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嘟……嘟……嘟……咔嗒。

    “您好,这里是密斯卡托尼克大学英语系,请问您找哪位教授?”

    “艾伯特.N.威尔马斯教授。”

    “啊哈,又是威尔马斯教授……他最近是不是有点过度占用学院的通话资源?”

    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不开心。

    “先生,威尔马斯教授暂时不方便接电话,您有什么疑问也可以向我咨询,我是彼德.克劳宁教授,您知道的,我和威尔马斯教授一样,也是下一任系主任的有力竞争者。”

    “您就是彼德.克劳宁教授?!”尼尔惊喜万分,“能告诉我威尔马斯教授去哪了么?”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

    “他缺席了!昨天接了电话后就离开了,如果你找他,可以打他家里的私人电话,再见!”

    咔嗒,嘟……嘟……嘟……

    尼尔皱着眉放下电话,顺手停掉计时器。

    昨天上午威尔马斯教授就离开了……

    他想着事坐进车里,莱恩发动引擎:“少爷,你那个朋友有什么建议?”

    “我们可能会见到他。”尼尔说,“去疗养院。”

    疗养院的门口停着警车。

    克莱斯勒在远处一间礼拜堂的门口停下车,隔着小河远远看着近近出出的警察和白大褂。

    莱恩靠在车子边:“少爷,我们是不是来晚了?”

    “不知道。”尼尔也从车上下来,“莱恩,去问问情况,我就在这儿等着。”

    “没问题。”

    克莱斯勒扬长而去。

    尼尔绕过礼拜堂走向河边,沿着河像个无聊的市民一样散步,默默关注着疗养院方向的动静。

    莱恩驶过桥,停在警车旁边。他下车,趾高气昂地和警察对峙。疗养院的卡伊德院长带着一个护士走出来,和莱恩发生争执……

    争执。

    尼尔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桥头,就停下脚步,转过身靠着栏杆欣赏流水潺潺。

    莱恩的身份和疗养院几乎没有任何交集,他们会发生争执,意味着疗养院的问题很可能就是艾丽.罗米尔夫人的问题。

    她发生了什么事?

    死了?逃了?被掳走了?还是被接走了?

    尼尔想得入神,突然看到眼底下有什么正在鬼鬼祟祟地招手。

    “威尔马斯……教授?”

    威尔马斯教授很落魄。

    又脏,又湿,常年不离头的小礼帽也不见了,在光天化日下露出他最不喜欢被人看到的微秃的额顶。

    尼尔把他带到了礼拜堂背后的河滩草地,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教授,你这是……”

    “我的情况不重要!”威尔马斯教授努力整理着稀疏的头发,“布莱克博士,齐里卡的状况很糟糕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