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对普兰来说,一切的一切都显得不太真实,就好像一个始终不曾醒来的梦境,时间和空间的概念双双被打破,以至于自己的感知出现错误:

        总感觉才刚刚过去五分钟,结果一看时间却已经过去六个小时;总感觉自己还在巴黎的图书馆里学习,结果推开窗户却是令人心醉的绿树与大海,还有宛若贝壳一般静谧停靠在港口的游艇徐徐陈列。

        一愣,稍稍回过神来,这才意识到,她已经到了蒙特卡洛,但重点就在这里——

        她是怎么过来的,时间是怎么流逝的,空间是如何转换的……中间的记忆似乎都变得模糊而朦胧起来。

        现实,演变成为电影,一个镜头切换、一个黑屏衔接,然后时间和空间就这样消失了,却没有人知道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那种「空白感」所带来的朦胧与模糊,让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切更加没有真实感。

        甚至就连蒙特卡洛所发生的一切也都遁入一片光晕里,那些汗水那些滚烫那些撞击,演变成为无数碎片,在脑海里汹涌澎湃着,宛若惊涛骇浪,好似狂风骤雨。

        咿呀。

        身后传来一个开门声,普兰猛地转头看过去,然后就看到正在擦拭湿漉漉头发的高文,笑容在嘴角绽放。

        「我准备好了,你呢?想好了吗?准备和我一起去训练场吗?」

        此时,普兰才能够真正确定,她确实已经在蒙特卡洛了,这一切,简直太疯狂了。

        看着头发湿漉漉的高文,脑海里又再次唤醒了些许回忆,那些喘息那些呢喃那些触碰,皮肤表面不由浮现出一片鸡皮疙瘩,唯恐自己脑海里的画面暴露出真实想法,连忙深呼吸一口气,将思绪收回来。

        「训练,对!训练!你的训练可不能耽误。皮特他们都在等着了,对吧?」

        普兰有些拘谨地将根本就不凌乱的发丝别到耳朵后面,重复地说着毫无意义的话语,但注意力总算是拉了回来。

        尽管已经是午后,但高文依旧准备前往训练场适应场地,正如他所说,短暂偏离轨道,而后就回归工作。

        她确定以及肯定,高文的训练时间应该往后推迟了一次,不能再继续耽搁了,毕竟,适应时间本来就不多。

        普兰想了想,还是摇摇头表示了拒绝,「我就呆在这里,你忘记了吗?我的毕业论文?截止日期真的没有剩下多少了。」

        首先,这是大实话,她几乎又要挥霍一整天了,现在已经没有借口再继续分心继续拖沓继续不务正业了,她需要集中注意力完成毕业论文,更何况,她给自己的理由就是,前来蒙特卡洛完成毕业论文,不是吗?

        其次,她不想打扰高文的训练,正如她所说,当高文全神贯注投入训练的时候,那才是闪闪发光的时候,经历春天硬地赛季的成功,现在聚焦在高文肩膀上的压力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他需要保持专注。

        最后,同时也是普兰思考最认真的一点,关注。

        以高文现在的话题性和人气度,身边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可能引发猜测,一旦她陪伴着高文前往训练场,那些视线不需要多少时间,很快就会发现她的存在,然后事情很快就会脱离他们的掌控范围。

        那些场外话题,不仅可能会干扰到高文的专注力,同时也可能会干扰她的日常生活——她只是一名大学生而已,一个冲动就从巴黎来到了蒙特卡洛,却还没有做好准备站在聚光灯底下,生活翻天覆地。.br>

        一切的一切,都太过快速也太过凶猛了,他和她,都需要一点点时间。

        种种,种种,普兰还是希望保持低调,就目前而言,这是最好的选择。

        高文的动作稍稍停顿一下,认真地看向普兰,又再次确认了一

        遍。

        「你确定吗?」

        普兰重重地点头表示肯定。

        高文细细地注视着普兰的眼睛,得到肯定的回应之后,也就没有再继续强求,展露一个笑容,轻轻点头。

        「训练,确实很无聊,看一次两次可能还有一点新鲜感,但时间一长,你也就是坐在观众看台晒太阳。」

        「与其如此,不如专心写论文。」

        「但是,我们说好了,此次前来蒙特卡洛是度假,在周一赛事正式开始前,明天还有半天放松的时间。」

        「所以,今晚和明天上午,我们可以好好放松一下,然后出海享受日光浴,你说呢?」

        普兰的心情也跟着飞扬起来,哪怕只是从言语里拼凑出些许画面,也无法控制雀跃,重重地点点头表示肯定。

        高文收拾好自己的装备包,再次对普兰展露一个笑容。

        「那么,祝你毕业论文一切顺利,对了,训练结束后,我再介绍格里戈尔和多米尼克给你认识。」

        丢下一句话,高文就转身离开了酒店房间。

        普兰站在原地,微微发愣。

        格里戈尔?多米尼克?

        这意味着什么?

        低头看看自己穿着高文的宽大球衣,又转身看看窗外的蓝天大海,脸颊飞上两朵红晕,心脏不由高高扬起,忍不住想要尖叫,原地一个转身,球衣就在金色阳光底下绽放开来,张开双臂就能够徜徉其中。

        所以,时间到底是如何流逝的,她又到底是如何抵达这里的,似乎也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如果这是一个梦境,那么她可以永远都不要醒来吗?

        窗外,阳光正好。

        踏踏踏!

        蹬地!

        滑步!

        刹车!

        整个移动脚步,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然后,单手反拍宛若长剑出鞘,快速鞭打,就在触球的瞬间,拍头速度快速提升,最后甩出一条直线,瞄准底线大三角砸去,留下一个深深的球印,消失不见。

        蒂姆,单手反拍,发力充分、身体舒展,宛若大鹏展翅般,将力量与线条之美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

        球场对面。

        迪米特洛夫正在用全身表示自己的无奈,就好像融化的蜡像一般,摊开双手、脑袋后仰,一边前冲一边矮身,可以明显看到膝盖缓缓下蹲、下蹲、再下蹲,看起来就好像随时可能和红土融为一体般。

        不需要言语,一个动作就足以表示迪米特洛夫对蒂姆的肯定——

        这一拍单反,确实精彩!

        高文才刚刚走进训练场,就看到这一球,立刻吹起口哨,然后拍打着双手,鬼哭狼嚎地为蒂姆叫好:

        「多米!多米!多米!」

        显然,高文正在模仿粉丝尖叫来着,但对于蒂姆来说,他还是非常非常不适应,表情不由拘谨起来。

        /74/74391/313120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