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据说在世界被遗忘的黑暗角落里】

    【太古时代的邪恶生物依然在潜藏】

    【据说门依然会在特定的夜晚开启】

    【放出地狱中的异型生物】

    【至今……亦然】……

    悠扬的提琴和低音萨克斯交相辉映,在摇曳的烛光下,深情的混沌的诵诗已经进行到尾声。

    这里是荒凉公路咖啡馆,大学里的知识分子、镇上的移民、时髦的有钱人和有钱的波西米亚人都喜欢这里可口的法式乡村菜肴。

    店主里德.范德维尔登和他的合伙人乔什偶尔会举办富有特色的读诗会,但这里最吸引人的还是那种互相交谈、装腔作势、打情骂俏的颓废的布尔乔亚氛围。

    尼尔和哈瑞对坐在靠窗的一张单独小桌,面前摆放着香气扑鼻的皇家咖啡,一朵幽蓝的火苗正在咖啡中心静静燃烧。

    火苗不一会就燃尽了,空气里飘荡着白兰地的香味,尼尔拾起匙子搅拌咖啡,一边搅,一边饶有兴致地打量哈瑞的憨态。

    哈瑞正在欣赏自己腿上的新丝袜。

    丝袜是纯白色的,真丝,采用最新式的编织方法。

    它们拥有不可思议的弹性,饱满而有光泽地贴合在腿上,塑造出小腿的曲线与大腿的丰腴,还与她的米色套装相得益彰。

    哈瑞对她的新丝袜爱不释手,连带的对今天新认识的、多金的博学的英俊的尼尔也建立起了满分的第一印象。

    他们已经熟络地互称名字了,哈瑞用这点小小的心机巧妙地回避了至今不知道对方姓氏的尴尬。

    “尼尔。”她笑颜如花,“谢谢你的丝袜。”

    尼尔举起杯回敬了这声谢谢:“我说过,我喜欢看到漂亮的丝袜穿在更漂亮的腿上,萝贝塔,这是它们的荣幸,也是我的。”

    “再说一次,你的嘴真甜。”哈瑞的脸不争气地红了一下,“尼尔,你说你在波士顿工作?”

    “波士顿环球报,但我不仅为他们供稿,也为纽约邮报和罗切斯特日报供稿。”

    “时髦的自由撰稿人。”哈瑞感叹了一声,“所以你盯上了阿卡姆的黑帮?”

    尼尔轻啜了一口咖啡:“萝贝塔,这一路上都是你在问话。你几乎知道了我的全部,而我却对你一无所知,这不公平。”

    “我么?”哈瑞脸上看不出半点小伎俩被拆穿的懊恼,从容地搅拌着咖啡,“我是阿卡姆人,在本地的公立高中毕业,毕业后做了一年服务员和半年电报员,之后就加入报社,今年是我成为记者的第三年。”

    她飞快地摘述完自己平淡的人生,又迅速把话题转回来:“尼尔,你是怎么盯上三叶草的?难道丹尼.奥班尼翁在波士顿露了马脚?”

    “他做过一些有趣的事。”尼尔语焉不详地吐出一小点引子,“萝贝塔,你为什么调查他?”

    “嘁,口风真紧!”

    “我会把自己知道的东西说出来的。”尼尔笑起来,“但我们之间需要更熟悉些。”

    “更熟悉……”哈瑞轻咬着自己的嘴唇,颔首,抬眼,“需要我邀请你去公寓用餐么?”

    “我确实拒绝不了那样的方式,但是……你调查奥班尼翁很久了?”

    最后的美人计也失败了……

    哈瑞泄气地丢掉咖啡匙:“两个月,我查了他两个月。我掌握了一些证据,能证明他在使用河畔的一栋废弃工厂倒卖假酒,而且有警察参与其中。”

    “河畔的一栋废弃工厂?”尼尔皱皱眉头,“那里似乎有许多废弃工厂。”

    哈瑞牢牢地闭紧嘴巴,瞪了眼,特别孩子气地做了一个拉链的动作。

    尼尔投降了。

    “好吧好吧,我掌握了他倒卖人口的证据,还缺少最关键的一环,但我知道,它们躺在他的保险柜里。”

    “倒卖!”哈瑞啪一声压住自己的嘴,一下子压低声音,“人口?!”

    “是的,倒卖人口。”尼尔在关键的时候停下来,“哪一座废弃工厂?”

    “奥班尼翁在倒卖人口?!”

    “萝贝塔,哪一座废弃工厂?”

    “阿米蒂奇东街的邓纳姆砖场!该死的,快告诉我细节!”

    尼尔突然伸出手指点在哈瑞的嘴唇上,轻轻地滑过,抹掉了嘴角的丁点奶泡。

    哈瑞几乎想张嘴把那根纤长的手指咬断,就在这时,她听到了脚步声。

    范德维尔登店长带着可掬的笑容走过来,亲手为他们端上一份黑森林蛋糕。

    哈瑞疑惑地看着尼尔:“抱歉,我不记得我们点过蛋糕……”

    “这是本店的赠送。”店长捧着一本书,“二位似乎是第一次来?”

    “不算第一次。”尼尔说,“贵店的氛围让我印象深刻,尤其是诵诗会。”

    “客人喜欢诗歌?”店长看上去格外地惊喜,“不知道您觉得刚才的诗怎么样?”

    “才华横溢,肆无忌惮,疯狂,还有充分的想象力。”尼尔回忆起自己见到祖谢坤的场景,强装着镇定,“总而言之,我很喜欢。”

    “那可太好了!”

    “好?”

    店长把怀里的书递到尼尔面前:“如果客人喜欢的话,想不想带一本诗集走呢?”

    “诶?”

    诡异的推销很快就水落石出。

    里德.范德维尔登和美国杰出的颓废派诗人贾斯廷.杰弗里是至交好友。

    1920到1922年间,杰弗里先生到欧洲游历,回来后就变得神经混乱,很快就被送进了伊利诺伊州州立精神病院。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