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12月26日:齐里卡业余剧团决定承演法兰西著名剧作家克拉拉.加祖尔的代表名作《黄衣之王》,市民们可以在林北街罗曼大剧院观看到这场激动人心的演出。

    1月4日:普罗耶.罗米尔先生向本报展示了克拉拉.加祖尔女士珍贵的剧本手稿。

    1月13日:艾丽.罗米尔夫人在《黄衣之王》公演现场暴力伤人,警察为何不把她关进笼子?

    1月15日:艾丽.罗米尔确诊疯病,已由齐里卡疗养收治。疗养院表示将暂时限制其与人接触,毕竟如果母狗开始咬人,拴条绳子是最好的办法。

    1月18日:齐里卡业余剧团完了!剧团经理马克斯.维纳宣布剧团停止活动,罗米尔家伪善的面具被撕开,普罗耶.罗米尔停止了对剧团的资助。

    关于戏剧的报道并不多,但很密集,蕴含的信息量也很大。

    首先所有的报道都出自奥妮.贝利之手,报道的风格在11天中变化剧大,号角报审稿的尺度变化也很大。

    其次那幕剧叫《黄衣之王》,是法国剧作家克拉拉.加祖尔的作品。尼尔自认为看过的文学作品不算少,但从未听说过这部作品,也没有听说过这个作家。

    第三剧本手稿应该在普罗耶.罗米尔手里,他宅子里的每个人都可能与手稿有过接触,已经被关进疯人院的艾丽.罗米尔接触过的可能性最大。

    第四公演《黄衣之王》的是齐里卡业余剧团,公演地点在罗曼大剧院,而且业余剧团已经在10天前停止活动。

    第五想见艾丽.罗米尔似乎并不是太容易的事,她被限制接触了,尼尔依稀记得,他那时的待遇也不过是限制探视而已。

    第六……

    尼尔看向自己的手背。

    那些果冻怪物的口水有不弱的腐蚀性,他的手背和衣䄂之前受到了灼伤,那不过是几个小时前的事情。

    然而现在伤口已经开始脱痂了,新的皮肤粉红细嫩,耳膜的损伤也好了大半。

    这种愈合速度比常人快了许多。

    尼尔伸手去搓自己的伤口,残痂像雪片一样飘下来,露出完好如初的手背,除了与边上稍微有点色差,连一点轻微的伤痕都见不到。

    似乎是好事?

    尼尔对自己说,似乎是好事。

    他站起来,换上新的衬衫,新的风衣,新的眼镜,风衣底下还有新的枪和手雷。

    他整装一新走到外间,看到正在认真擦枪的莱恩。

    莱恩抬起头:“少爷,您休息好了?”

    “分头行动,莱恩。”

    尼尔看了眼座钟的时间,时间是下午5点17分。

    “把精神科医生的身份找出来,给我名片,然后你带着行医资格和介绍信去疗养院,告诉他们的院长有人要求我对尊贵的罗米尔夫人进行会诊。”

    “有人要求?”莱恩一脸古怪。

    “是,你只需要告诉院长那个人不是罗米尔先生,另外,别忘了把这件事告诉多萝西。”

    莱恩耸耸肩:“您呢?”

    “我要去一趟齐里卡的业余剧团。”尼尔挤挤眼睛,“报上说,他们的女演员很漂亮……”

    ……

    酒店说齐里卡业余剧团就办在公演的罗曼大剧院。

    这很正常,因为大部分小镇都只有一座剧院,更多的镇子连一座剧院都没有。

    大剧院一点也不大,方方正正的建筑位于城镇中心区的边沿,高度看不可能有两层,占地看不可能超过500席。

    剧院前门可罗雀。

    尼尔从剧院的正门入,在门卫室停下来。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