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梦境,记忆宫殿内的画面过于真实,导致了杨岩一旦睡着,进入梦中,或者进入他的记忆宫殿内,就如同进入了真实世界一样。

  “记忆宫殿内的画面,还算可以分辨。

  毕竟其中有鼠兄在,鼠兄也会回应我,让我知道是真是假。

  梦境中,就不同了。”

  他昏迷的时候,梦境与记忆联通,他能思考,鼠兄也会出现。

  他可以依靠鼠兄,思考进行分辨。

  但现在清醒之后,梦境中鼠兄有时出现,有时不出现。

  就算出现也不会说话,没办法帮他点醒。

  因为梦境,不是记忆,只是潜意识的变化。

  在真正的梦境中,他就只能靠自己去分辨。

  可在梦境中,他的潜意识总是模糊,思考能力不会完整,有时候会模糊。

  想要分辨,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昨晚就是如此。”

  昨晚他做了梦,梦中的情景无比真实。

  让他一时之间没有醒转过来,分不清真假。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

  幸好他是真在睡觉,到时间可以醒来。

  加上他心中本就想给二叔报仇,心中有仇恨,这才让他彻底清醒过来。

  “如果我报了仇,再睡下……”

  杨岩想着,到底该怎么分辨参照物。

  梦境中随时可能出现任何人,人,不可能当参照物。

  二叔,作为亲人他直接排除了。

  “只能自己了。”

  杨岩想起了自己,只有他,不论任何梦境,他都会出现。

  而分辨自己的真假,用什么来实现。

  疼痛?

  疼痛,是最简单的分辨方法。

  但这个方法,也是容易被忽略的地方。

  因为梦境太过真实,太过美好了。

  美好的生活,容易让人沉沦,沉浸,忘记一切。

  谁会轻易想到,那是梦境。

  他看向了自己的手掌,手臂,身体……

  杨岩想要找到特别之处,标志。

  让他能够在梦境中,找到可以识别梦境,区分现实梦境的地方。

  地方在哪?

  哪个位置?

  “光靠位置,恐怕不能轻易识别。”

  杨岩下意识的抬起手,摸一摸鼻尖。

  这个位置,动作让他身体一滞。

  他看了看手,又摸了摸鼻尖。

  特别的地方,他找到了。

  或许可以用这个,下意识的动作,识别是不是梦境。

  想到这里,他把这件事记了下来。

  能不能识别,是不是梦境,就要看他能不能在梦境中做到了。

  “等晚上睡觉之后,再看。”

  这时候睡在旁边的周佩清醒了过来,她揉了揉眼睛。

  “杨先生,你醒了。”她打着呵欠说道。

  她一直在照顾杨岩,昨晚也到很晚才睡。

  而且要时刻保证,杨岩醒来,要上洗手间,她也要醒来,帮助他。

  这种强行打着精神,很伤神,会很累。

  所以她这样,很正常。

  “嗯,醒了,你再睡一会吧。”杨岩说道。

  周佩摇头。

  “不用了,我起来了。”

  她伸了一个懒腰,起来了。

  “早上想吃什么,我去买来。”她问道。

  “随便一点,我都能吃。”

  “好,我去买来。”

  周佩出了病房,过了半个小时回来后,她帮着杨岩洗漱。

  洗漱结束,伺候杨岩吃了早点。

  她自己也吃了一些,接着坐在一旁陪着杨岩。

  外面太阳出来后,她扶着杨岩坐起来。

  直接推着床到了窗边,晒了一会太阳。

  “今天终于安静了。”周佩坐在旁边说道。

  没有了吵闹,没有了辱骂。

  确实清净了很多!

  “这样的生活,才是好事。”她再度开口。

  只可惜现在的平静,不是真正的平静。

  而是暴风雨来临前的短暂安静,并且仅仅是这里安静罢了。

  很表面的安静,在安静之下,暗潮汹涌。

  警官一直在找,准备害人的那些恶徒,幕后黑手。

  他们没有休息,没有停止。

  他们都在找,巡逻。

  他们精神都很紧绷!

  忽然杨岩的手机响了起来,是赵森打来的电话,他按下了接听键。

  “赵队长,发生什么了?”

  除非发生了事情,不然赵森不会联系他。

  因为现在的情况,形势很不对。

  他必须要坐镇市内,警官总处。

  他要在那里,指挥和查看监控,寻找恶徒,幕后黑手的踪迹。

  他没有时间,跟杨岩闲聊。

  “今天早晨,一个流浪汉在市内最显眼的大型超市门前,用喷漆写下了几个醒目的大字。

  不过字没有写完,流浪汉就让超市的保安驱赶走了。

  但流浪汉临走前,大声喊。

  这是提示,他给的提示。

  我们有警官注意到了这个情况,前去询问。

  等察觉到有问题,他立马去找那个流浪汉。

  可是流浪汉不知道何时,已经消失不见了。”赵森回答道。

  流浪汉?

  写字?

  这次不杀人了?

  “我们正在寻找那个流浪汉,只是那个流浪汉跑到了没有监控的公园,很快不见了。

  不过我们正在查找,相信很快就能找到他。”他接着说道。

  “杨先生,你不用担心,这次还没出事。”

  没出事?

  真的么?

  “流浪汉在超市门前,写下了什么?”杨岩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了。

  很可能案件,已经发生了。

  只是死的人是谁,就不知道了。

  “我已经拍下来了,就写了一个字,开,后面一个字,还没写出来,就让超市的保安驱赶走了。

  我把照片发给你,你看看。”

  “嗯好。我有推测,会联系你。”

  “行,没问题,我继续追查了。”

  挂断了电话,杨岩打开了聊天软件,上面有赵森发来的照片。

  “确实就一个字。”周佩凑近了,看着杨岩手机上,赵森发来的那一张照片说道。

  用红色的喷漆,写的一个开!

  旁边还有一个字,没有写出来,就了偏旁部首,也没有写出来。

  “开始的始么?”周佩猜测道。“应该等它写完,再驱赶他的,可惜了。”

  流浪汉如果写完了,他们就有线索了。

  哪像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

  只是这也不能怪罪超市的保安,他们驱赶捣乱的流浪汉是尽力尽责。

  他们也不知道流浪汉是什么人,谁派来的。

  杨岩没有回答,也没有多言,他打量了一下红色的字迹。

  这个字迹,写的很是规整,整齐。

  不像是普通人,或者是一般流浪汉写的。

  好像是练过字的人,写出来的。

  “流浪汉,练过字?”

  有可能,一些流浪汉只要精神问题不大,字写的不会太难看。

  “这个流浪汉……”

  杨岩退了出来,发了消息给赵森。

  “把监控拍到流浪汉的视频,发给我看看。”

  他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流浪汉。

  现代社会,尤其是国内,流浪汉并不多。

  并且流浪汉,是流浪的,不会永远在一个城市。

  他们会离开!

  杨岩所在的这个城市,由于陈洛的案件,本就调查过流浪汉。

  这样的调查,致使许多的流浪汉逃离。

  警官还担心陈洛的事情再发生,把一些流浪汉,送离开了城中。

  所以城中的流浪汉,几乎没有了。

  可现在又出现了一个流浪汉,这个流浪汉是谁?

  杨岩想到了一个人,一个一直处于这个城市,在这个城市中有落脚点,有人照顾的流浪汉。

  “马上。”

  赵森立即发来了监控拍摄下的视频,在视频中,那个流浪汉出现了。

  “这个流浪汉脸上好脏,把头发都粘起来,挡着脸,看不清脸。”周佩说道。“杨先生,你认识这个流浪汉?”

  她注意到杨岩盯着流浪汉,一动不动。

  她看出了,杨岩的不对劲。

  “认识,他是赵阳!”

  周佩一脸迷惑。

  “赵阳?谁是赵阳?”

  杨岩放下了手机,面色凝重。

  “水泥柱中的尸体案件中,将川的好友。”

  当时将川被抓时候,讲了一个故事。

  一个,朋友的故事!

  “是他?”周佩露出了诧异之色。

  她当时也在场,对这件事有印象。

  那天事情结束,她还问杨岩,相信谁是凶手。

  是将川,还是赵阳。

  杨岩选择了将川,因为证据大于一切。

  “嗯,我认得他,他的身影,我有映像。”

  他的记忆力非凡,对于那天的事情记得非常的清楚。

  在他的记忆宫殿内,还有赵阳的身影,

  他看到监控的刹那,就算看不到,看不清赵阳的脸,他也能依靠映像,认出对方的身影,确定对方。

  杨岩马上把自己确定的事情,通知赵森。

  告诉对方,流浪汉是赵阳,让他立刻去将川的父母家里。

  赵阳最后出现的地方,就是将川的父母家。

  之后赵森带警官清查全市流浪汉的时候。

  他把赵阳,更是送回了将川父母家居住。

  那么想要找到赵阳,就需要去将川父母家找了。

  “知道了,马上去。”赵森即可回应。

  他去追查了!

  杨岩放下了手机,思索了起来。

  “杨先生,您又想到了什么么?”周佩在旁边问道。

  “是的,想到了一件事。

  赵阳,怎么会和那些人牵扯在一起。”杨岩有点想不通。

  “可能是在路上,他们遇到了赵阳。

  于是利用钱财,或者烤鸭。

  他很喜欢吃烤鸭,就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拎着一桶漆,去按照对方的要求去做了。”周佩推理道。

  她说的不无道理,赵阳确实喜欢吃烤鸭。

  如果对方用烤鸭作为诱惑,赵阳很可能会答应对方的要求,去办这件事。

  “希望是我多想了。”杨岩枕在枕头上说道。

  周佩微笑。

  “放下吧,说不定赵阳的事情,和那些恶徒,幕后黑手没有联系。

  他只是疯了,在乱说,乱做呢。”她再度说了一句。

  杨岩眉头微挑,如果周佩不说这句话,杨岩或许就放下多想的问题了。

  周佩的这句话,让他反而想的更多了。

  赵阳疯了,胡乱做?

  不可能!

  对方是疯子,随时可能发疯。

  可是为什么,正好在这个节骨眼呢?

  这个节骨眼,太凑巧了,太巧合了。

  巧合的有些过分!

  杨岩不会想的这么轻松,其中可能还有其他问题在。

  “要不是凑巧,赵阳被对方盯上,安排过来的呢?”

  不太可能!

  仍旧有一些,巧合了!

  赵阳是一个疯子,一个没有思维,还不会被完美操控的人。

  为什么会被那些人盯上,安排来做事?

  一个随时会发疯的人,靠着一个烤鸭来诱惑成功?

  太看运气了!

  “那些人是聪明人,没理由会这样。”

  聪明人不靠运气,靠的是实力。

  就算现在市内警官密布,他们这些聪明人,仍旧会觉得自己能够做到。

  他们很自信才对!

  况且赵阳做的事情,并不困难。

  他们利用一些手段,做出安排流浪汉赵阳同样做的事情。

  没那么难,很容易成功。

  “为什么他们会找到赵阳呢?”

  奇怪的地方,有一些多了。

  如果杨岩推测的没错,里面恐怕有不少隐藏着的情况。

  “赵阳,将川……”

  那一天,将川讲的故事,会不会有所联系呢?

  那时候杨岩认为将川是凶手,是由于所有的线索,证据都指向了将川。

  他肯定相信现有的线索,证据。

  不会凭借将川的只言片语,就相信将川的话。

  而且最重要的是,那个死去的流浪汉,将川一开始假装,利用对方身份证的人。

  将川没办法解释!

  光是这一点,将川被抓没有任何问题。

  但是现在,如果赵阳是伪装成的流浪汉,是假装疯子。

  那么赵阳的问题,就大了。

  “赵阳是装的,他其实才是真正害死将川老婆,张艳一家的人。

  要是这样,赵阳和那些聪明人联系到一起,就能说得通了。”

  按照当日,将川跟杨岩他们讲得故事。

  赵阳是杀人犯,为了给将川报仇,才杀了人。

  那么对方就是一个,聪明人。

  恶徒,幕后黑手找到他,安排他做这件事,是很有可能的。

  “赵阳如果没杀人,他就没理由隐藏自己,假装一个疯子。

  他要真是一个疯子,与我作对的恶徒,幕后黑手,不会找一个,不稳定的精神病人作为开始游戏的安排。

  而如果赵阳杀了人,那么推测就有两个。”

  赵阳为将川报仇杀了人,将川为了感谢,为赵阳顶了罪。

  “顶了罪,事情的真相,让那些聪明人知道了,于是利用这件事来威胁赵阳帮他们办事。

  另外一个猜测,就是赵阳本是一个普通人。

  他从没做过恶事,坏事。

  他不可能做到,平静的杀死将川老婆张艳的一家。

  之后还做到了,把将川老婆一家,分开了埋葬。

  埋葬的地方,地点,还那样的深。

  让那时候的警官,一点线索没有查到。”

  如果是第二个推测。

  “那一起案件,赵阳很可能是听了别人的安排,才设计出来。

  那些聪明人,就是背后的黑手。

  这才有了,如今赵阳听命于那些恶徒,黑手,去超市门前,用油漆写字,开始了和我的游戏事情。”

  普通人很难做到和赵阳一般,安静,安心的杀死将川一家的事情。

  “没有联系,有联系的推测,基本就是如此。

  接下来就等赵森他们,找到流浪汉赵阳,询问情况了。”

  真相,需要犯案人亲自说。

  这样才是案件的真相!

  “我需要想想,这些结果出现后,我该做的事情。”杨岩继续深入想起来。

  而他之所以想这么多,是他喜欢未雨绸缪。但凡聪明一些的人,都会想事情做成与做不成后会产生的后果。

  何况此刻与杨岩打交道的人,是心狠手辣,智慧超常的聪明人。

  他如果不想多一点,不未雨绸缪一些。

  事到临头之后,他会出现慌乱,麻烦,再想也会耽误时间。

  事关人命,他要是出一点错,死的不是一个人,是一群人。

  他很可能也会死!

  如果他不多想,结果非常可怕。

  他就不得不多想,多思考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手机响起来。

  赵森打来的,周佩拿起,点了接听,放在了杨岩的耳边。

  “如何?”杨岩没有犹豫,直接问道。

  “没有找到赵阳,我们在将川的父母家中,也没有找到将川的父母。”

  都没找到?

  “将川新家,我们也去找了,也没人。”赵森随后补充了一句。

  这让杨岩,眼睛微眯。

  “都没有?赵阳本来所住的桥洞呢?”

  赵阳住的地方,有两个。

  “也没有找到人,而且不管是桥洞,还是将川父母的新家,老家里面。

  皆都落下了,厚厚的尘埃。

  已经有很久,没有人住过的痕迹了。”赵森说道。

  很久没人住了?

  不对吧!

  赵阳前段时间,才被送回去,为什么没人住了?

  将川的父母为什么不住在家了?

  新家可能没人去住,老家也没人去住了?

  他们去哪了?

  奇怪!

  “我们已经开始全城搜索了,相信找到他们,只是时间问题。

  只是最后找到的是,活人还是死人,就不清楚了。”

  长时间没人居住,将川的父母极有可能,已经被害了。

  谁害得?

  赵阳么?

  除非赵阳真的疯了,不然怎么会出手。

  可真要是疯了,他又为什么会被与自己作对的恶徒,幕后黑手操控呢?

  “杨先生,有没有可能,那个流浪汉,不是赵阳,是别人?”赵森多问了一句。

  杨岩不假思索的回答。

  “不可能,我不会认错。”

  “是不是有人伪装?可能赵阳,也已经死了?”

  “这个想法有可能,但还是要找到尸体,才能确认。”杨岩回应说。

  “对了,你帮我联系监狱,我要去见一见,将川。”

  将川已经接受了审判,承认了杀人事实。

  他很快就会上路了,要是杨岩去晚一点,可能都见不到将川了。

  “你要去?身体能行么?”赵森担心道。

  杨岩不过刚刚清醒过来,身体还没有康复,需要休养。

  “要人送我去,才可以。”杨岩说道。

  “外面现在很危险,要不你有什么问题,我让其他人帮忙询问?”

  赵森担心那些恶徒,幕后黑手对杨岩出手。

  以杨岩此刻的状态,恐怕很容易死去。

  “我必须亲自问他,要不你让人帮我和他连视频。”杨岩提议说。

  “我试一试。”

  将川现在是死囚,能让杨岩见面,已经不容易了。

  再利用连线,视频对话,被人入侵的话,内容让人发出去,就更麻烦了。

  所以赵森也不确定,能不能办成。

  “不是尝试,是必须要办成,我要问的事情很重要。”杨岩凝声道。

  他第一次这样说话,要求。

  “明白了。”

  挂断了电话,周佩也放下了手机。

  “杨先生,这件事跟将川有什么联系么?”她好奇的问。

  杨岩想的情况,没有跟她说过。

  她又怎么会想到,杨岩想了多少事情,想的多么的深。

  她自己也没想过,过多的情况,自然不知道杨岩的想法,推测。

  “等会问的时候,你就知道了。”杨岩也不想解释。

  而且一会儿周佩肯定在旁边,她听了,就能想到了。

  “嗯好。”周佩理解杨岩的想法。

  她知道现在杨岩很着急,没时间跟她多解释了。

  时间渐渐过去,大概半个小时后。

  手机响了,杨岩看到了赵森的消息。

  “马上帮你们连线,等我们的警官过来安排,安装专用电脑,专线。”

  “好。”

  杨岩回了一个字,他清楚保密性。

  他也需要,自己问出的问题保密,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很快病房来了一群警官,他们安装了专用电脑,专线。

  “杨先生,东西准备好了,已经连线成功。”一位警官跟杨岩开口说道。

  “移过来。”

  电脑移动了过来,摄像头也对准了他。

  杨岩看到电脑上,出现了熟悉的人模样。

  将川,此人也是他曾经的同事,徐刚。

  此时的将川和杨岩上一次见他,完全不同了。

  神情颓唐,不修边幅,没有精神,整个人仿佛被什么掏空了。

  精气神全没了!

  他处于监狱里面,戴着手铐,脚铐,被紧紧的束缚着。

  “将川。”杨岩喊道。“我们又见面了,还记得我么?”

  将川没有说话,旁边的狱警说道。

  “他进来之后,就不说话了,一句话都不肯说,不知道为什么。”

  杨岩想了想,才再度开口。

  “你的父母,已经让赵阳杀死了。”

  这句话说出,将川依旧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这一刻,杨岩露出了异样之色,他缓缓开口。

  “你不是将川,你是赵阳!”