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从汉密尔顿到布里奇顿依旧是两天的航程。

    开船不久,二副先生就敲响了尼尔的房门。

    尼尔还是在画画,那个三等舱的匈牙利美人在画纸上栩栩如生,大概二十六七岁,身高160至165厘米之间,体重不超过55公斤,脸部略显丰腴,身材恰到好处。

    那幅画对着舱门,所以二副一进门就看了个真切。

    “布莱克先生?”

    尼尔完成背景的修饰,笑着放下碳棒:“二副先生。”

    “很出色的女孩。”

    “同感。只可惜遇到的太晚,我甚至不知道她是不是还在船上。”尼尔遗憾地叹了口气。

    二副想了想:“布莱克先生,您是什么时候遇到她的?”

    “昨天下船的时候。艾玛想逛逛汉密尔顿的山街……对了,我还遇到过你。”

    “那就是下午三点。”二副恍然,“如果是三等舱的乘客,那时候他们已经完成登船了。出色的小姐一定还在船上。”

    “是么……可三等舱有上千人……”

    “892铺。我可以让E甲板和F甲板的水手长为您打听一下。”

    “那可真是太好了。”尼尔惊喜地摘下新完成的画,“如果她愿意参加大宴会厅的晚宴,我一定要好好感谢你。”

    艾玛在舱门边没好气地嗞着牙:“二副先生,皮条拉完了么?我们该去喝茶了!”

    二副莞尔一笑。

    成年人有洞察万物的目光,凭着有限的几次接触,他早就看出尼尔和艾玛之间奇怪的关系。

    不是夫妻,不是情侣,不是兄妹,也不是主仆。

    艾玛从来不遮掩对尼尔的感情,尼尔也不掩饰自己的态度。他爱护艾玛,却从未把她当作女人看待。

    而且真正拥有社交价值的人是尼尔。

    二副含着笑接过尼尔的画,放进随身的文件夹,替换出一张烫金的邀请函。

    这就是神秘物品拍卖会的邀请函。

    八开的硬纸,烫金的花纹,纸的表面经磨砂处理成黑色,抬头上用银色墨水写着【海森堡神秘物品拍卖会】的字样。

    拍卖时间是今晚11点,地点是顶阁沙龙,地点下的一行写着【诚邀尼尔.布莱克先生大驾光临】,再下面是一个方框,框中是尼尔早就知道的拍品信息。

    “布莱克先生如果有兴趣,记得在晚上六点前通知顶阁沙龙。此外等我的好消息,告辞。”

    “再会。”

    ……

    海森堡拍卖会是世界知名的拍卖会品牌,拥有130年以上的历史,以尊严和诚意享誉上流社会。

    他们在波士顿有自己的大厦和拍卖场,尼尔受邀出席过几次拍卖,也曾在一场高规格的克里特文物专场中担任过鉴定师,和他们的老板穆.弗斯特.海森堡是旧识。

    此前尼尔从未想过海森堡会是海尔维格号拍卖会的主办方,不过就算提前知道也没什么用,拍卖会只是卖家与买家之间的中介,拍品不是他们的,他们也没有多少作主的余地。

    晚上10点30分,尼尔和艾玛相携走出自己的船舱。

    艾玛为今天的宴会准备了一件火红色的礼裙。

    礼裙是保守的圆领短袖的丝裙,有巨大的裙摆,挂起来与正装一样高。

    简约的侧身线条在腰部收紧,又贴着臀型慢慢放开。

    左胸有散碎的钻石嵌出的抽象的火绒草图案,从锁骨位置一直延伸到腰,从另一个角度突显出胸和腰的曲线。

    为了配合这套昂贵的礼服,艾玛专门去船上的美发厅做了头发。

    金色的秀发高高盘起来,垂下卷曲灵动的散碎,突出天鹅似修长的脖颈和雪腻的臂。

    两人并肩走到顶阁沙龙,迎面上来一位头发花白,坐着轮椅的绅士。

    “看看我见到了谁。”他微笑着,矜持而惊喜,“尼尔.布莱克博士,密斯卡托尼克的天之骄子。”

    “海森堡先生。”尼尔向着绅士颔首致意,“艾玛,这位是穆.弗斯特.海森堡先生,海森堡拍卖会的老板,还是一位权威的艺术品鉴赏家。”

    “艾玛.弗雷德里希。”艾玛大大方方向海森堡伸出手。

    海森堡欣赏地看了艾玛一眼,托起她的中指,隔空在指关节位置虚作一吻。

    “祝你在今晚玩得愉快,美丽的小姐。”

    “谢谢。”

    尼尔松开艾玛的手,自然地接过海森堡的轮椅。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