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2月20日,风和日丽,人如云集。

    今天是泰坦尼……海尔维格号启航的日子。

    早上九点,近一千名乘客从迈阿密的角角落落集合到迈阿密滩的客运码头,在船员们的指挥下,向着停泊在栈道边的那艘差不多有十一层楼高的海上凡尔赛缓步慢行。

    艾玛一瘸一拐地推着尼尔的轮椅走在头等舱专用的登船通道上。

    尼尔裏着毛毯坐在轮椅上,不阴不阳地挤眉弄眼。

    “真奇怪,明明我的伤都快好了,怎么有些人还是走不利索呢?”

    艾玛气得腮帮子鼓起来。

    然而她回不了嘴,拌不出话,因为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尼尔的恢复能力好得让人难以置信,那两条长长的接近半厘米深的劈砍在五天内完成了基本愈合,从昨天下午起就结出了浅浅的痂,预示着表皮开始进入闭合阶段。

    相较而言艾玛就正常多了。

    因为着急爬过那个低矮的洞穴,她膝盖上的擦伤是次要的,严重的是软组织挫伤。

    这种挫伤不容易好,虽然可以强撑着掩饰,但放松下来还是会有行动不便。

    早上尼尔就嘲笑她,说要为她准备一架轮椅。好强的丫头反唇相讥,说尼尔敢租,她就敢推。

    结果尼尔真的让亚提斯船运准备了轮椅,不仅坐上去,还煞有介事地给自己的腿上裹了毯子。

    艾玛只能硬着头皮做起瘸腿的护工,不仅要忍受膝盖上的酸胀,还得忍受尼尔时不时的冷嘲热讽。

    但是还能怎么办呢……

    尼尔看起来玩得很开心,而尼尔开心的时候她也会觉得开心,哪怕生气,也是又生气又开心。

    超五味杂陈的那种。

    轮椅来到上船梯,艾玛从包里取出两人的船票,守在头等舱专梯的二副先生看了轮椅上的尼尔一眼,殷勤地建议。

    “先生,女士,如果二位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带二位走四号通道。那里是贵重物品登船处,与栈道齐高,无需登梯,里头就有连通顶阁沙龙的升降梯。”

    尼尔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毛:“顶阁沙龙?我记得它是主宴会厅楼上的小休息厅?”

    “是的。”二副点点头,“是专供头等舱的休息厅,也是海上拍卖会举办的地点,所以才有专用的升降梯连接金库和沙龙。”

    “居然是秘密金库的专用升降梯?”尼尔更㤞异了,“二副先生,秘密金库的位置不是保秘的么?”

    “对船上90%的客人保密,不包括头等舱乘客。因为诸位贵人都是有资格参加拍卖会的,只要参加任意一场,诸位都会知悉这个秘密。”

    “是么……”尼尔惬意地往椅背上一靠,“麻烦带路。”

    海尔维格号的船内空间并不逼仄,哪怕是紧贴水线的货舱甲板也比尼尔知道的所有船都高。

    二副在一旁引路介绍。

    “同大部分主流的大西洋游轮一样,海尔维格号的设计也是十层甲板,货舱甲板的代号是G,顶层舰桥与底层轮机不列入代号,所以它是船上的三层。”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