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空袭从天而降!

    乘坐着怪物的金发碧眼的张扬男人像自杀一样从十几层楼高的高度纵身跃下,在半空中拔枪开火,一枪就轰碎了其中一个黑袍的脑袋。

    尼尔惊㤉地连大脑都宕了机。

    持剑人说那些飞天的怪物叫拜亚基,在此之前,尼尔从未见过这种扭曲的像传说中龙一样的生命。

    持剑人说那个飞天的人是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教授,这一点,尼尔倒是可以从旁指认。

    因为尼尔居然真的认识这个男人。

    他是密大历史与科学学院教授,考古系系主任,埃及与亚述文化专家,整个密斯卡托尼克大学最年轻的权威,世界考古界最炙手可热的明星……

    他的头衔多得像繁星,他的拥趸遍及全世界。

    他就是弗朗西斯.摩根。

    因为从理论上说尼尔这一个月的地狱之行都是拜他所赐,所以尼尔本能地讨厌他。

    而现在,这个讨厌的男人正从半空中潇洒地降下来。

    他在天上不停地开火,两把大口径的自动手枪左右开弓,一个人把大半黑袍压制地狼奔豕突,抬不起头。

    他至少击倒了三个人,尼尔能听到子弹击碎肉体时的闷响和惨叫。

    还有三四个人仓促地回击,暗红色的弹轨漫天散射,有一枪击中了天上飞着的拜亚基,却没有一枚子弹能击中他。

    后一头拜亚基上的哨声急促起来,驱赶着身下的巨兽在空中折转,在摩根下降了30或35米的时候顶着枪击拽住了他的肩膀。

    摩根痛哼了一声:“噢!威尔马斯教授,能不能让你的臭宝贝轻一点,它几乎抓伤了我的肩膀。”

    拜亚基上也射出了子弹,赶开了一伙正要射击的黑袍。

    有一道尖细的声音怒气冲冲:“拜亚基的爪子能撕碎牛,你这个蠢货!如果怕疼的话,下次就别从会摔死的高度往下跳!”

    拜亚基开始向着地面降落,连拽带驮的那一头降落,丢失乘客的那一头星散。

    尼尔终于看见了另外两位密大的教授。

    坐在前面的那个人穿着深色的西装,架着眼镜,压着礼帽。

    他是密大英语系的教授艾伯特.N.威尔马斯,一个优秀的语言学者和小有名气的新英格兰地区历史研究家。

    在尼尔的印象里他一直都是温文尔雅的绅士典范,而现在,他正叼着哨子、面色潮红,用一种“死定了吓尿了”的疯狂拼命地向黑袍们开枪射击。

    坐在他后面的刚是个强壮的老年人,有一头花白的近乎于光头的稀疏头发,穿着得体的合身的正装和马甲,却在衣领上扎着枚刺眼的粉红色花领结。

    他是密大与校长齐名的伟大学者亨利.阿米蒂奇,大图书馆的馆长,禁书库的暴君,宠女的狂魔,三人组中尼尔第二讨厌的家伙。

    因为当年尼尔求学时,他总是用各种毫无逻辑的理由驳回尼尔借阅禁书的请求,比如“今天我掉了根头发”。

    战斗正在变得激烈,密大老中青三人组驾驭着只能在传说中得见的拜亚基在枪林和弹雨中强行迫降。

    黑袍已经被射倒了四人,都是弗朗西斯.摩根的手笔,他射空了一轮子弹,然后像暗器一样丢出左手的枪,在威尔马斯教授的掩护下迅速换上新的弹匣。

    威尔马斯教授的主要价值就是掩护和用哨子开飞机。

    他的射术差得让人不能直视,只是话又说回来,任何一个射手闭起眼睛缩起脖子大概都不可能比他做得更好。

    阿米蒂奇教授是三人中最闲的,只是抱着臂坐在后面,挺着腰满脸威严。

    尼尔甚至不知道他究竟来战场干什么。

    反正他一直维持着这个大BOSS一样狂霸叼酷拽的姿势,如果再叼上一支烟斗,在图书馆看书的学生肯定会觉得害怕。

    另一边的黑袍终于组织起像样的攻势。

    存活的九个人中有五个人聚起来,在持剑人的指挥下一齐向吹哨子的威尔马斯教授射击。

    射点变得密集起来,眼看着威尔马斯教授甚至他身后的阿米蒂奇教授就要血溅当场,阿米蒂奇教授终于打开了姿势。

    “言于内声!”他张开手对着身下的拜亚基吟唱。

    拜亚基昂起蛇颈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在电光火石子弹飞射的瞬间松开爪子竖起翅膀。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