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阿卡姆有两个黑帮,一个是爱尔兰裔的骄傲丹尼.奥班尼翁,一个是意大利人的自豪朱塞特.波特罗。

    波特罗日落西山,奥班尼翁旭日东升。

    这些事情尼尔原本是不知道的,毕竟波特罗是那种传统的黑帮人才,抢劫、勒索、走私、销赃,不像奥班尼翁有正经的产业撑门面,读书的时候尼尔也没有和他接触的需求和机会。

    不过得益于萝贝塔.哈瑞,尼尔现在对这些城镇的阴暗面知之甚详。

    哈瑞聊起波特罗是在昨天试穿第三双长筒袜的时候。

    尼尔记得那双漂亮的缀着蕾丝的老款棉袜,和波特罗现在的境遇一模一样,无力回天,风光不再。

    谁都知道它的剩余价值干涸了,没有人看好它与新款竞争的结果,它自己也不看好。

    但为了不被那些天性凉薄的经销商丢进垃圾桶,然后埋掉、烧掉,在无人问津的地方烂掉,它还是竭力维持着自己的体面,歇斯底里地像只发情的孔雀一样展现着身姿。

    波特罗的体面就是眼前这家富丽堂皇的“意大利联盟”俱乐部。

    怀揣着新买的手枪,哈瑞好奇地跟着尼尔向着大门走过去。

    至少有两米那么高的看门人拦住他们,用意大利语说:“带着你的拇指姑娘滚远一点,小鸡脚,波特罗不欢迎陌生人进入他的王国!”

    尼尔压着帽子笑了一声,松开哈瑞的手,无害地向看门人作出握手的邀请。

    “先生……”

    看门人不屑地咧开嘴,蒲扇大的手呼一下……

    拍空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他把注意力移向尼尔的手的一瞬间,尼尔猛地跳起来,屈臂、横肘,摆动手臂把自己的肘关节像锤子一样砸在了他的鼻梁!

    嘭!

    看门人应声栽倒。

    哈瑞压抑的难以置信的惊呼起来。

    在惊呼中,尼尔抬脚踩住看门人的胸口,蹲下来,拔枪上膛一气呵成,只听见咔哒一声,枪管就深深捅进了看门人的嘴里。

    俱乐部的大门被人打开来,有四五个醉醺醺的打手冲出来,举着枪摇摇晃晃围住尼尔。

    他们的身后站着一个老相的中年男人,穿着半旧的干净衬衫,吊带裤和只流行在工人当中的扁帽子。

    他操着半生不熟的英语:“年轻人,奥班尼翁已经决定要和我开战了么?”

    “他的决定跟我无关,朱塞特.波特罗。”

    尼尔口吐出带有浓重罗马口音的流利的意大利语,掀开帽子,露出深邃的黑色的眼睛。

    “我听说阿卡姆有自己人,就安排了一批酒水送过来,谁知道……你懦弱得像个法国佬,丢尽了我们意大利人的脸!”

    ……

    生意谈成了。

    尼尔说他会在这些天安排一批酒水上岸,装在没牌照的旧卡车里,趁夜送到俱乐部的停车场交给波特罗贩卖,贩酒的所得一家一半,一个月后尼尔会派人来取。

    整个过程都让哈瑞一头雾水。

    走在阿卡姆古色古香的大街上,哈瑞像只小鸟一样叽叽喳喳问个不停。

    “尼尔,你打算和波特罗一起走私烈酒?”

    “是啊。”

    “这不是犯法的吗?”

    “是啊。”

    “你打算犯法?”

    “是啊。”

    “你哪来的酒?”

    “今晚上不就有一批上岸吗?”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