯,不管是什么将你封印,我都要救你出苦海。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