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拎着新买的提箱,尼尔回到爱丽舍花园酒店。

    他回到房间,发现房间的门敞开着,门口停着楼层服务的推车。服务员正忙着每天例行的清扫工作,可问题是,尼尔不记得自己呼叫过楼层打扫。

    这是个严肃的问题。

    如果酒店未经允许就打开他的房间,这意味着他的财产安全没有保障。

    他皱着眉头走进去:“抱歉……”

    “尼尔!”

    艾玛在房间里……还穿着宽大的尼尔的衬衫,显摆出两条修长饱满的大白腿,看上去衣摆下面居然什么都没有穿。

    尼尔抽出满脑门子的黑线:“艾玛,你闹哪样?”

    艾玛娇滴滴地挽上来,媚眼如丝,步步生莲。

    她贴在尼尔耳边轻轻喘气,偷偷摸摸地交代:“昨晚整个酒店都看到我们挽着手回来,早上我起床,听到楼层服务的声音,就偷偷钻进你的房间,洗了澡弄乱了床,穿上你的衣服叫她们进来打扫……”

    无论如何,房间总算打扫完了。

    好心的楼层服务员为尼尔的床洒了满床的玫瑰花瓣,还问艾玛要不要在浴室留一箩。

    艾玛红着脸答应下来,所以尼尔的房间满室鲜花。

    把服务员恭敬地送出去,尼尔关上门,掏出口袋里的英镑丢给艾玛。

    艾玛下意识接住,看着钱一脸茫然:“尼尔,你干嘛去了?”

    “取船票啊。”

    “船票呢?”

    “门市的楼上爆炸了,所以今天业务暂停。我已经跟亚提斯船运通了电话,他们的销售经理会在18日登门拜访,亲自把我们的船票送过来。”

    “真的?”艾玛的声音很怀疑。

    尼尔翻了个白眼:“不然呢?”

    艾玛晃荡着手上的钱:“你不会把门市抢了吧?”

    事情还是比较容易解释的,毕竟尼尔手头宽裕,还没有落魄到需要抢劫的地步。

    艾玛听得惊呼连连,等尼尔讲完,丢下英镑抢过提箱,取出了收在箱子里的卡西莫多的断指。

    浅白色的手指只比成年男人的中指略长,外观没有明显关节,可以进行双向弯曲,指甲的位置长着又宽又薄像刀刃一样的东西,长27.2厘米,最宽处达4厘米。

    艾玛捏着断指在提箱的面上轻轻一割,没使多少力气就把厚实的皮革切割开,显出刀刃锋利无比。

    她深吸了一口气:“尼尔,这就是你跟莱恩遇到过的怪物?”

    “我跟莱恩遇到的怪物叫不可名状的使徒,和卡西莫多完全不同,有像果冻一样可以变形的身体和腐蚀性的分泌液,却没有尖牙和利爪。”

    “卡西莫多更像我在阿卡姆遇到的狼人,不过狼人像狼却不吃人,它……”

    艾玛的脸色一阵青白。

    她把断指放下,晃荡着大白腿坐在床沿:“你打算怎么办?”

    “查一下。”尼尔舔了舔嘴唇,“奥维奇先生的行李中有海尔维格号的船票和神秘物品拍卖会的名录,这意味着他的出行计划和我们是一致的,也意味着……我们很可能在船上和卡西莫多重逢。”

    ……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