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护林员怀斯住在橡树林南面的护林人小屋。

    克莱斯勒沿着路,摇晃着很快就找到了那间远离人烟的灰墙绿顶的尖顶平房。

    一路上洛伊都在喋喋不休。

    “尼尔,你的目的是罗米尔夫人不是么?你只是想看到那本被诅咒的原稿剧本。现在你已经拿到它了,我想不出你还有什么理由去找那个护林员。”

    尼尔看她一直抱着那瓶从斯维恩的酒柜里顺出来的白兰地。

    “洛伊,你有那么迫不及待地想喝酒么?”

    “我不是酒鬼!”洛伊抬手地酒抛开,“尼尔,我的预感一直很准。你知道么,小时候我跟父亲还有姐姐去林子里野营,我觉得林子很危险,结果我们就遇上了熊!”

    “我也遇到过熊。”尼尔笑着牵过洛伊的手,“在南美的雨林里,我遇到三头出来捕猎的安第斯熊,它们很可爱,哪怕饿极了也没有过份追我们。”

    “你为什么会去雨林?”洛伊很不理解。

    尼尔滞了一下:“我是个精神科医生。我需要减压。”

    洛伊被糊弄过去了。

    她咽了口唾沫:“尼尔,尼尔尼尔尼尔,这栋小屋给我一种很不妙的感觉你知道么?这一路都给我一种很不妙的感觉。”

    “我觉得有什么在看我们,那种湿滑的像青蛙一样的视线一直粘着我,我们别去找什么护林员怀斯了好不好?”

    “抱歉。”尼尔推开洛伊反握的手,“与怀斯先生见面很重要。原本或许没有那么重要,但你的感觉让它重要了,我必须见到他。”

    “哈?”

    车子停下来,尼尔让莱恩陪着洛伊留在车里,抽出枪小心接近护林人的小屋。

    小屋的门紧闭着。

    门紧闭着,窗户上也拉了布帘,从外看不到屋里的情形,贴着门听,尼尔也听不到半分动静。

    又一个失踪者?

    尼尔怀着疑惑移向房门。

    这是一扇没有锁眼的木门,门上钉着摇皮,摇皮上挂着外挂的锁。

    锁是最简单的U型外挂锁,使用这种锁的人一般会把它挂在摇皮上,哪怕主人不在也是如此,就像宾馆【请勿打扰】的挂牌。

    而它现在却被随意地丢在一边,挂环上空空荡荡,只有摇皮。

    这种异常引起了尼尔的警觉。

    他举起枪,轻轻顶开护林员小屋的房门。

    房门吱嘎打开,夕阳的余辉洒进屋子里,照亮了一间凌乱的密布酒气的通间。

    长7米,宽4米,爬霉的墙上挂着雨衣、钓杆、斧头和一支半旧的雷明顿M1889双管猎枪。

    枪挂在床头,床上的床单、毯子揉成一团,歪倒着没喝完的无标签的酒瓶,床上有明显的半干的湿痕。

    怀斯似乎有酗酒的毛病。

    除了床上,尼尔在地上看到了更多的酒瓶,瓶子的种类并不统一,但它们都没有标签,而且每一瓶都被喝得涓滴不剩。

    喝这么多土质混酒真的不会出事么?

    尼尔回身跟莱恩比了个OK的手势,捂着鼻子走进房间。

    空酒瓶大多集中在柜子和桌子的边上,桌子上还有一盆吃了一半的香肠,香肠的切口发黑,柜子的上层抽屉也打开着,里面有大盒的16号霰弹,散落得到处都是。

    看起来护林员怀斯似乎被吓到了。

    尼尔收起枪,从墙上摘下雷明顿。

    16号口径猎枪在霰弹枪中算不上大口径,但怀斯的抽屉里不仅有猎鸭子的散弹,还有猎熊用的独头弹。

    这种子弹在近距离有非常不错的冲击力与杀伤力,虽然穿透力差一点,但威力碾压尼尔手上的点45手枪。

    压弹,上膛,尼尔试瞄了一下,又掏了一大把独头弹塞进口袋。

    他突然听到地窖的动静。

    地窖建在房子底下,但入口却在房子外面。尼尔举着猎枪走出去,用手势告诉莱恩“地窖”。

    莱恩立刻下车,不仅自己下车,还把洛伊赶了下来。

    洛伊虽然不情不愿,但她已经很清楚自己的处境,和尼尔他们在一起再危险,也比她一个人独处安全。

    三个人在地窖的盖子前排成纵列。

    莱恩举着他那把锯短的20号猎枪在第一位,洛伊举着她的点25德林杰袖珍手枪在第二,尼尔提着新到手的16号猎枪在最后。

    莱恩小心翼翼拉开了盖门。

    吱呀……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