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大人,戈蒂耶被他们赶走了!”

    “我们现在无法监视他们的行动,是否启动之前撤离的人员对他们进行紧急监控?”

    “……”

    南方的峡谷之上,隐藏于峭壁之中的【九戒密会】施术者,正陷入一种紧张局面。

    这是【九戒密会】秘密修建的堡垒。

    安静坐落于首都南方唯一道路的峡谷山体内部。

    如果是战争时期,敌人派兵从这个方向进入首都,他们可以借助高耸的地势进行打击;如果弃城向南方撤退,也能于此将峡谷拦腰摧毁,断绝敌人追击他们的道路。

    如此重要的地方,全天二十四小时自然都有最专业的施术者驻守,同时密不透风的防御结界,在此维持着堡垒的安全和隐蔽。

    除非拥有飞行法术直达目标。

    不然想进入这里,那就也只能从峡谷最高之处纵身越下,这样才能通过开凿在峭壁之上的入口,进入这处隐秘所在。

    然而就在此刻。

    其中作为精英的【九戒密会】守卫人员,却人人面带焦急之色。

    因为就像罗纳德和妮可推测的那样。

    他们是秘密留守于此的【九戒密会】成员,同时也是应对罗纳德三人的后手。甚至从城中转移出来的《诠释之书》,此刻就和其持有者呆在堡垒最深处,一间用法术完全隔绝探知的秘密房间当中。

    “不要急,组织里的资料大家也都看过!”

    紧张的气氛中,坐镇于此的指挥者挥了挥手,安抚着周围部下的心态:

    “那个披着人皮的怪物,平时行动都伪装出一副宅心仁厚的虚假模样。戈蒂耶的离开,或许只是因为他想继续保持自己对外的一贯姿态!”

    对罗纳德的行动作出解释之后,这名指挥者接着发布命令:

    “通知城里,让撤走的人继续离开,不要引起这几个家伙的怀疑。原定准备在中午放出去的那几个警卫官,提前把他们放到街上去,尽可能吸引敌人的注意力!”

    人们心中依旧忐忑不安。

    但在有了指挥者的命令以后,堡垒中的【九戒密会】成员还是立刻投入工作之中。

    这些施术者其实也做不到太多。

    身处原典持有者层次的博弈,他们如果产生想法并付诸行动,那就等同于和比自己高出一个阶层的强者,进行正面对抗。

    恐惧的趋势下,大多数人还是会老老实实听从命令,并维持自己该维持的事物

    “唉……”

    眼看着部下投入到自己的命令当中,峡谷堡垒的指挥者,反而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

    他退后两步,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用右手托起无力的下巴陷入沉思。

    即便刚才能开口安慰自己的部下。

    但他心里明白——现在的情况十分危急。

    过去组织和罗纳德的接触记录中。

    【九戒密会】已经用严重损伤的人手,以及失去数本原典为代价,证明了这个敌人的可怕。甚至几个月前,他们精挑细选的战斗小组,也在拉奇蒙特与其相遇,并最终覆于罗纳德之手。

    这样的战绩,这样危险的敌人。

    自己所面对的任何细小动作,都可能预示着极大的危机。

    更何况眼下这种和预言法术背道而驰的现实?

    然而指挥者也十分无奈。

    为了保证不被罗纳德三人发现,他们的监控在戈蒂耶身上施加的法术,是一种限制很大的微小术式,刻印在对方体内的脏器当中。

    这种法术可以保证足够隐蔽。

    但无法兼顾其他,更做不到详细监听目标几人的一举一动。

    仅能确定的,便是目标的位置,以及较为激烈的魔力波动。

    “情报有限啊……”

    即便堡垒指挥者心中已经做过无数预桉,但在未知的现实面前,这也不过是纸上谈兵般的空想。

    这一刻,这位施术者想到【九戒密会】会长的行动,脑海中忍不住冒出一个念头:

    “这种情况,难道对神祈祷就会……”

    轰隆——

    就在这个瞬间,施术者们所在的峡谷堡垒开始颤动。

    剧烈的响声由小及大,不到两秒钟时间便充斥在山体中的每一处空间。而峡谷堡垒之中,无可计数的土石在施术者们开辟的空间中向下跌落,烟尘弥漫的同时,慌乱的人群彼此相撞,发出怒吼。

    前一秒还安踞于此的堡垒。

    仅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仿佛要立刻倾覆一般!

    “敌袭!敌袭!”。

    “是那个怪物来了!”

    “快通知大人,峡谷正常上方受到袭击,结界要支撑不住了!”

    面对突袭,【九戒密会】施术者们久经训练,自然准备应对敌人进行反击,各个部位马上就要运转起来。

    但作为他们的领导者,坐在指挥椅上的施术者,却连身子都没有抬起。

    此时此刻,他正看向自己头顶的山岩。

    作为整个堡垒的实际掌控者。

    和这些只是察觉到袭击来临的属下不同,他切切实实体验着峡谷堡垒正在面临的攻击。

    这是多么可怕的力量?

    就在堡垒正上方,一个富有生命力的庞大事物掘地而下,挖掘着山崖上每一寸土壤,将任何阻拦它前进的事物撕裂、绞断、斩碎。

    其中包括了保护堡垒的原始土壤,也包括了用来隐蔽和加固山体的法术结界。

    至于说部下们正在叫嚷的反抗和防御……

    “呵呵——”

    指挥者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这怎么可能?

    震动出现不过两秒,在所有人来不及反应的瞬间,这庞大的物体就已经将,大片土地摧毁,连离开的通道也被彻底堵死。

    如果没有转死为生的绝技。

    身处堡垒中的人甚至连逃走的机会都不存在!

    轰!

    就在这时,【九戒密会】领导者的天花板骤然碎片。

    他清晰地看到一根棕中泛白的树木根须,就这样从天花板上笔直地钻了出来。

    然后越来越多植物根茎,从四面八方纷纷入侵到堡垒之中,原本井然有序的堡垒,看上去就像蚂蚁顺着植物根茎所建立的蚁穴一般。

    目睹着眼前激烈的场景。

    这名施术者安静地抬起手臂,将自己的原典显现于手掌之上,仿佛用最后的力气大声喊道:

    “来吧,怪物!”

    轰——

    话音落地的瞬间。

    一根十分粗壮的根茎,直接就朝这名领导者身上砸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