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程教授?”
正守在门前的陈木东,见大人物都来了。
他索性将门锁死,自觉的站在一旁。
接下来的事情,就跟他这个小人物没有关系了。
此刻,正不断叫嚣的游天正,瞥见门口之人,顿时吓了一跳。
“老师,您来了?”
游天正见程兴生突然驾到,神情有些慌张。
他不是被孔院长请去,做学术推广了吗?
怎么现在会出现在这里?!
顿时,游天正冷汗直冒,连忙起身。
见状,程兴生面色不善:“我要再不来,岂不是该被患者指着鼻子骂了?!”
显然,诊室里发生的事,已经传进了程兴生的耳中。
“老师,冤枉啊!”
游天正哭丧着脸。
别看他人到中年,事业有成,但在程教授面前,依旧像个孩子。
“到底怎么回事?”
毕竟是自己的徒弟,见游天正声泪俱下,程兴生有些心软。
见状,游天正心中一喜。
他趁机抓住机会,连忙指控刘东方。
“师傅,就是他们趁您在此坐诊,故意找了个不治之症,来诋毁你的医术!”
此言一出,别说程兴生,就连刘东方听后,也是一愣。
别看游天正医术不正,这颠倒黑白的能力,倒是可以!
难怪他能脱颖而出,获得程教授的青睐。
这演技,这脸皮,确实让人佩服!
然而,话音刚落,一道厉声突然响起。
“你当医生的,怎么能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
“不治之症?!”
程兴生眉头紧锁,将目光对准了坐在轮椅上的黄珊。
而这时,一道惊呼响起。
“是你?!”
一直跟在程兴生身后的张成,目瞪口呆的看着刘东方。
“哟,张主任,这么快又见面了。”
刘东方冷笑回应。
此言一出,众人再次一怔。
“你们认识?!”
游天正一下子站了起来。
心中担忧。
如果刘东方跟张成认识,那对他就不利了!
然而!
张成咬牙切齿的表情,却让游天正神情一怔。
“何止认识,简直记忆深刻!”
张成板着脸,一回想起之前的冲突,顿时怒火丛生!
“恩?”
“有过节?”
见到此幕,游天正心中一喜。
真是天助我也!
这样一来,怕是没有人会站在刘东方这一边!
可就在他以为胜券在握时,刘东方的一句话,让他彻底傻了眼!
“张主任,你放任下属跟票贩子勾结,私自贩卖专家号这事,就不管管?!”
此消息一出,犹如重磅炸。弹,在众人心中炸开了锅!
“什么?!”
“贩卖程教授的诊号,这怎么可能?!”
张成神情一怔,而后怒目圆睁,指向刘东方:“你也是主任,像这种事,如果没有证据,最好别胡说八道!”
张成很生气。
虽然游天正平日不务正业,但终归是他的下属。
此刻被别人指着鼻子诬陷,这不就是变相的打他脸吗?!
然而,刘东方却嘴角一撇。
“我有没有说谎,你问问他不就知道了?”
话落,众人皆把目光对准了游天正。
此时,游天正还处在震惊之中。
他做梦也没想到,眼前这个青年,居然是急诊科的主任。
“我外出进修这段时间,医院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
可还没等他回过神,一道冷哼响起。
只见沉默不语的程兴生,突然问道:“游天正,刚才他说的,是真的吗?”
“他在血口喷人!”
“我怎么可能为了那点钱,把自己和老师的名誉搭进去?!”
“这只有傻子才会干的蠢事!”
面对质问,游天正连忙解释。
“是吗?”
“那你抽屉里那份协议是怎么回事?”
刘东方眯着眼,一道凌厉从中迸出,让人难以招架!
“你怎么会知道?!”
游天正这下慌神了!
可他还没等反应,刘东方已经快人一步,直接将抽屉里的东西,拿了出来!
一纸信封,几行小字,正是分红所列的每日清单!
上面密密麻麻,详细记录了具体信息。
此表一出,震惊八方!
“他竟然真的拿程教授的号出去售卖?!”
张成不敢置信。
但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扭头看向程兴生。
毕竟,这是他的徒弟,虽然只是记名,但这也足以说明问题。
“师傅,你听我解释!”
眼见事情败露,游天正连忙解释。
然而!
回应他的,却是一道冷声。
“之前就有传言,说你这人心术不正,当时我还不信!”
程兴生暗自摇头。
他万万没想到,年近半百的游天正,竟然会做出这种欺师灭祖的事情!
然而,这还没完!
刘东方通过主任权限,将他电脑里的坐诊信息调了出来。
“如果他仅仅只是倒卖诊号,赚取差价也就算了!”
刘东方指着冷冰冰的屏幕:“可你们见过他对患者出具的检查项目吗?”
“随便一条,都是上千块的检查费!”
“这种只会假借名义,坑蒙拐骗的家伙,我想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混成副主任的?”
刘东方言语犀利,毫不留情!
直接把在场的程、张二人,教训的面红耳赤,说不出话!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游天正竟如此烂泥扶不上墙!
“罢了,罢了!”
“这事就此打住!”
良久,程兴生叹了口气。
他看向一旁的张成:“这人以后不再是我的徒弟,你们就按照相关流程处理吧!”
此言一出,彻底将此事定了性!
眼见后台倒塌,游天正浑身一抖。
他露出惊骇的眼神,惶恐的看向程兴生。
“老师,你可不能不管我呐!”
他噗通一声,竟跪在了程兴生的面前。
“你干什么?!”
程兴生脸色铁青!
“我知道错了,就饶我这一次,行吗?”
见程兴生闭口不言,游天正急道:“师傅,只要不开除我,我可以把这些年攒的钱财,都投到您正在研究的新技术上!”
事到如今,游天正任然没有一丝悔改之意。
而他的话,却让程兴生脸色一变!
“丢人现眼的玩意,滚开!”
随即一脚,将他踢开!
毕竟像这种吃人血馒头的畜生,怎么可能轻易饶过!
显然!
程兴生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见求饶无用,游天正急的满头大汗!
他能有今天的成就,很大一部分原因,跟眼前的程兴生有关。
此刻见他要跟自己撇清关系,自然后怕不已。
这时,一道冷笑突然响起。
游天正丑态百出的模样,让刘东方嘴角一撇。
“医术不端,品德败坏!”
“幸亏你只会开开检查单,否则真要给患者开刀的话,天知道有多少人下不了手术台。”
一想到游天正毫无医德,蔑视生命,刘东方心中便一肚子火。
然而,这番讥讽,却让游天正愤怒不已。
“我上手术台的时候,你小子还没出生呢!”
“区区一个急诊科的大夫,也配质疑我的专业?!”
游天正可以承认自己品德败坏,也可以承认自己学术不端!
可他好歹也干了二十几年的骨科医生。
且不说见多识广,平日也没少参加学术交流!
就连今年的全医协会,他都可以当旁听生!
这刘东方,年纪轻轻,即便通过关系,坐上了急诊科主任的位置。
可他有什么资格,又有什么能力来指责质疑自己?!
见游天正一脸的不服气,刘东方突然一笑。
“既然如此,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你所谓的不治之症,究竟有没有治愈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