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拉夏.图潘为谋杀弗拉米尼.奥维奇处心积虑。

    他入住206室的时间是在奥维奇明确行程后五个小时,没有预约,直接入住。

    这说明他一直关注着奥维奇的动向,或者在奥维奇身边有眼线,或者在宾馆有眼线。

    考虑到奥维奇选择宾馆原则上是不可控的,前者的可能性更大,或者他在两边都埋了眼睛和耳朵,甚至嘴巴。

    他对206室的退房时间是明天,既不是开船的20号,也不是行凶的15号,说明他对奥维奇的行程很有把握,而在有把握的前提下,他依旧选择多租了1天。

    这是为了洗脱自己的嫌疑。

    提前抽掉与自己有关的登记页也是为了洗脱自己的嫌疑。

    拉夏.图潘对洗脱自己的嫌疑这一点很执着,这种心态对一个凶手来说很正常,而对一个处心积虑的凶手来说却非常不正常。

    对奥维奇的谋杀不是密室谋杀,不具备有限的嫌疑人名单,实施的过程又牵涉到超自然力量,与一般凶杀原则全不适用。

    这意味着警察不可能收集到充分的证据指控拉夏.图潘杀人。

    他没有身陷囹圄的风险。

    因此他执着于洗脱嫌疑的理由只有一个,在谋杀发生后的一段时间里,他因为某些原因不允许自己陷入到可能被限制行动的风波当中。

    比如……坐船出国。

    奥维奇要登上海尔维格号参加拍卖会,拉夏.图潘也可能要登上海尔维格号参加拍卖会。

    如果他在开船前招惹了人命官司,哪怕只是证据不足的嫌疑,警察也可能在调整期间限制他出境,如此一来,他的豪华游轮旅行自然就泡汤了。

    可这又带来了另一个问题,制造一个假身份只需要5到30美金,如果是中部州贫穷一点的县镇,50到80美金足够办出一个货真价实的新身份。

    这套流程尼尔熟悉得很。

    如果拉夏.图潘真的对身份的自由如此看重,他为什么不用假身份开房?

    又或是他无法使用假身份开房?

    事件逻辑至此串联到一起。

    拉夏.图潘图谋弗拉米尼.奥维奇,这件事已经进行了很久。

    他的手下或是合作者长期埋伏在奥维奇身边,得到了奥维奇的信任。

    另一方面,拉夏.图潘长期生活在迈阿密,甚至可能生活在维里镇。

    他与商务宾馆的某人相熟,或许是前台,或许是会计,也可能是老板。

    以海尔维格号上的神秘物品拍卖会为契机,奥维奇想要得到某件拍品,但拉夏.图潘不允许他这么做,所以图谋正式升级为谋杀。

    然而因为某些原因,拉夏.图潘的合作者不愿在凤凰城对奥维奇执行刺杀,仓促间拉夏.图潘只能自己行动。

    在有限的筹划时间里,他选择了自己最熟悉的维里镇。

    他通过合作者说服奥维奇入住商务宾馆,然后通过商务宾馆的熟人掌握奥维奇的行程,并操纵卡西莫多在奥维奇入住的第一时间把奥维奇杀掉,完成了整次行动。

    宾馆里一定有人认识拉夏.图潘,身为熟识,那个人十有八九知道拉夏.图潘在迈阿密的住所。

    ……

    车站大街入室抢劫杀人案在平静的维里镇掀起了渲染大波。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