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萝贝塔.哈瑞

    ·守护者公寓

    ·一般交付

    ·马萨诸塞州,阿卡姆

    ·1927年1月26日

    亲爱的尼尔:

    新年的第一个月已经过去了,我过得很好,你过得好么?

    请代我向身边所有你觉得需要问候的朋友致以新年的问候,就说阿卡姆的名记者萝贝塔.哈瑞向他们问候,他们可以为此感到骄傲。

    我有不少事情要跟你说,尼尔,好几件事,多到一张信纸写不下,就算写完了可能也要整理一下顺序才能保持条理。

    首先是你请帕灵顿叔叔做子弹的事。

    或许是因为我们在火场抢救出了他滥赌的证据,他对你的委托很上心,花了整整十天雕刻了30枚子弹,擦得锃亮。

    但他的工作没有带来任何结果,因为亨利.阿米蒂奇教授拒绝了为子弹开光的请求。

    我们后来去找了弗朗西斯.摩根教授。摩根教授告诉我们那种为子弹开光的仪式会让亨利.阿米蒂奇教授陷入长达数个月的虚弱,他很不愿意为别人这么做。

    而他之所以会为上一批子弹开光,是因为那位订货人是阿米蒂奇教授无法拒绝的人,好像叫作……伦道夫.卡特?

    总之,摩根教授说整个阿卡姆只有阿米蒂奇教授能制作你需要的子弹,你或许应该去更大的城市找找,或者找到那位伦道夫.卡特为你说情。

    天呢,光是拼写那个名字,我就觉得他是个很难沟通的人,祝你幸运。

    第二件事是一件不怎么有趣的怪事。

    我向你说起过我有位女同学和我一样成为了记者么?

    她叫奥妮,奥妮.贝利,在距离剑桥不远的齐里卡镇为镇上的《齐里卡号角报》工作。

    那是个发行量不大的小报,波士顿和剑桥或许可以找到,但是阿卡姆找不到。

    1月中旬我和奥妮重逢了。

    我们去哈佛参加了同一个写作班,三十天的那种短期班。上课的是哈佛的罗贝里教授,每堂课要37美元。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不能说的原因,我根本就不会去上这么贵的课。

    总之我和她在哈佛的校园里相遇了。

    她给我的感觉很奇怪,暴躁易怒,尖刻疯癫,和我印象里的她很不一样,在上学的时候,她大部分时候都很好相处。

    她跟我说起一件奇怪的事。

    在1月13号,齐里卡镇业余剧团上演了一场据说是法国著名剧作家编写的戏剧,使用的还是那位剧作家的手稿原件。

    奥妮和她的主编作为地方媒体受邀参观了剧本和第一场公演。

    可是在戏剧上演的过程中,公认的温柔而慈悲的罗米尔夫人突然发了疯病,张牙舞爪地接连抓伤了好几个人。

    这件事登上了报纸,夫人被关进了镇上的疗养院,公演也夭折了。业余剧社的资助人罗米尔先生因此大受打击,那个剧社濒临倒闭。

    知道么?我从她的故事里听出了一些怪异的感觉,有些像我们在阿卡姆遇到的。

    可我问她她就发怒,她想攻击我,等我觉得我们的关系应该缓和了,她却中断了课程,回齐里卡去了。

    我有些担心她。

    尼尔,能拜托你去齐里卡看看她么?我发誓如果不是这见鬼的写作课,我一定会自己过去。但是……

    她可是个漂亮姑娘,便宜你了!

    ……

    长长的信写到这里戛然而止,整整四大张信纸,写着漂亮纤细的手书。

    哈瑞的字很漂亮,赋予了字母们秀气的折转和顿笔,总让尼尔想起她纤细的腰。

    她凌散的有些絮叨的词句也透着活在当下的朝气和干劲,反而是尼尔,他觉得自己还处在被阿卡姆横刀夺爱的恢复期,最近一直有点提不起干劲。

    他有点想不通,哈瑞居然要他去看望自己漂亮的女同学……

    尼尔琢磨着,突然发现莱恩站在身后的位置比以前要远上一点。

    “莱恩,你还在介意韦斯利.温特的事么?”他张口问。

    韦斯利.温特伤害了尼尔和弗雷德里希们的感情,这是尼尔穷追远诛的第二个重要理由,仅次于他在阿卡姆几次险死还生。

    韦斯利欺骗了弗雷德里希们。

    尼尔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时常一两个月杳无音讯,所以他被关在疗养院的一个月,弗雷德里希们对他的失踪没有任何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