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银色的克莱斯勒在城镇边缘的一片树林停下来。

    尼尔撑着下巴看着玻璃,若有所思地问:“莱恩,你觉得奥妮.贝利会去哪?”

    莱恩一脸的无辜:“那个贪财的老头不是说她丢了么?”

    “我当然知道她失踪了,我是说……失踪得未免太巧了。”

    “您觉得这件事有问题?”

    “有没有问题,等见到奇卡主编就知道了。”

    尼尔下车打开后备箱,从大行李箱里抽出一件宽松的深灰色风衣,一副镀黑的金丝框眼镜和配套的小檐帽。

    “莱恩,枪,有备无患。”

    莱恩点点头,弯腰打开车子的后排。

    克莱斯勒的后排经过特别的改装,座椅和靠背可以向外侧打开,里面藏着专门加固的铁制的武器柜和武器箱。

    莱恩的收藏琳琅满目。

    手枪、步枪、霰弹枪、机关枪都有好几种口径可供选择,备弹充足,枪械簇新。

    而且里面有的还不仅是枪,尼尔看到了一排英国制的米尔斯“菠萝”手雷,两枚拌索式地雷和……

    他捡起一块看上去像砖一样的油布包:“莱恩,这是炸药?”

    “是TNT,边上那个黑色的小管是雷管,再边上是起爆器。”莱恩忙着找文件,头也不抬。

    “难道这一路我都坐在这堆足够把人轰成渣的火药上?”

    “下次你可以坐前排。”文件找到了,莱恩抬起头,“在索姆河我头顶飞着炮弹,床下也垫着炮弹,但我每晚都睡得很好,从来没有做过恶梦。”

    尼尔无话可说。

    莱恩是一战的老兵,还是参加过索姆河战役并活着回来的幸运儿,虽然那份幸运很贵,但经历却是实实在在的。

    所以尼尔只能小心翼翼把TNT放回去,摘了把M1911戳进枪套,捡了4个备用弹匣。

    他从脖子上拉出项链,看着项链挂坠上仅存的两枚银子弹,想了会,又摘下一把M1917左轮,两枚米尔斯手雷,以及两个左轮弹匣。

    装备完成了,尼尔从车里直起腰:“莱恩,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在车里备炸药了?”

    “从听到狼人和章鱼的故事开始。”

    尼尔无奈地耸耸肩:“我希望我们用不到这些。”

    “你说过,有备无患。”莱恩说。

    车子转向韦斯利尔街,在问过几次路后从号角报社前驶过,停到了距离报社不远的一条街边。

    尼尔趁机观察了一下报社,那是一栋三层的小楼,褐色墙壁,白色尖顶,门眉上挂着【号角报社】的招牌。

    好消息是报社主编詹姆斯.奇卡先生就待在自己行将倒闭的报社里,坏消息是玻璃大门的把手上上悬着牌子,上面写着【待客中】,显然是临时从办公室大门摘出来的。

    尼尔和莱恩披着风衣下车,压着帽子,分开靠到可以看见前后门的两棵树下。

    尼尔在想之前与报亭老人的谈话。

    雇员失踪,报社倒闭。

    尼尔故意说奥妮.贝利曾经的报道是“温暖人心”的,报亭老人没有反驳。

    这说明哈瑞的记忆是对的,尼尔的判断也是对的,奥妮.贝利在近期经历了性情大变。因为文字有性格的反应,而她为罗米尔夫人撰写的报道从哪个角度来看都称不上“温暖人心”。

    尼尔想到奥妮.贝利和那出戏剧的关系。

    如果她是因为戏剧失踪的,那么打字员比莉.珍又与戏剧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也失踪了。

    号角报还会继续有人失踪么?

    同样参观过剧本,参加过首映的主编詹姆斯.奇卡会不会失踪,那个发疯的贵妇会不会失踪?

    他正想着,突然听到哗啦一声。

    三楼的玻璃破了一大块,有一个魁梧的男人从里面跳出来,狼狈地摔在披檐,掉下来,头先落地,脖子完全扭到了一边。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