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1927年2月14日,佛罗里达州,迈阿密。

    迈阿密是一座奇迹之城。

    1783年,私掠商人洛林.亚纳逊.德雷克用诈骗的手段从印第安人手里买下了以迈阿密河口为中心,涵盖整个比斯开湾的广袤而荒凉的土地。

    仅仅两年后,西班牙人在该地立厅建市,挑起了血腥的佛罗里达战争。

    印第安人在这次战争中被西班牙殖民者大规模的屠杀和奴役,从此一蹶不振,沦落为佛罗里达半岛的配角。

    迈阿密市在1785年建成,建成时就有五区近三万人口,至1845年加入美利坚合众国,曾连续16年雄居全美最繁华富饶的城市。

    这种盛况一直持续到1861年。

    在1861至1865年南北战争期间,身为全美重工业与新兴科技中心的佛罗里达严守中立,短暂地退出合众国,等到战罢回归,劫历战火的美国已经彻底形成了以纽约为中心的经济模式。

    但迈阿密仍是全美第二大都市,辖下总计九区三县六镇,在籍人口超过300万,仅次于纽约都市圈,在各方面都遥遥凌驾于西海岸的洛杉矶与东海岸的波士顿之上。

    尼尔和艾玛坐着火车来到这里,一下车,就裹着满身的风尘钻进了等在车站门口的出租车。

    “迈阿密滩爱丽舍花园酒店,谢谢。”

    车子缓缓启动。

    迈阿密被称为三色堇盛开的城市,每年的夏秋两季,大街小巷都会开满五彩缤纷的三色堇花。

    春天不是这种小花的花期,但行驶在宽阔的街上,尼尔依旧不时看到以这种花为形象的街饰。

    路灯、楣饰、彩绘、窨井……无不彰显出这座城市对三色堇的热爱。

    艾玛像小猫一样黏上来,挽着尼尔的胳膊在耳朵边哈着热气。

    “尼尔,知道三色堇的花语是什么么?”

    尼尔嫌弃地往车窗挪了挪:“什么?白日做梦?”

    还真是……

    艾玛的笑脸僵了半天,不依不饶又黏上来:“尼尔,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

    尼尔没地方挪了,眼观鼻鼻观心,一本正经:“今天?是圣徒瓦伦丁的祭日。”

    该死的又对在了不对的地方!

    艾玛鼓着腮帮子盯着尼尔,翡翠色的眼珠子骨碌碌转:“尼尔,为了庆祝圣瓦伦丁掉脑袋,我们一会去花园广场烛光晚餐好不好?”

    “你是异教徒么?!庆祝圣瓦伦丁掉脑袋?”

    “那也是他自找的!要是他老老实实接受典狱长女儿的爱,我们还过什么破节!”

    汽车驶过迈阿密桥,从中心区进入到繁华的迈阿密滩。

    窗外景色骤变。

    平坦的街两侧是等距的高挑的棕榈树,左手是繁忙的比斯开湾码头,右手是全球知名的长滩浴场。

    随处可见泳装丽人招摇过市,嬉笑打闹,尼尔眯着眼睛欣赏风景,艾玛瞪着眼睛怒火熊熊。

    她努力地挤了挤胸:“尼尔,那艘船好大!是什么船?”

    “不知道。”尼尔头也不回。

    “不知道?我们不是要坐船去欧洲么?”

    “对,我们是坐船去欧洲,不是造船去欧洲。”

    艾玛伸手把尼尔的脑袋掰回来,认真地说:“船上有社交舞会,尼尔,你连船都不会造,聊天的时候怎么找得到合适的话题?”

    “我可以跟她们聊家里的黏人精妹妹,谁家没有黏人精妹妹呢。”

    “为什么是她们!”

    “那……挑一个?”

    出租车播洒着欢声与笑语奔驰在大道上,窗外的房屋渐稀,风景如画。

    尼尔考虑着行李箱里的黑之束缚。

    自从威尔马斯拜访之后,他已经8天没有翻阅过危险的第四篇。

    他给自己定下了克制的要求,两次沉浸的时间不小于10天,而且必须神完气足,后续没有可以预见的外出。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