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措不及防的相逢。

    在18世纪海上英雄的墓穴里,尼尔抬着腿,卡西莫多叼着肉,人和怪物的视线在英雄的骨灰坛前对撞,一时都显得反应失能。

    他和它维持着各自的动作僵直,愣了片刻,尼尔猛地抬枪。

    嘭!

    枪焰在M1911的枪管喷薄,一枚子弹飞出来,隔着三米多的距离直射向卡西莫多的脑袋。

    它精准的命中了目标。

    灼热而圆润的弹头击中双眼之间,头颅凹下去,浅白色的皮肤拉伸,眼角拉长,旋即……

    它被弹开,在石板的地面擦出一溜火星,变成跳弹,哗啦一声把安置骨灰的法坛击碎,灰白色的粉末哗啦啦倾泻。

    卡西莫多愤怒地从洞里跃出来,丢弃掉嘴边的肉腿,发着哔哔哔哔哔哔哔的长音,向着尼尔的脸张牙舞爪。

    尼尔看清了它断指的右爪!

    轰!

    石板崩碎,尼尔横跃向一边,在飞散的碎石中转身,举枪……

    嘭嘭嘭!

    一连三枪击中了卡西莫多的身体,皮肤如先前般拉伸,凹陷,有一枚子弹弹飞出来,但另两枚艰难地钻透皮肤,显露出皮肤下干巴巴的纤维状的肌理!

    没有血!

    就像先前射断手指一样,这种怪物的体内好像没有血或其他体液在流动。

    但点45的子弹能够穿透皮肤,只要距离够近,依旧可以对它造成伤害!

    尼尔重重摔在地上,借势翻身,抬枪再射。

    嘭嘭嘭!

    射空的弹匣退出来,尼尔的眼角一阵晃动,他猛的矮身下蹲,卡西莫多的利爪擦着头皮挥动过去。

    呼!

    很近!

    尼尔在极近的距离看到卡西莫多浅白的橡胶一样的皮肤和无骨般柔软坚韧的身体,刚想抬脚把他踹开,卡西莫多却先一步抽出鞭腿!

    嘭!

    尼尔被抽出去,只来得及架开臂,整个人就被这一腿抽出去,像炮弹一样轰一声砸在墙上。

    尼尔哇一口吐出血沫,但卡西莫多如影随行般追上来,四指齐并,像两柄尖刀一样直捅向尼尔的心窝。

    躲不及!

    尼尔的身体连最基本的反应都做不出,那两柄尖刀已经撕碎衣服,捅在了尼尔的皮肤上。

    叮!

    金铁交鸣的声音从刺中的位置传出来,卡西莫多的利爪刺在尼尔的心口不得寸近,磅礴的力量震得尼尔的五脏六腑生疼。

    尼尔双眼赤红,一手抛枪,一手抽出另一边的左轮,压下击锤顶住脑门,在零距离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嘭!

    这是子弹效果最强的一击!

    卡西莫多獠牙横生的脸整个向后仰倒,身体倒飞出去,尼尔趁机逃脱出来,滑地捡起M1911,飞快地换上弹匣,拔拴,上膛,等不及起身就先一步举枪瞄准。

    骨灰簌簌地流淌,堆积在地上,像一挂静的瀑布。

    卡西莫多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它的脑袋被开了口,有棉絮似脏兮兮的脑髓从缺口露出来。

    尼尔喘着粗气起身,举着枪一步步靠近。

    他的胸腔很疼,像是被重锤狠狠地抡了一锤,五脏六腑都在震荡。

    心和肺在合作上紊乱了,让他不呼吸痛苦,呼吸也痛苦。

    这种感觉和那时候被奥班尼翁捅穿墙的感觉一模一样,旧印对他的保护是有限的,一方面只能保护住心口的方寸之地,另一方面它只能禁止【通过】,却不会禁止力的传导。

    所以每次灵魂里的祖谢坤想要冒头的时候尼尔都会像大炮一样轰动空气。

    那门大炮轰碎过咖啡杯,轰飞过奥班尼翁,尤其是轰飞奥班尼翁那一下,尼尔简直无法想像祖谢坤究竟用了多大的力量撞在旧印上。

    可祂还是被挡回去了。

    尼尔摸了摸胸口,发现自己的感觉居然很巧妙……

    以前是担忧摩根有其他隐瞒,窃喜祖谢坤没冲出来,感叹旧印坚不可摧。

    现在又多了一样。

    自从知道祖谢坤就是他自己的灵魂,他就开始担心这么撞下去会不会把自己撞傻了……

    灵魂和智力……

    应该不至于联系到一起吧?

    尼尔的心思飘飞到很远,却总有一线系在卡西莫多的身上,一点点接近,一点点接近。

    哗啦!

    外室传来玻璃被人敲碎的声音,尼尔像条件反射似扭身,举着枪眼睛怔怔地盯着门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