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迷宫是神话怪物们钟爱的猎食场所,就比如希腊神话中著名的牛头人弥诺陶洛斯,被关在无法离开的迷宫当中,靠猎杀那些误入之人来填饱肚子。

    它向命运反抗并最终惨死于恶势力之手的故事向尼尔揭示了那些迷宫型陷阱的精神内核:

    如果你想走出迷宫,你会找到弥诺陶洛斯;如果你想找到弥诺陶洛斯,你也会找到弥诺陶洛斯。

    寻找弥诺陶洛斯是迷宫中最简单的事,只要做好战斗准备,然后随便挑选一个方向……

    就像现在。

    尼尔站在石碑与祭坛的面前,身后是王座,身前是高塔,呼吸着彩雾,头顶着黑星。

    石碑并没有像其他岛上的物体一样被幻象淹没,它们立在一片白玉的广场,和地上黄金镶嵌的不对称的【V】型斜印重合在一起。

    黄金邪印是尼尔这一路所见到的第一个新场景,也是第一个与真实交汇的场景。

    七枚红色晶石的石碑与一枚白玉的石碑为尼尔展示出位置,它们中间还有一枚塌碎的红晶与白玉混杂的片状残骸。

    尼尔一眼就分辨出它们,那枚白玉石碑是为洛伊.高尔基预留的墓碑,而那座塌碎的属于她的搭档阿瑟.罗迪,唯一的只失踪了一半的受害人。

    丹尼尔.斯维恩应该就在附近。

    尼尔试着活动了一下胳膊,还是疼,还是无力,还是无法做出大的动作,他能依靠的还是只有唯一的右手。

    斯维恩应该长什么样?

    洛伊说他是个侏儒,那么他的身材应该又矮又胖,或许还有一点畸形。

    但尼尔在那张全家福里看到的男人却不是这样,无论是成年男人还是那个未长成的孩子,在身材上都与常人无异,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难道那不是斯维恩的全家福?

    尼尔疑惑了一会,又觉得这种疑惑毫无意义。

    他不会在迷宫中遇到更多人,空袭的时候他看得很清楚,祭祀的现场只有一个黄袍,根本没有第二个邪教徒的存在。

    所以尼尔现在的任务不是认出他,而是找到他。

    想到这儿,尼尔举起枪,对准了其中一块红晶石碑。

    嘭!

    子弹击打在石碑上,叮一声溅起火花,远远弹开。

    但石碑也并非毫发无损,尼尔明显看到有红色的碎屑落下来,只是掉落的量很少,想击碎石碑,尼尔还需要更多枪击。

    嘭嘭嘭嘭嘭嘭!

    他一口气射空了子弹,随手把枪也丢出去。金属的枪托旋转着铛一声砸在石碑上,崩下拳头大小的一大块。

    轰隆隆隆隆隆!

    远处的高塔坍塌了,两座塔同时坍塌,扬起的烟尘高扬上天空,几乎遮蔽了粉红色的天空。

    然而斯维恩还是没有出现。

    尼尔想了想,掏出怀里的左轮……

    “罪民!”

    不远的空气里荡起尖锐的喝骂,尼尔看到涟漪,彩雾消散开,显露出身穿着黄袍的高大的斯维恩。

    他与尼尔的距离大约30米,他正平举着手,手心向着尼尔呈抓握状。

    尼尔的心里兀地一阵恶寒闪过,慌忙移动枪口,向着斯维恩扣动扳击。

    嘭!

    子弹击中了斯维恩的脚下,斯维恩跑动着闪过,重新举起手,遥对着尼尔的脑袋。

    “黄廷之音!”

    斯维恩发出尖叫!

    刺耳的尖叫,笛鸣般的尖叫,尼尔的脑袋像是被钻子和凿子一起插入,朝着完全不同的方向拼命搅动。

    尼尔痛苦地丢掉枪,抱住头。他在痛苦的煎熬里听到了赞歌,圣洁而高亢的赞歌从粉红色的天空降下来,把他沐浴进温暖当中。

    痛苦似乎减轻了,尼尔难以置信地看着天上,兀然看到自己抱头的手背红肿开裂,像腐烂一样露出肌肉,流出脓血。

    刺痒的感觉之后才延迟地传达到脑子,从手背、脚面到双臂、双腿。

    浑身都在刺痒,混身都在腐烂!

    比尖鸣更强烈的痛苦紧攥住尼尔,尼尔在斯维恩的凌空虚握中跪倒,趴伏,挣扎着在地上划出无数道零碎的殷红。

    斯维恩狞笑着走近,走近了几米,高抬起手臂,用不可视的力量居高临下地压制着尼尔。

    “罪民!你们破坏了主的降临,你们让我数月的苦之功亏一篑!你们必须付出代价,用你们的血,你们的……”

    轰!

    猎枪的子弹轰碎了风衣,硕大的独头弹从风衣的破口钻出来,一枪轰开了斯维恩高举的手。

    斯维恩惨叫一声跌倒在地,腐烂的法术戛然而止。

    但尼尔的身体并没有因为法术的终止而愈合。

    双手双脚,浑身上下,尼尔能感受到自己的肌肉和皮肤正在以常人不可及的速度愈合中,但那些伤害,那些腐烂是真实的,哪怕以他现在的身体,想要恢复也需要至少一两天的时间。

    但至少腐烂停止了!

    持续不断的腐烂停止了,疼痛变得可以忍受。尼尔摇晃着站起来,抽出风衣里暗藏的短管猎枪,抬臂对准抱着手臂挣扎的斯维恩。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