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莱恩像铅坠一样栽进了湖水。

    彩雾在蒸腾,湖面以每秒数米的速度飞快下降,幸好还没有达到自由落体的9.8米每秒,莱恩才得以享受到水的缓冲,而不是直接从数十米的高处栽下来,插在湖底的淤泥里摔死或是等死。

    他钻进水里,睁开眼睛。

    这座湖的湖水比世上任何一座湖都更清澈,水下是一片明晃晃的世界,畅游于内,就算是二三十米下的水底世界也清晰可辨。

    那是一片茂密的橡树林,郁郁葱葱地平铺在湖的底部,莱恩看到一条林间的小道,小道旁青草飘摇,娇嫩欲滴。

    这肯定不是正常的现象,但这也不是座正常的湖。

    几百只海狮一样肥硕透明的怪物正从四面八方涌过来,莱恩看着不断接近的水平面,捏紧了枪,游向那片湖底树林。

    他甚至没能成功触地。

    仅仅几秒之后,下降的水平面就追上他,莱恩被迫从水面探出头,划着水随着水平面一起飞速下降。

    这或许又救了他一命。

    莱恩被湖扔在了一棵繁茂的百年橡树上,那些向他疾扑的不可名状的信徒被丢在林子的角角落落,远的远,近的近。

    湖很快彻底干涸。

    彩色的雾从树上、草上、土和石头的缝隙,莱恩的身上和枪上升腾成彩色的雾。

    怪物们的身上也冒着雾气。

    那些滑腻的像粘液一样依附在它们体表的湿润升上天空,它们光滑的透明的青灰色的表皮龟裂、发白,变得失去弹性,渗出暗红色腥臭的血丝。

    它们的速度也变慢了,无论是维持着近似海狮的怪异爬行还是变作人形跳跃奔跑,它们的动作都变得迟钝、变得笨拙。

    莱恩举起枪,对着距离最近的怪物尝试着扣下扳机。

    哒哒哒!

    芝加哥打字机发出独特的摁键式的生硬欢鸣,点45的子弹轻易击穿了怪物的外皮,把它从树上击落,淌着腥臭的血变作恶心的皱巴巴的破皮。

    莱恩舔了舔嘴唇。

    “就像回到索姆河。”他说,“可得省着一点子弹……”

    ……

    六头拜亚基张牙舞爪地向着威尔马斯教授飞扑过来。

    教授哔一声吹响哨子催动着自己仅有的两头飞高飞远,一边单手提着点45的左轮向着身后不断射击。

    他的射术精良的吓人,拜亚基牛一样巨大的体形就在几十米外,他晃荡着枪口愣是一枪也打不中,反而因为姿势受限,被枪的反作用力震得手腕生疼。

    这都是枪不好!

    他气呼呼丢开枪,向着最近的那头拜亚基张开五指。

    “凋零!”他向着怪物大吼。

    那头拜亚基惨叫一声从半空中栽下去,它彩色的像蛇一样的细鳞失去光泽,虬结的仿佛有无限伟力的肌肉干瘪、萎缩,在半空中飘扬出细碎的沙砾,在轰然坠地的一刻整个都化作齑粉!

    威尔马斯命令身后的拜亚基反身向五个相同的对手发起冲锋,在它们被它纠缠的当口,催动身下的驼兽俯冲向地上的沙砾。

    30米!20米!10米!

    “久佚之知!!!”

    拜亚基贴着地面呼啸而过,那一地细如尘土的血肉的沙砾扬起来,在半空中蜕变成剔透的海一样幽蓝的精盐。

    那些精盐像彗尾一样追随着爬升的拜亚基,在追随的过程中聚合,孕育出一团狰狞的飞翔的血肉。

    血肉从内部破开,有一团活生生的邪祟嘶鸣着破壳。

    它与拜亚基有七分像,长着翅膀,蛇颈无尾。它比拜亚基小了两圈,但獠牙更尖锐,眼神更呆滞。

    威尔马斯教授冲着半空中撕咬的战团一指,新生的怪物便扑出去,扇动着翅膀用电一样快的速度猛地咬在一头拜亚基的蛇颈上。

    “嘶昂!!!!!”

    威尔马斯教授虚弱地喘了口气。

    他摘下那顶不合头形的皮帽擦汗,擦了一会,色厉胆茬地邪魅一笑。

    “现在是5比3,星驹们。你们不该挑战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教授的,就像是那些对推荐书目嗤之以鼻的讨厌学生,他们永远不可能在我手上拿到A!”

    “凋零!”

    ……

    拜亚基坠落。

    偏斜,偏斜,以超过40公里的时速迫降在岛的中心,把背上的尼尔狠狠甩了出去。

    尼尔开始第二场飞行,竭尽全力调整身体的重心,抱头蜷缩,准备冲击。

    他重重摔在地上,摔下去,弹起来,又摔下去,翻滚,翻滚,滑出半米,肩膀重重撞在一棵树上。

    嘭!

    肩钻心地疼!

    他呲着牙挣扎着爬起来,压住胳膊强行活动自己被撞的左肩。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