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高档宾馆的水很烫。

    滚烫的水冲刷着身体,把血水和整晚遭受的惊吓一块冲进下水沟。

    洛伊把头靠在马塞克拼成的浴墙上,无声地颤抖、哀号、大哭。

    直到积攒的情绪发泄出来,爆发出来,她才扬起头,准许自己滑腻腻的脸也享受热水的恩泽。

    水声传到浴室外,尼尔皱着眉看着散落一地的血衣,包括自己的大衣和靴子。

    “莱恩。”他喊一声。

    莱恩在沙发上抬起头,精神抖擞地等待着尼尔的指令。

    尼尔嫌弃地指了指地上的脏衣服:“找个地方把它们烧掉,然后照着洛伊.高尔基小姐的身材去买套衣服来。”

    莱恩抬起腕看了眼表:“少爷,11点了。”

    “那就把它们烧掉,然后照着洛伊.高尔基小姐的身材去宾馆的女更衣室找一套。”

    莱恩瞪大眼:“少爷,你要我大晚上盗窃女更衣室?!”

    “不妥哈……那我去?”

    “……我去吧。”

    认命的莱恩走了,尼尔坐到书桌前摊开白纸。

    之前他想不起单纯的哨声,但自从见到了拜亚基,他怎么可能还想不起威尔马斯教授最自傲的拜亚基束缚术?

    拜亚基束缚术是一种召唤法术,召唤是第一步,驾驭是第二步。

    就像马夫手上五彩斑斓的马鞭,哨子就是巫师们驾驭拜亚基的工具。

    当它们被结合到了一起,意味着,发生在齐里卡的神秘失踪案背后有人的影子。

    有人策划了这次事件。

    一个和尼尔一样活生生的人,男人或者女人,胖的或者瘦的,年轻或者年老。

    他是谁?藏在哪?

    尼尔在纸上刷刷写上两个人名。

    【男主角亚瑟.罗迪,女主角洛伊.高尔基】

    他们是眼下可以排除嫌疑的人。

    哨声响起时洛伊就在尼尔身边,如果是她吹的哨,尼尔不可能辨不出源头。

    而男主角亚瑟.罗迪是今晚的死者,作为第一位没有完整失踪的剧本接触人,他也不可能是吹哨的人。

    剩下的七个……

    最有嫌疑的是剧本提供人丹尼尔.斯维恩和剧团赞助人普罗耶.罗米尔。

    尼尔换一行写上这两个名字。

    斯维恩是眼下九人中最神秘的一位,除了听说他提供了剧本,尼尔不知道他的任何信息。

    罗米尔先生则是对整幕剧上演供献最大的一位,同时作为剧本的第二个接触人,剩下的七位接触者都与他有直接或见接的联系。

    尼尔唰一声把纸翻面。

    【A剧本提供人丹尼尔.斯维恩】

    【B剧团赞助人普罗耶.罗米尔】

    【C1剧本翻译人艾丽.罗米尔】

    【D1剧本打字员比莉.珍】

    【C2剧团经理马克斯.维纳】

    【D2男主角亚瑟.罗迪,女主角洛伊.高尔基】

    【C3报社主编詹姆斯.奇卡】

    【D3报道记者奥妮.贝利】

    完成关系树图后,事件的嫌疑看起来就愈发清晰了。

    第2条线是唯一的双D,恰好双D都被排除,因此这条线的嫌疑最低。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