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辛西娅.莎农是个笨女孩……

    这不是一个贬义词。

    笨女孩特指在战后成长起来的新兴贵淑群体。

    她们的家族往往发迹于那场浩荡惨烈的世界大战,凭着巨额财富取代了那些损失惨重的旧贵族,成为上流世界新的主导。

    这些女孩就是家族权势的第一代受惠者,年轻、漂亮、富有、缺乏教养,没有见识。

    她们不同于家族的男丁,看不到旧秩序对她们的抵触,也不同于传统贵族家庭的女眷,来不及掌握那些繁琐而细碎的淑女学识。

    就如辛西娅.莎农,她甚至不知道艾玛眼下这种简化的礼服穿戴被称作“暴发户时尚”,从一开始就是日暮的旧贵们对她们这些新贵心不甘情不愿的迎合与妥协。

    毫无疑问,这种强势且无知的女孩肯定听不出尼尔话里隐晦的拒绝。

    她自说自话和尼尔聊起来,聊着聊着就站到尼尔身边,尼尔闻到她身上淡淡的幽香,和艾玛的香味混在一起,在尼尔的鼻尖争奇斗艳。

    怎么会这样呢?

    尼尔有了两个女伴,这场拍卖会从一开始就显得怪诞而且扯淡。

    拍卖开始。

    服务员们放下托盘,鱼贯地撤掉食物和长桌,接着撤掉舷窗边的长条沙发,换成准备室里红绒面的舒适椅子,在大厅中心摆成浅浅的弧型。

    那些椅子摆得很有趣。

    前排有十六张,代表十六位应邀的头等舱额人,后排也有十六张,代表有或者没有的男伴和女伴。

    前排和后排的椅子呈齿轮型交错排列,每一张前排都与后排紧凑,与左右宽松。

    椅子旁还配置了圆型的玻璃面的小茶几,每张椅子边都有,在座与座的空隙。

    几上有空置的水杯、酒杯、雪茄、独立包装的糖果、几碟小小的点心和一个带握柄的号牌。

    等一应都置毕了,服务员和保安从侧门退场,把拍卖会的拍卖助理们交换进来,把宾客们引导进座位。

    尼尔被排到9号座,艾玛理所当然坐在他身后。边上的10号发生了一点小骚动,因为辛西娅走过来,昂着下巴把另一位客人挤兑去了3号。

    拍卖助理小声询问尼尔的需求,酒、水、咖啡、茶,还问尼尔要不要抽雪茄或香烟。

    尼尔依旧只要了一杯清水,所以消失的服务员重新出现,清理掉几上全部与烟、饮有关的东西,哪怕它们不久前才被人置办起来。

    “礼仪的节奏,海森堡先生是位真正有教养的绅士。”辛西娅如此说。

    她坐得离尼尔很近,比艾玛还近,因为她让自己的拍卖助理带着茶几滚蛋,在鸠占鹊巢之后,还让清理茶几的服务员把自己的椅子端到了尼尔身边。

    这种蛮不讲理的接近让尼尔警觉起来。

    他捧着水杯翘起腿:“好了,莎农小姐……”

    “辛西娅!”辛西娅直勾勾盯着尼尔。

    “呃……辛西娅小姐……”

    “辛西娅,或是辛娜,我喜欢这个发音,听起来就像爱慕者亲诉衷肠。”

    “……莎农小姐,为什么要接近我呢?”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