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两人的目光在一瞬间交汇……

    “思维转让!!!”斯维恩抢在尼尔扣下扳机之前大喊出声。

    尼尔的脑子嗡地一声。

    他看到一条隧道,无始无终的隧道,漆黑无光的隧道。

    他在隧道里进行漫长的旅行,飘荡了不知几千几万年,来到一片弥漫着七彩雾气的世界。

    那个世界有粉红的天空,有密布的高塔,在世界的中心有一座大湖,湖的中心有王座,坐着一位黄衣褴褛的王。

    王戴着惨白的面具,面具下的眼睛泛着七彩的让人迷醉的光芒。

    似乎有人在低喃,忽远忽近,忽大忽小,忽高忽低,无法分辨低喃的真义,但尼尔知道那声音在告诉他,这是世界唯一的主,宇宙的熵,终极的毁灭!

    尼尔似乎听到了主的名讳。

    哈斯……塔?

    尼尔的精神在畅游,他的身体则举着枪呆立在战场,双目无神,木偶一样。

    斯维恩抱着断手艰难地爬起来,拖着脚步走近,再走近。

    他的血顺着断手流淌下来,滴落在地上,消散在幻影。他一路走到尼尔面前,强忍着痛苦用左手托起右臂,用断茬对准了尼尔的脸。

    “啜……啜饮生命之泉!!”

    无形的连接随着他的话语在他和尼尔之间建立了,星星点点的光斑从尼尔身上飘散出来,融入到斯维恩的身体。

    斯维恩发出舒爽的一声长叹,他的手臂开始止血,开始复苏,新的骨头长出来,随后是肌肉、血管、皮肤。

    另一侧的尼尔则干瘪下去,变得消瘦,变得憔悴。

    他的头发开始干枯,从发根向着发梢转白,他的眼窝变得凹陷,呆滞的眼球突出来,微张的嘴里,连牙根都开始松动。

    扑通!

    心跳声。

    斯维恩听到了强有力的心跳声。

    他愕然地看着尼尔。

    啜饮生命之泉是一门强大的魔法,它会把受术者生命最精华的东西转移到施术者的身上,斯维恩或许会在过程中听到心跳,但也应该是垂垂的行将熄灭的生命之火,而不该是这样强而有力的心跳。

    扑通!

    尼尔空洞的眼珠似乎晃了一下,又似乎只是瞳孔的色彩晃了一下。

    斯维恩听到钟声,沉寂的辽远的无根的钟声,回荡在那强有力的心跳的缝隙。

    扑通!

    尼尔身上飘散的光斑变成了黑色,黑色的沉坠的光斑飘散,粘到斯维恩的身上。

    那黑色的斑接触哪里哪里就变得崩碎,更多的光斑逸散出去,被越飞越欢的黑斑捕获,像驱赶一样送回到尼尔的身体。

    斯维恩眼看着自己的右臂被整个分解!眼看着尼尔恢复正常,连先前黄廷之音所造成的伤害都恢复如初。

    他惨叫起来,惨叫着中断了魔法,惨叫着跌坐在地上,手脚并用连哭带爬。

    “你是那个容器!!!!”

    他哭号着,魁梧的身体缩短,畸形,变回到那副140公分的侏儒样貌。

    “你是黑色之人提到的那个容器,祖谢坤的容器!”

    “我在吸收祖谢坤!我吸收祖谢坤,吸收祖谢坤!”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珍娜,罗威,艾丽莎!我不要死!救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哔!!!!

    他用尽全力吹响了木哨,在逃跑中身体猛地腾空而起,哭号着飞远,哭号着飞高。

    尼尔静静地站在原地,眼神呆滞,木偶一样。

    彩色的雾变得越来越稀薄,高塔和王座开始失真,粉红的天空开始消散。

    尼尔突然晃了一下,神智慢慢恢复过来。

    “原来在你的思维里宇宙是这样的,丹尼尔.斯维恩……”他喃喃自语,“作为一个神秘学的博士,错得未免也太离谱了,居然连一点欺骗性都没有……”

    雾散了……斯维恩呢?”

    “莱恩!”

    呼!!!

    有一头遍体鳞伤的拜亚基伴着狂风降落在尼尔身边,尼尔抬起头,看到威尔马斯教授伏在另一头拜亚基上高声呼喊。

    “布莱克博士,那个巫师朝西边逃跑了!”

    “抱歉,教授,我得立刻去救莱恩!”

    “莱恩.弗雷德里希先生还活着,但凭你却救不了他!”

    威尔马斯盘旋一圈,振翅翱翔。

    “去追那个巫师!我会把莱恩.弗雷德里希先生带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