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嘭嘭嘭!

    粗暴的敲门声把尼尔从梦里惊醒。

    他睁开眼,看到紧闭的铁门打开小口,有只手把今天的晚餐递进来,旋即,小口闭合。

    晚餐很丰盛,餐盘上有一块面包,两根香肠,一小碗莴苣沙拉,一杯清水以及配给面包的小块黄油,餐盘边还有一份当天的报纸。

    尼尔没有动弹的意思,翻过身转向床的另一边。

    床的另一边是窗户,窗户是封死的,窗框上打着粗壮的铁栏杆,玻璃外一片黑暗。

    黑暗把玻璃变成了镜子,镜子上倒映着人脸,褐色的卷发、湛蓝的眼睛,有一副英朗的五官,神情冷漠而且麻木。

    此外这个人的脸色很差。

    苍白、憔悴,眼球浑浊,布满血丝,连眼窝都深陷进去,边缘染着眼影一样黑的眼圈。

    那就是他。

    看了一会,尼尔木然地从床上坐起来,起身走到丰盛的晚餐跟前。

    “欢迎来到阿卡姆疯人院。”

    他举起水杯,对自己说。

    ……

    阿卡姆疯人院的官方称呼是阿卡姆疗养院,建造在风景如画的阿卡姆镇边缘,使用一栋乔治二世时期的古老小楼,共有病床50余个,医生3人,护士12人。

    它是一所公立疗养院,拥有市政厅和密斯卡托尼克大学医学系的专项拨款。

    也因为这些拨款的存在,这里才成为马萨诸塞州少有的接受无监护病患的疯人院。

    尼尔来到这里已经一个月了。

    一个月前,尼尔.布莱克还是个杰出的青年学者。

    他是考古学家、人类学家,是探险家,是密大这些年所培养出的最优秀的年轻人,也是波士顿布莱克私人考古研究所的创立者和主持人。

    他的合伙人是考古界最优秀的经济人韦斯利.温特,在几个月前的竞争当中刚刚横扫群雄,为尼尔争取到了与密大教授弗朗西斯.摩根共同探险的机会。

    他们本该同心同德,这会应该正在为传说中图坦卡蒙金字塔的密室作着紧锣密鼓的准备。

    然而就在这个紧张关头,尼尔遭遇了车祸。

    他在昏迷中经历了一场说不清道不明的灵魂穿梭,等一觉醒来,一下子就不可救药地迷上了曾经不甚关心的神秘学领域。

    他需要弄清那场灵魂穿梭的真相,需要知道脑子里那些奇怪的画面和念头的由来。他必须立刻投入调查,一刻都等不下去!

    他以为韦斯利.温特会支持他。

    因为韦斯利.温特一直都是他的支持者。他们在贫弱时相交,一起经历过研究所最困难的草创时期,也享受过功成名就所带来的万众追捧。

    但是……。

    当他告诉温特他准备退出摩根教授的探险团时,温特笑了笑,然后把他送进了疯人院。

    就这样,尼尔开始了漫长的疯人院的生活。

    阿卡姆疯人院宣称自己使用现代化的精神治疗手段。

    尽管疗养院的场地会用栅栏围起来,房间的窗户也会封上,但这里很少使用约束装置和紧身衣。

    如果监护人愿意支付医院费,疗养院会为病人准备帮助睡眠的药物、饮食调理以及温和的物理培养疗法,病人的治愈率大概能达到45%。

    如果没有监护人或监护人无法按时支付费用,疯人院也会为疯子们准备当世最先进的水疗和电击疗法,虽然死亡率有点高,但勉强也能治好20%。

    尼尔的治疗方案无疑是后者。

    他每天会在7点起床,首先进行例行的认知检查。

    认知检查是为了确定他疯癫的程度。无论检查的结果如何,他都会被带去洗澡,顺便做5到7次窒息,冲30分钟的高压水龙。

    温和的水疗结束后,他可以休息大约15分钟。

    过程中他会被要求喝上大约100克盐水,然后空着肚子到电击室接受连续3次通电。

    通电后他会被要求进行当天的第二次认知检查,推断治疗的效果,确认次日的行程。

    如果结果和上午一样,明天不变,如果结果和上午不一样,明天还是不变。

    这样的生活对身和心的摧残无疑是恐怖的。

    30天的时间让尼尔瘦了一圈,脸色苍白,神情憔悴。

    他能感受到自己的理智在崩溃,在疯与不疯、痴与不痴的界线上反复横跳。

    好几次他几乎都想要承认自己疯了,因为他的主治医生告诉他,疯子每天只需要被窒息3次,电击1轮。

    当他开始向往疯子的待遇,他发现了,这才是最恐怖的事情。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