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去年圣诞节的时候,普罗耶.罗米尔突然把马克斯.维纳叫到家里,向他介绍了一个名叫丹尼尔.斯维恩的本地人。

    丹尼尔.斯维恩声称自己最近得到了一位名作者从未公演过的优秀作品,就是克拉拉.加祖尔的《黄衣之王》,他希望能在家乡的剧场看到这幕戏上演。

    罗米尔先生对这个建议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和维纳一起参观了剧本的手稿。

    然而那份手稿是法文的。

    罗米尔先生的法文并不好,维纳则对这种精确的文字一窍不通,所以罗米尔先生叫来了他的妻子艾丽.罗米尔夫人。

    喜爱戏剧的罗米尔夫人很快就被那份剧本迷住了,不仅承诺把它翻译成英文,还央求维纳接下公演。

    维纳能对自己的赞助人说不么?不能。

    剧本就这样被留在了罗米尔家。

    罗米尔夫人聘请了齐里卡最好的打字员比莉.珍为自己整理文字,用了四天三夜完成了剧本的翻译。

    维纳也确定了公演的男女主演,剧团的台柱亚瑟.罗迪饰演男主角黄衣之王,剧团的台面洛伊.高尔基饰演女主角卡西露达。

    排练紧锣密鼓地开始了。

    罗米尔先生对这幕传说中首次公演的名剧寄予了极高的期待,不仅邀请了号角报跟踪报道,还要求两位主演从法文版本中感受原文对话的感受和魅力。

    业余剧团也为此倾尽了全力,可谁知道……

    就在座无虚席的公演当天……

    尼尔结合自己的所知与维纳的叙述总结出了整个经过。

    采访结束了,他从口袋掏出两张百元的美钞放在维纳面前,翘着腿说。

    “很不错的一次采访,虽然我可能看不到那幕戏,但依旧能写出一篇很棒的评论。这是你应得的,维纳先生。”

    维纳直勾勾地看着钱:“先生,您是个慷慨的先生,请问我还有什么能帮助您的?”

    “男女主角的联系方式,我需要他们的感受评价那幕戏和中道夭折的首演。”尼尔想了想,“还有剧本,既然看不到戏,我至少要看到剧本,身为剧评家,我不能写无根的评论。”

    尼尔轻易拿到了自己想要的,而且是双份。

    男女主角细致的心得记录在英文剧本的留白上,本子的边沿还贴着大量的标签,让剧本看起来格外厚实。

    尼尔站起身告辞,维纳站起身恭送。

    等尼尔走远,皮鞋的咯噔声再也听不到,维纳这才想起放在后台的200美元。

    他飞奔过去,推开戏服,跨过戏箱,踩过水滩,就在即将拿到钱的当口……

    嘎哧!

    ……

    接触过法文原本的人一共有9个!

    剧本提供人丹尼尔.斯维恩,剧团赞助人普罗耶.罗米尔,剧本翻译人艾丽.罗米尔,剧本打字员比莉.珍,剧团经理马克斯.维纳,男主角亚瑟.罗迪,女主角洛伊.高尔基,报道记者奥妮.贝利,报社主编詹姆斯.奇卡。

    直觉告诉尼尔,奥妮.贝利的失踪和剧本有莫大的关系!

    500席的剧场在公演当天座无虚席,齐里卡镇的怪异和失踪却集中在这九个人。

    奥妮.贝利、比莉.珍、詹姆斯.奇卡先后不见了踪影,而与詹姆斯.奇卡待在一起的坠楼大汉和鹰脸绅士却被留了下来。

    这些事情无一不在说明怪异的源头。

    那本法文原本是一切的源头,而确认这个猜想最好的办法就是正面接触剩下的人。

    眼下还有五个没见过,先找谁呢?

    艾丽.罗米尔被关在疯人院里,普罗耶.罗米尔是本地绅士,需要引见人,丹尼尔.斯维恩的住所至今为止毫无头绪,只有男女主演……

    尼尔看了看夹在腋下的剧本。

    洛伊.高尔基的剧本更厚,边角折卷。她对这幕戏投人更深,如果剧本真的对人有影响,她的表象也肯定更明显。

    她在恩贝纳里餐馆做服务员,眼下还不到7点钟,又正好是吃晚餐的时间。

    尼尔砸了一下嘴,决定了自己的下一个目标。

    恩贝纳里家庭餐馆是一家中等销费的快餐厅,在中心区的另一头,与罗曼大剧院隔了一整条林北街,与人口稠密的老城区毗邻。

    它在齐纳里很有名,尼尔只是随便问了两个路人就问到了地址,不到十五分钟就听着摇铃推开了店门。

    餐厅长而弯曲的柜台两边摆满了凳子,柜台上摆放着大而结实的白色盘子,里面盛着炸鸡、煮牛肉、调味肉汁、软青豆和一堆堆的土豆泥。

    这就是当下最流行的美式快餐。

    餐厅里有十几个客人,大多数拖家带口,只坐了四五张桌子。

    尼尔随便捡了张靠窗的桌子坐下来,看着齐里卡的夜色,等来了穿黄围裙的服务人员。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