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哔!!!!

    在尖锐哨声的伴奏下,四头拜亚基展开巨大的翅膀,以斜掠的阵形高速冲向千塔的蜃楼。

    威尔马斯头戴着不合头围的宽大皮帽,戴着飞行员的风镜冲在第一个,侧后是无人的另一头拜亚基,第三位是莱恩,最后是尼尔和他的座骑。

    天上的风极烈,极冷!

    拜亚基的速度比单翼的飞机还快!

    尼尔习惯性地压着头发,头上的小圆礼帽早就不见了。

    他趴伏在拜亚基宽阔的背上,卷曲的散乱的棕发顶着风肆意地飘动,漆黑的眸子紧缩着,倒映出如实质般真实的高耸入云的尖塔,越来越近!

    呼!

    拜亚基的队列穿过了塔影,前头的威尔马斯和莱恩先后倒出腰上的手雷。

    尼尔俯身看着地面,看着手雷零散的在岛上炸出烟和火团,翻手从腰上摘下自己的布袋,钩住探出袋口的拉环,把袋子里的四五枚雷一股脑倒了出去。

    手雷从袋子里滚落,叮叮叮弹开事先串联好的保险,在半空中飞散,坠落向地面,轰轰轰轰爆开满地的火光。

    有一头斯维恩的拜亚基栽倒,尼尔看到有两枚手雷集中落在一头拜亚基的身边和头上,破片把它巨大的身体割裂得千疮百孔,它嘶鸣一声轰然倒地。

    不远处还有另一头拜亚基被莱恩炸毙,炸点比尼尔炮制得更密集。

    但那也是全部了。

    威尔马斯用空袭摧毁拜亚基机场的作战计划并不靠谱,斯维恩已经开始指挥自己的拜亚基升空迎敌。

    足足六头拜亚基,伤的或是无伤的,齐齐呼扇着翅膀,高昂着头颅,向尼尔这三人四兽发起突击。

    眼看空战一触即发,威尔马斯含着哨子回过头来。

    “拜亚基交给我!”他大吼着,“你们去炸门!炸门炸门炸门!哔!!!”

    哨声急赶!

    不管尼尔和莱恩是否愿意,他们身下的拜亚基都已经盘旋着钻出蜃楼,循着先前观测的方位在半空中调头,撕开寒风,冲进虹云。

    尼尔觉得自己被泡进了七彩的流光当中。

    就如身处在雾中,人的身边只有连天接地的单调的惨白,身居在虹雾,尼尔能看到的只有缤纷在流转。

    它们泛着光芒,它们饱含水汽,它们冰冷刺骨,它们无所不在。

    尼尔曾坚定地以为色彩是美丽的。

    无论是什么色彩,无论点缀在什么地方,色彩本身都应该是美的,因此它们才能如此自然地吸引人的眼球。

    可是现在……

    太多的色彩在流动,太多的色彩在调和,他正身处在一个彩色的空间,每一丝每一团雾的颜色都在变化,每一丝每一团雾都在夺人眼球。

    它们的流转让尼尔想吐。

    无所不在的微光让尼尔想吐,过度饱满的色彩让尼尔想吐,无处安放的眼神让尼尔想吐,漫天漫地无休止的变化让尼尔想吐。

    平台在哪?!

    这座岛有那么大么?!

    两头拜亚基维持着距离在浓雾中穿行,尼尔看不清前路,辨不明方向,只能把一切都交给拜亚基,让它把自己带去门的位置。

    旋即!

    他突然感到流光四散,拜亚基突出了雾圈,眼前的景色豁然开朗。

    尼尔找到了那个窄窄的搭着门的平台,就在区区几十米外的地方,粗糙的乱石依旧堆叠在那,滚滚的潮声依旧无源地从门后的黄土传来。

    哗!

    有一道大浪凭空浮现,像移动的墙在空中席卷而过,哗啦一声把毫无防备的莱恩和他的拜亚基一口吞没。

    拜亚基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重击拍晕了,尼尔看到它在半空翻滚,仰倒着无助地向着满是怪物的湖栽下去。

    尼尔看到莱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