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明亮的枪焰在虚空中化作旧印,弹头从旧印的中心穿过,吸附走所有的光,直奔向奥班尼翁狼顾的头颅。

    尼尔忽然觉得眼前一花。

    游戈中的奥班尼翁循着枪声看过来,旋即止步,后跃,在短短的不到十五米的距离用人眼难以捕捉的疾速避开了子弹的弹道。

    拖着长尾的银弹头从空气中间穿刺过去,奥班尼翁四足落地,呲开牙向着尼尔飞扑直击。

    尼尔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

    他抱着偷袭的心态抢先射击,为了压减对方反应的时间,甚至刻意没有绷紧身体。

    可奥班尼翁还是避开了。

    它不仅避开了,还在避开的同时发起反击,那淡金色的毛发在尼尔眼睛里飘出流影,等尼尔的神经反应过来,尖锐的爪子已经近在咫尺。

    避不开!

    这是大脑告诉尼尔的结论,也是尼尔身上唯一比奥班尼翁速度更快的东西。

    奥班尼翁的身影在尼尔的眼睛里快速放大,拖着长长的虚幻,让它的轨迹显得模糊不清。

    但它的速度却很慢很慢,蹬踏、扬足,毛发的飘动,肌肉的隆起……

    尼尔清楚地看到它的眼珠在抛开摩根的时候转了一下,向着来不及阻截的对手抛去一个似笑非笑的嘲弄的眼神。

    然后那眼珠就转回来,从尼尔的下腹向上,瞄过心脏、咽喉、脑袋,又转回到咽喉。

    它的长吻咧开了,交错的狼牙在月光下泛着淡淡的白色反光,但它选择的武器却是爪子,前爪探出来,利刃般的爪锋闪烁寒芒。

    尼尔想要躲。

    可他的身体却是沉重的,是呆滞的。

    他操纵不了自己的身体,更准确地说应该是操纵身体的方案刚在大脑中定稿,在下达指令之前,还需要进行能被身体听懂的编码转换。

    身体依旧对即将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尼尔突然明白自己就要死了。

    他的咽喉会被利爪撕开,脑袋会被整个扯掉,血会从光秃秃的脖子里喷出来,像喷泉一样喷到天上,溅落下来,染红地面染红穹顶,泼到身后的哈瑞的身上,也泼到无头的自己的身上。

    不是奥班尼翁变慢了,这是回光反照,他正在经历死亡!

    恐惧!

    尼尔感受到恐惧,听到心脏的搏动,他想操纵自己举枪的手,那枪还维持着瞄准的姿态,新的子弹正在上膛,只要扣下扳机,就能把奥班尼翁的攻击化解。

    可他做不到!

    尼尔惊恐地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到,他能动弹的只有思维,对自己的身体却连一星半点都操控不了。

    我要死了?

    要死了。

    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要死了!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我要死了!

    他的心脏快速地搏动起来。

    问题是它本不该这么搏动,因为时间已经被冰冻了,在这个漫长的一闪而过的周期,他的心脏本该连一次完整的搏动都来不及进行!

    可心脏确实快要爆出来了!

    心脏要爆出来了,藏在里面的东西也要爆出来了。尼尔的瞳孔颤抖着,黑色的东西溶解着晕染着。

    湛蓝的眼珠恢复了本色,原本盘聚在那的黑暗侵蚀向冲血的眼白,把它们变黑,一点一点地染,在一瞬间染成漆黑。

    尼尔看到奥班尼翁的狼瞳缩成了针!在针的中心有一只蓝瞳和漆黑眼珠的怪物站在那儿。

    扑通!

    粘稠的密糖一样的黑暗觉醒了。

    祂在尼尔的心脏里苏醒,在尼尔的血管里流淌,像使用另一套截然不同的时间,转眼间就流遍了尼尔的全身,在所有的地方碰壁,最终流回到心脏的中心聚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